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阿嘉仁波切: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达赖喇嘛和阿嘉仁波切1999年在纽约

达赖喇嘛和阿嘉仁波切1999年在纽约

曾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政协副主席的原藏传佛教六大寺院之一的青海塔尔寺住持阿嘉仁波切,近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将政治领袖的权力移交给民主选举产生的首席部长意义重大。他还批评北京在与达赖喇嘛谈判时没有诚意。

*政教合一体制终结*

原被称为中国“省部级活佛”的阿嘉仁波切在专访中表示,尊者达赖喇嘛今年3月正式宣布退休,将作为西藏政治领袖的权力移交给下一任民主选举产生的首席部长(亦称首席噶伦或噶伦赤巴)及其内阁,是明智之举,意义重大。

他说:“这是达赖喇嘛作出的又一个伟大的事迹,意味着政教合一的制度已经结束,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呢,我感觉君主制宣告结束,完全把权力交给了民众,由民众来选举产生噶伦赤巴来领导西藏以外的藏人社会。第三点就是说,达赖喇嘛转世灵童问题一直是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他一再强调这个世袭制度,是个群众性的问题,是一个宗教性的问题,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这个现在已经是明朗化了,跟政治分开了。”

阿嘉仁波切的全名是阿嘉.罗桑图旦,1952年2岁时被十世班禅喇嘛认定为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父亲鲁本格的转世灵童子。大跃进及文革期间,他被迫当农民,进行劳动改造长达16年。

改革开放后,阿嘉活佛先后在青海省政协及全国佛教协会担任要职,但因不愿为北京单方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灵童作经师,于1998年流亡美国。

阿嘉仁波切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关系密切,关注西藏问题,在弘扬西藏佛教和文化上作用举足轻重。

*金瓶掣签已不适用*


阿嘉仁波切表示,达赖喇嘛将其转世问题交由民众决定,一个重要考虑就是希望避免在他圆寂后同时出现一个北京挑选和控制的,以及一个由藏人挑选的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状况,就像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出现两个一样。阿嘉仁波切表示,这为坚持由中央政府用金瓶掣签来选定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北京如何应对带来了新的课题。

他说:“达赖喇嘛转世灵童问题,我想在国外就是要转世。他既然在政治上成了一个平民百姓,当然宗教上还是宗教领袖了,以后的转世灵童就是由民众来定。这里就不存在什么争执问题,达赖喇嘛会不会继承流亡政府的头儿这样一个问题了。他完全是一个宗教方面的,那这个金瓶掣签这个满清政府发明的为政治服务的东西也已经过时,就是没办法用了。”

从2002年到2008年,北京与达赖喇嘛的特使进行了多轮谈判,但是都没有结果。阿嘉仁波切表示,尽管达赖喇嘛多次公开承诺只是要求自治,而非独立,但北京仍不断指责达赖喇嘛主张独立。他表示,北京与达赖喇嘛代表谈判实际上没有诚意。

他说:“西藏问题应该怎么解决?达赖喇嘛也好,西藏的民众要求的都是宗教要有自由,自己的语言文化要保留,要高度自治和真正自治。如果西藏这样自治的话呢,新疆也会提出来,香港也会提出来。所以这些原因吧,中国政府一再躲避这个问题。那不想谈的话,它要提出一些借口,啊,你是在变相要求独立呀,你是在讲大西藏。比如说大西藏不提,光西藏自治区你给不给它自治权呢,绝对是不会给的。”

*中间路线前途不明*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88年首次提出有关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路线”,即在中国统治下实现西藏真正自治。多年来,中间路线得到多数藏人的赞同,但也受到主张独立的藏人的批评,尤其是在与北京的多轮谈判没有产生任何结果以后,中间路线受到极大的压力。

外界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在达赖喇嘛退出政治以后,他倡导的中间路线是否会有改变,阿嘉仁波切表示,多数藏人是赞同中间路线的,但是未来如何目前很难说。

他说:“这个也比较难说了。根据流亡藏人的比例来看,多数还是赞成中间的路线。新的噶伦赤巴当选之后,就会产生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会不会产生西藏自己的一个民主党派,如果民主党派的这个产生的话,中国是最害怕的一件事。民主党派产生后,它有自己的要求,自己的想法,提出来比如西藏要独立,或者西藏要高度自治,还是推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呀等等,这完全是一个民众的选择了。”

4月27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选举委员会根据选举结果,宣布美国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洛桑森格当选为第3届民选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长。阿嘉仁波切表示,他认为新的流亡政府将会推行一个比较进步的、适合解决西藏问题的制度。

他说:“他肯定是有许多西方的影响,他也和中国的学者经常打交道,知道中国的政策,同时他还会保持西藏传统的文化,推行,我想是,西方化的民主,也有西藏传统的制度。可是呢,中国政府已经有回应,说是他是恐怖主义。当选还没有当选,就说他当恐怖主义,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一个宣传的导向。”

目前流亡藏人在全力抗议中国政府镇压四川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有消息说,在警方上星期强行带走约300名僧人并打死2名寺外守夜村民后,格尔登寺被强行关闭。针对格尔登寺的局势,阿嘉仁波切表示,格尔登寺的问题反映了当局对待国内藏人的现状。

他说:“中国政府一直认为寺庙就是出事的黑窝,所以把寺庙管得非常的严。08年以后,对寺庙大量派警察呀,有工作组呀,这样来管制。这次格尔登寺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想不仅仅是寺庙里出的问题,它主要可能跟中国整个的政权在考虑。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出现以后,中国也有这方面的声音。所以,它有关方面也害怕在西藏成为一个导火线。”

*高层内幕导致出走*

1998年,身居高位、仕途顺利的阿嘉仁波切突然流亡美国,引起震动。阿嘉仁波切表示,他在参加1995年11月的选定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仪式后,搭乘中国国家领导人李铁映的专机从拉萨返回北京的途中,亲耳从当时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口中,听到在金瓶掣签上做了手脚的内幕,这是导致他出走的原因。

他说:“叶小文就谈谈谈,谈得很高兴,好像有意地提出这个问题。他说,我们在转世灵童这个问题上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放了点棉花,让那个名签弄得再高点。当时我是非常非常地震撼,我都吓得不敢看边上的人了。他跟我们透露的目的就是说我们选的尽可能的是最好的人选,你们接受吧。既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后来)暗示叫我去当十一世的老师,这样的情况下,我就看这事情不妙。”

阿嘉仁波切2000年在加州创建西方利乐塔尔寺和西藏悲智中心(TCCW)。后受达赖喇嘛指派,住持在印第安纳州的藏蒙佛教文化中心和强孜林寺。2010年3月,阿嘉活佛出版英文自传“Surviving the Dragon”《顺水逆风》,讲述他在中国的经历。目前,他在撰写这本书的中文版。


阿嘉仁波切在他的英文自传中详细记录了他所经历的不同时代的历史。他表示,希望能流下一些历史的印证。阿嘉仁波切在专访中还谈到他在1960和70年代经常收听美国之音的中文广播。他1980年代复出开始担任很高职位的时候,也有时收听美国之音的中文广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