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一帮一:美国辅导帮助组织


辅导帮助是一种长期的关系,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帮助另一个经验不那么丰富的人成长,增加知识。总部设在纽约的“美国辅导帮助组织”奉行的就是这个宗旨。它把成年人跟儿童和青少年搭配,让成年人帮助未成年人发展自尊自信,做出积极的生活选择。

下午4点,纽约上城区东第59公立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都放学回家了。但今天是星期三,五年级学生贝利·拉芬斯帕格依然留在学校里,在跟他的辅导员托尼·博契阿做阅读练习。博契阿为美国辅导帮助组织工作有13年了。

对拉芬斯帕格和博契阿来说,课外作业方面的辅导是他们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辅导和被辅导之间还有很多其他互动。拉芬斯帕格说:“我喜欢有一个辅导员,因为这就像是在学校里有一个妈妈或爸爸。有个人在你身边,你可以跟他说话,跟他做游戏,就像好朋友一样。”

博契阿说:“我们的工作每个星期都会变化,要看他们的需要。假如他们那天需要指导,我就会给予指导。假如他们那天要赛球,我就会跟他们一起比赛。总之要看他们那天、那个小时需要什么。我只能说,多年来参加这个项目,我的收获大大超出我的付出。跟孩子在一起,跟他们分享经验很快乐。”

自1987年成立以来,为他人服务的快乐一直是美国辅导帮助组织的核心。该组织的创始人马蒂尔达·科莫是5个孩子的妈妈,先前做过学校教师,是纽约州前州长夫人。科莫说,她的经验让她相信,父母、学校和社区都因为有人辅导帮助孩子而获益。

科莫说:“孩子得到帮助,父母感到高兴。这很自然。假如你爱孩子,就会希望孩子获得成功。有了辅导帮助,学校也获得益处,因为教师发现孩子需要帮助,他们就找来辅导员。这非常好。知道一个需要辅导的孩子有地方获得这种帮助,就让学校教师感觉轻松了一些。”

对获得辅导的孩子来说,辅导员在他们的感情中所占的位置介于教师、父母和朋友之间。阿德雷·施罗特是第59公立学校的校长。博阿契就在她的学校辅导贝利。她说,接受辅导的学生常常在报告里说,他们会向辅导员征询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而他们还不想跟其他任何人谈论那些问题。

施罗特说:“有些学生在学校遇到问题。或许跟什么人发生了冲突,或者跟朋友关系紧张了。有些孩子写道,我的父母要离婚,我还没有跟朋友说,但是我跟我的辅导员说了。这些孩子就像是尝试把这种话说出来给人听,看看会有什么反应。这是一种很独特的关系。”

施罗特接着说,有一个关心他们的辅导员,对孩子们来说就是一种重要的公民课程:“我确实认为,我们要向孩子传达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他们对社会、对彼此、对社区要有承担,在教室里,在学校里,在一个更大的社区里都要有承担。从很多方面来说,孩子们不仅从辅导活动中直接获益,而且受益于辅导员的榜样。辅导员是真正的好公民。”

参加这个项目的辅导员都是义工,而不是专业心理治疗师、教师或社会工作者。但科莫表示,所有的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和培训的。

她说:“这是一个组织和实施得非常好的项目。我们对这件事很认真,因为这是把孩子交给义工。我希望确保我们的培训是超优秀的。”

辅导员接受的训练之一是族裔多样性意识。这在纽约是必须的,因为纽约是全世界族裔最多样化的城市。科莫指出,辅导员和他们辅导的孩子常常来自差异巨大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背景。双方走在一起本身就常常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科莫说:“辅导员必须认识我们今天这个世界的族裔多样性。这也会让辅导员得到人格提升。”

教育工作者和学生父母一致认为,让孩子得到辅导,对父母、学校、社区和孩子都有益,而孩子获得的好处尤其巨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