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万延海: 警察的职责:执法还是驯服?


今天早晨(美国东部时间4月29日)被电话叫醒。国内同事传来电话,李方平律师北京时间4月29日下午5:30左右被警察绑架,下落不明。不坏的消息是,滕彪律师一个小时前回到家里。

接完电话后,我脑子就出现轮训的概念,好像是北京市公安局国保警察要把一些活跃的维权律师一个一个轮番带走训话或驯化。我上到推特后,推友出现了类似的议论:“这是在搞轮训呢!”

“一秒钟前推过滕彪出来,一秒钟后再推李方平进去…”,“带换班的啊。我这重量能不能换胖子(指艾未未)”,“我们该轮流去坐坐。坐烂破号子”。

人们为啥要想起轮训,大概是指下列情况:维权律师被绑架或从家里强行带走,被戴上黑头罩。失踪几周或几个月后,回到家里,一改往日勇猛无畏的形象,对外不说失踪期间的经历,也不对媒体接受采访。类似情况,最近出现在范亚峰律师、唐吉田律师、江天勇律师和滕彪律师身上。期间,人们怀疑存在严重的酷刑问题。

于是有人担心,如果北京市公安局觉得这种方式屡屡有效的话,或许就会不断找出头的维权律师教训一下。

或许在执行政治任务的国保警察看来,这种方法不仅有效,可以让律师们消声,而且不受到法律程序的限制,无其他司法机制可以救济,也可以随时释放。如此不断地出手,自然出现人心的恐慌,人们不知道啥时候会轮到自己。

但问题在于,警察的职责究竟是执行法律、维护法律的尊严,还是执政党驯化依法维权者的工具?人性毕竟是脆弱的,在暴力和控制的环境下,多数人难免会屈服。但如此以往,法律被破坏,人心恐慌,难道这就符合执政党期待的社会稳定、政治安全吗?未必。

当法制准则被践踏,人的内心不再有准则和底线,中共执政当局需要面对更加广泛的不可预知、不可预测的人民群众,执政当局内心将更加焦虑、缺乏安全感,甚或走向疯狂。

这是一个奇怪的自我实现的预言。担心政治不稳定,采取法外行动,施行暴力,对反抗者个体进行征服。结果是破坏人们内心对法律的预期,而在开放活泼的社会里,无疑导致社会混乱。在越多越多的社会冲突中,执政当局的法外行动无疑将点燃广泛的社会怒火,而致革命一触即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