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万延海: 河南卫生官员马士文泄露国家秘密案


不久前,访问在纽约的友人,聊起河南艾滋病问题,席间提起马士文泄露国家机密案。友人说,在政府网站上,此案作为泄露国家机密案的一个范例来介绍的,并询问我的意见。参见附件。

马士文原来是河南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副处长。2003年4月,因为涉嫌通过网络向外界透露一份被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被河南警方逮捕。据悉,这份所谓机密文件就是本人万延海通过互联网获得并对外发布的河南省卫生厅2002年8月给河南省委的文件《关于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汇报》。

我不清楚究竟是谁给我发来的这份文件,但在2003年10月初通过高耀洁医生获知马士文的遭遇后,我立即参与了救援行动。下面我介绍一下事件的经过。

2002年夏天,北京爱知行动项目发布了一系列河南艾滋病严重村庄的死亡报告,帮助病人群体发布一系列呼吁,其中8月16日下午,我带着上蔡县十里铺村一对感染艾滋病的夫妇来到财政部提交上访信函,要求提供财政支持,为艾滋病人提供免费的治疗和关怀。

当天晚上,我比较兴奋,打开电脑后,就想看看海外传来的政治新闻。那次回国后,我已经好久没有看政治新闻了。我的信箱里每天有一大堆垃圾邮件和政治宣传品,我一般会立即删除这些邮件。

我看到一篇署名“江泽民将留给中国的三颗定时炸弹”(大概是这样说的,我记不太清楚了)的邮件,就点击邮件,是一个附件,我就打开了。附件打开需要时间,我就去看其他的信息了。突然,电脑屏幕换成左上角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关于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汇报》(河南省卫生厅,2002年8月),是给河南省委的。

我当时意识到这是一个保密文件,内心一惊,马上去看邮件发件人,来件信箱是一个有很多数字和字母的信息,根本无法看出来发件人信息。我很快删除了这个邮件,并在内心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机密文件,千万不能对外面的人说。我当时根本没有敢细看这个文件,就休息了。

第二天,我来了信心,阅读完这个文件后,非常气愤,就通过北京爱知行动项目的邮件组发布了这个文件。后来,友人提醒我这份邮件是否有法律后果,我根本不屑一顾,我对政府内部文件撒谎感到愤怒。我能够接受政府有内部保密文件的做法,但不接受内部文件还撒谎的情况。

那个星期,我们发布了感染者权益问答、上蔡县多个村庄感染者给河南省联合呼吁信、《河南上蔡县艾滋病报告 ——对河南省卫生厅关于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汇报的评论》。

国内外似乎都有人得到万延海将有危险的消息,但最终没有把消息传到我这里。2002年8月24日晚,我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9月20日获释。期间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份文件是哪里来的?是谁发给我的?我也因此吃了苦头。

虽然应河南省卫生厅的提议,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员于2002年5月初和河南省卫生厅三名官员见面洽谈,其中就有马士文,但究竟谁给我发来的邮件,我也不知道。我最后只能坚持我不知道是谁发给我这个文件。

后来,有媒体报道说,马士文因为把机密文件发给民间艾滋病组织而面临判刑的危险。确切地说,外界并不清楚政府是否真的掌握某个人泄露这份所谓机密文件的证据,但显然马士文被怀疑泄露这份文件而被调查和逮捕。

在媒体和人权组织呼吁下,2002年10月中旬,马士文获释回家。我通过邮件组发布下列消息:

“根据可靠消息,原河南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不是疾病控制中心)副处长马士文前天获释,回到家人中间。因为一份所谓机密文件,马士文2002年11月-12月间被拘留一个月,后因证据不足获释;2003年4月14日,马士文再次被拘留,到被释放之日,时间已经超过半年;马士文被捕和获释的具体情况,我们并不清楚。我们为他和他的家人再次团聚,感到高兴。”

附件:马某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

http://www.lnbm.gov.cn/shownews.asp?newsid=855

马某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

发表时间:2005-3-9 10:42:10 文章来源:辽宁省国家保密局信息中心

2002年8月17日,标有“机密”的《关于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汇报》在未上报有关部门之前,竟被人在国际互联网上全文发表,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在国际上造成恶劣影响。现初步查明,此案是某省卫生厅副处长马某恶意泄露所为。2002年8月16日18点08分,某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副处长马某把刚定稿并准备上报国务院的《关于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汇报》(以下简称汇报),通过其办公室上互联网的计算机,以匿名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了与境外机构有关联的“爱知行动小组”负责人万某。万某在国内主要从事艾滋病研究,在国际人权组织方面有一定知名度,与境外机构联系密切。深知万某个人背景的马某,利用单位计算机保密管理上的漏洞和职务之便,在第一时间将涉及国家秘密的《汇报》,通过互联网恶意向万某进行了泄露。马某作为具体负责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政府官员和文件起草人,深知这一行为的恶劣性质和严重后果。为掩盖罪行,马某在匿名电子邮件发出后,即刻将邮件内容从计算机硬盘上删除,前后仅用了两分零八秒,但在国家安全机关的全力侦破下,其罪行最终还是未能掩盖。万某收到邮件后于8月17日将《汇报》分别提供给了国外驻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并在多维、博讯等境外互联网网站上全文发表,使该《汇报》内容进一步扩散,造成严重泄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