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劳工活动人士:劳动节没有什么可值得庆祝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发表了庆祝这一属于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节日的社论。不过,中国劳工权益活动人士认为值得庆祝的事情不多,中国工人还在为争取更好的权益和工作条件而抗争。

《人民日报》在5月1号发表了“勤奋劳动 诚实劳动 创新劳动”的社论,向全国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致以节日的祝贺。社论说,“回首过去,‘中国奇迹’的创造、‘中国震撼’的交响,无不凝聚着广大劳动者的智慧和汗水”。社论表示,中国的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在历史的新起点上必将书写更加灿烂辉煌的篇章。

*中国劳工观察:中国工人最没有权力*

长期关注中国劳工问题的组织“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任李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工人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庆祝的,因为在一个名义上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共产党国家,工人在中国却是最没有权力的一个群体。

他说:“我觉得‘五一’劳动节对中国工人来说是一个非常悲哀的节日。中国现在目前的经济发展,使资本家,还有官僚、政治精英他们获利了。象工人在中国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牺牲最大的一个群体。 ”

在过去10年的时间里调查了中国两、三百个工厂的这位劳工问题专家表示,虽然中国经济过去30年来一直在高速发展,工人的工资也在不断提高,但是工资的涨幅远远赶不上物价上涨的水平,因此他们获得的经济利益其实是在逐步下降。

他举例说,在三资工厂工作的外来民工,他们现在的工资比80年代的民工工资没有增加多少,整体上来讲增幅不到三倍,从当初的每月大约6、7百块增加到现在的2千元左右,但是中国现在的物价比那个时候却增加了几十倍。

中国政府最近这几年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改善劳工状况,包括提高工人工资、制订劳动合同法、要求雇主给工人提供工伤保险和养老保险等等,但是“中国劳工观察”在2010年通过独立调查46家工厂和上千名工人,发现这些工厂在劳工方面的问题仍然比较严重,最突出的是工人组织及申诉机制、工资和工作时间这三个方面的问题。

调查发现,在87%的被调查的工厂中,工人每天加班时间超过3小时和/或每周不能保证一天休息。没有一家被调查的工厂的工作时间符合法定的限额,即每月加班时间不超过36小时。一般工人的月加班时数在100小时以上是常态。在工资问题上,将近83%被调查的工厂不能依法支付工人工资,工人或者没有拿到应得的基本工资,或者不能按时领取。

“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说,之所以出现这些劳工问题,其中一个原因是制订的法律往往得不到实施,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他举例说,深圳最近把工人每月的最低工资上调到1320元,结果厂家采取相应的对策,开始扣除以前不扣的工人伙食费和住宿费。有的则延长工时。实际上工人还是没有从最低工资保障的政策中得到好处。

*李强:关键是工人无法组织自己的工会*

但是他认为,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工人没有自己的工会组织和申诉机制。他说,虽然中国的法律名义上规定,每一个工厂只要有25名工会会员就可以成立自己的工会,但是由于没有相应的立法保障加入工会的工人不受到资方的报复,因此敢于这样做的工人往往被厂方解雇,导致工人们不敢成立工会或是参加工会活动。

尽管《人民日报》在社论中呼吁各级党委和政府加强和改进对工会工作的领导,“始终站在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立场,切实解决他们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一直关注中国劳工状况的李强表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说,在出现劳资纠纷时,地方政府首先考虑的是维稳。

他说:“如果农民工采取行动,当地地方上要维稳。维稳就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怕农民工的罢工引起工潮,政府就会想办法让这种事情减少发生或是不要发生。这样的话,在地方政府的干预之下,农民工就更没办法去维权。因为政府很担心,它担心农民工维权会影响社会稳定。”

“中国劳工观察”通过公开信息统计得出,2010年发生的罢工事件一共有66起。

由于新生代的农民工与他们的前辈在文化素质、思想观念、耐受力以及人生理想很多方面都存在很大的不同,维权的意识也更高,因此“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任李强预计,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劳工问题,今后这方面的矛盾只会更加激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