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崛起是否改变自由国际秩序


左起艾肯贝瑞、邓特抗、康灿雄、林丹

左起艾肯贝瑞、邓特抗、康灿雄、林丹

美国学者艾肯贝瑞 ( John Ikenberry ) 研究发现,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因为中国崛起而发生变化,但他不认为中国能够提出一套替代的国际新秩序。新加坡学者邓特抗 ( James T.H. Tang ) 则认为美中两国只是处在一个调整期,中国还不到想要主导世界的地步。

美国学者艾肯贝瑞28和29两日在美国西岸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参与“中国崛起对东亚区域以及国际秩序影响”的讨论会,他表示,各方关注崛起后的中国是否仍会遵循现有的自由国际秩序,还是要另起炉灶另立一套新秩序?中国是否想要取代美国在二次大战之后建立的世界盟主的位置?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艾肯贝瑞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艾肯贝瑞

*中国是否会遵循现有的自由国际秩序?*

艾肯贝瑞说:“中国和自由国际秩序之间的冲突,让我们立即面临一个问题:中国是要选择融入这一套既有的系统?还是要反对或抗拒?中国要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份子,还是主张与现有系统相反的专制政权资本主义?”

艾肯贝瑞指出有些学者认为中国只是利用自由世界的开放性,获取了经济利益却拒绝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国并让其他开发中国家看到中国模式,可以不必实行民主也得到现代化。还有学者说,中国用军力巩固他在东亚贸易区的利益,美国只能淡出亚洲。

*中国一脚在系统内一脚在系统外 ? *

不过艾肯贝瑞不这么悲观,他认为中国现在可能一脚在系统内,一脚在系统外,比如加入WTO、IMF、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但又想要用人民币取代美元作为贸易结算货币。又如中国说主张和平,但2010年在东亚的军事态度强硬,引起邻国以及美国军演反弹。

艾肯贝瑞认为,中国知道世界必须合作,不单是经济和安全不可能独自完成,疾病传染以及全球暖化等问题也不可能自外于世界。他认为最可能是将来世界变成一个大公司,中国和美国都是理事。

*自由国际秩序已经在工业社会生根*

艾肯贝瑞说:“美国势力可能会比现在衰落,但是自由国际秩序会延续下去。这套以开放和法治为基础的系统,已经广泛深入地在工业社会生根。”

*中美两国势力消长正在重新定位*

新加坡管理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邓特抗则认为中国已接受了一些自由国际秩序,但仍抵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权问题。中国说要和平崛起,但中国军队成功地从利比亚撤侨、参与世界维和工作,显示已经与过去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政策有所不同。邓特抗说,有中国学者说中国外交政策是根据中国的利益来制定,但中国的利益也因内外环境改变而改变,过去说中国利益是安全,后来说是发展,现在胡锦涛说要平衡发展。

至于东亚地区的新秩序,邓特抗认为各国虽从中国经济发展获利,但为了各自的策略仍希望美国留在亚洲,所以有去年美国重返亚洲的说法,而中国也还不到想要取代美国的地步。

邓特抗说:“中国也知道美国没可能退出东亚,美国也知道中国在东亚影响力越来越大是没法避免的,所以某种意义上是两国中间怎样重新定位,重新调整他们两国在东亚不同的影响力的一个过程。”

南加大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康灿雄

南加大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康灿雄

*除了百年屈辱和民族主义,中国崛起还有其他价值观吗?*

南加州大学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康灿雄 ( David Kang ) 也不担心中国会另创一套国际秩序,他说过去五百年中国是亚洲的稳定力量,但现在跟随中国的只剩北韩和缅甸,中国人现在使用护照以及国旗,也是几百年前没有的事,中国早已接受了国际系统。

康灿雄说:“人们现在担心中国崛起的,不是改变国际秩序,而是怀疑中国所主张的民族主义或甚么价值,因为这影响中国如何对待邻国以及美国。除了百年屈辱以外,中国是否有其他替代的价值观,让其他国家觉得没有威胁?和平崛起的提法可能就是想对中国人说,我们不是愤怒报复。但这种提法并不成功。”

南加州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林丹( Daniel Lynch )引用中国最新发布的人口普查报告,指出中国人口到2026年就开始减少,尤其是劳动人口逐渐下降,不像是过去德国、日本等经济强国崛起的样子。中国金融改革导致'国进民退'、通膨急速上升、地产下滑、薪资上涨等经济问题,种种社会压力恐怕也是专制政权难以处理的。

*中国多次强调和平崛起中美合作*

中国领导人曾多次公开表示中国和平崛起,绝不称霸,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胡锦涛访美时也曾指出,中美两国都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稳定、推动国际体系改革。 中美两国都致力于推动亚太地区发展、促进亚太地区发展繁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