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 迟来的抑制通胀之药:人民币升值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持续几年的高通胀与就业艰难已让中国感到不幸福。盖洛普近日公布《2010年全球幸福调查》显示,仅有12%的中国人认为自己属于生活“美满”一档,而有71%的人认为自己生活“艰难”,有17%的人说他们生活“困苦”。

面对郁积的民怨,再考虑到引发北非中东革命的首要因素就是通胀与失业,北京政府已将控制通胀作为第一政治任务,除了释放外汇压力、提高银行准备金率以减少流动性之外,甚至决定采取过去一直排斥的方法,即人民币升值。4月中旬,总理温家宝把提高人民币汇率“灵活性”列为政府控制物价应当更好利用的多种工具之一。

让人民币升值可减轻中国国内通胀压力,这是西方坚持多年的观点,温家宝的表态正好满足了西方这一期望。不过,在温家宝释放这一信息之后,世界并没有欢欣鼓舞。经过多年与中国政府那时起波折的交道,国际社会很清楚,即使北京让人民币升值,那幅度也与西方期望的相差太远。

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人民币升值对抑制通胀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也是个未知数。我认为,在生产资料、生活资料与劳动力价格已全面攀升的情况下,人民币升值在抑制通胀方面的作用将远低于预期。因为现在即使让人民币升值,也只能减少今后外汇储备增加所造成的国内货币投放数量。加之升值幅度很小,其减少货币投放和遏制通货膨胀的作用也有限。最可能的结果是抑制了出口,但对抑制物价上涨所起的作用有限。

那么西方国家为何会一致认为,人民币升值有助于抑制通胀,难道这是蓄意骗北京?

这还真不是西方骗北京人民币升值的说辞。因为早在中国外汇储备达到1万亿之时,西方国家的金融货币专家已有此看法。中国也有人看到外汇储备过大将成为烫手山芋,央行一些官员与专家都提出过让人民币升值。但是拖到现在才来实行,已经错过了升值的最佳时点,效果自然不会太好,。

远的不说,只说去年3、4月间错过的一次机会。当时国际社会相继对北京施加压力,要求人民币升值,央行行长周小川3月6日在两会期间表态:保持人民币对美元的固定汇率是应对金融危机的“特别”措施,言下之间是金融危机过后将考虑升值。 3月30日,G20的五大成员国(美、英、法、加拿大、韩国)首脑致函G20其它国家,指责中国在经济协定上倒退,其中特别提到了汇率与缓解贸易失衡之间的关系。日本也加入劝谕人民币升值之列,多国专家都认为中国应该抓住时机,“扩大波幅或是中国体面退出钉住美元汇率机制的政策首选”。与此同时,央行货币政策顾问夏斌、李稻葵等人都在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面对国际压力,从策略上考虑,应该让人民币在(2010年)9月份升值。这些观点与此前周小川的表态相呼应。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前总理朱鎔基儿子朱云来任董事长)发表报告,列举人民币升值的种种好处。这篇文章不仅预测人民币将从4月份开始对美元升值,还预测了幅度:2010年将升值3%~5%。

但央行这一主张被当时国内的主流意见“阴谋论”否定,这一派意见背后的势力是与出口有关的各利益集团。其代表作是《国际先驱导报》的“中美货币战争”,主要观点是:迫使人民币升值的目的是打压中国产品入欧美市场,重创中国经济,遏止中国崛起,因为一个贫困落后的中国是西方国家所期望的。这一派还找出美国为维持美元的霸权地位,通过货币政策制造的多位“受害者”,如日元、欧元等。

应该说,央行当时是从中国经济整体利益考虑,主张升值;而阴谋论者主要是从出口行业考虑。出现这一情况,完全是中国形成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机制所致。去年央行主张升值的意见延后实行,结果所面临的后果是通胀持续攀升。

如果要问怎样才能克服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弊端?目前只有一个答案:没有办法。

现实是:国务院下属各部委早就成了其下辖的各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各部委的矛盾与争论也早就浮出水面。比如2004年开始,商务部与发改委有关内外资企业两税合一的公开争论,就持续了整整三年,最后是发改委占了上风,尽管这一政策实施了两三个月后就不得不变通处理,但发改委并未因此减少对经济领域的各种强力干预,时出臭招。

中国抑制通胀的过程将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因为涉及许多利益集团,必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华尔街日报》4月15日的文章“中国货币政策谁说了算”中,引述知情人士的话,“中国的货币政策,是各官僚机构、各种神秘莫测的委员会以及影响力隐蔽但却无处不在的共产党相互之间较量妥协的结果。没有哪个官员可以在这方面一人说了算,这使得其它主要国家几乎不可能与中国协调经济政策。”这篇文章对央行的作用与周小川的个人背景、党内人脉及影响决策的能力做了不少有趣的披露,有点看头。

但如果认为央行换个政治根基深厚一点的行长,对政策的发言权就会变大,那也是一厢情愿之言。人们将看到,只要抑制通胀的某项政策触及到某利益集团的钱袋,这项政策将被该利益集团利用各种手法破坏。比如中央政府目前为限制房地产市场而颁发的限购令,正由海南带头破坏。让海口不得不废弃“限购令”的原因是该市房地产相关收入快速下滑,影响财政收入。

中国之大,不止一个海口市,也不会只有房地产一个利益集团。各利益集团都会想方设法“俘获国家”,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这是中国的政治现实,也是经济现实。但每一次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结果都是老百姓付出代价,比如为保住出口商利益而不让人民币升值,其结果是去年的高通胀导致民众钱包缩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