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报告称富士康军事化管理环境恶劣


苹果的iPad

苹果的iPad

有非政府组织公布的报告指出,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代工商工厂的工人超时工作现象严重,而且工作要求苛刻。

*非人待遇、军事化管理*

苹果公司代工商富士康发生震惊各界的员工自杀“连跳”事件已经过去一年,但是它所代理的苹果公司以及关于工人工作条件等的相关问题却并没有离开关注的视线。

有非政府组织指出,中国南方两个富士康主要工厂的工人超时工作现象严重,而且工作要求苛刻。分别位于深圳和成都的这两个“富士康”旗下工厂雇佣员工50万,每年制造苹果产品成百上千万。

位于荷兰的“跨国公司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和位于香港的“学生与学者反公司劣行”(Students & Scholars Against Corporate Misbehaviour, Sacom)两个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报告指责富士康以“非人的、机器般的”方式对员工进行“军事化管理”,包括家常便饭般的超时工作、公开惩罚表现不佳员工、宿舍拥挤且规定苛刻,等等。

*资本原始积累 工人牺牲*

北京理工大学中国问题专家胡星斗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富士康工人恶劣的生产和生活状况是业内的缩影,他们是类似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过程中的牺牲品。

胡星斗说:“他们的福利、生产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是相当差的,甚至可以说带有某种强迫劳动的性质。”

《观察家》报说,富士康的一名吴姓经理面对指责时承认,工人为了给西方消费者赶货而从事的超时工作有时的确超过法定限度,不过这都是自愿的;工人们说,如果拒绝超时加班的话,只好依赖基本工资为生;成都代工厂的工人月薪仅为人民币1,350元。

富士康成都厂去年11月生产出首台IPad,预计2013年产量将达到一亿。

*应允许工会 遏制资本*

北京的宪政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中国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原始资本积累在于资本的负面和权力的负面叠加在一起,因而给劳动者带来的罪恶远胜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同一过程。

他说:“在国家制度层面需要建立宪政框架之外,还需要在工厂允许有工会和工人罢工的自由;此外,要对资本进行遏制。这个问题在欧美的所谓资本主义国家便解决得很好。他们通过政治民主化带来劳工与资本之间的劳资共存或者称为势力均衡。”

位于北京的法律学者杜兆勇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目前正从代工角色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方向努力,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不可避免成为被动地受剥削者,只有经历艰辛之后才可能出人头地。目前已经走上了自主研发的日本和韩国便是条道路的过来者。”

*富士康折射对政府的需求*

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说,富士康代表的现象折射出工人对政府监管的需求。他说:“任何一个资本家、任何一个企业主都是以资本增值为目的,以榨取巨额利润为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政府才能起到监督的作用;政府而且应该鼓励工人组成代表自己利益的工会。”

市场研究机构iSuppli的报告显示,苹果的iPad“中国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和499美元的售价相比低廉得可怕。财富同道会首席经济学家王亮对“每日经济日报”说,“加上代工市场也竞争激烈,这意味着代工企业并没有多少话语权,其利润低得可怜。”

苹果公司在一份声名中说:“苹果公司致力于通过供应基地来保证达到社会责任的最高水平;苹果公司要求供应商全面遵守我们的规定,这是与我们签署合同的前提。”该公司还称,它对供应商进行积极监督,手段包括工厂审查、改正行动计划和检验措施等。

相关链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