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只是一只最新的纸老虎?


最近有关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并有望在五年内取代美国成为第一经济强国的报导占据了报纸头条,在不争的经济数字面前,美国人开始担心美国是否将失去自己最后的优势--创新。

美国华盛顿一家智囊机构近日举行了一场中国是否只是一只“纸老虎”的辩论,专家对美中两国的创新环境究竟孰优孰劣展开了唇枪舌战:一方认为中国所谓的创新不过是虚张声势,不足为惧;而另一方则认为美国的创新老大地位已岌岌可危,若再不行动,就将坐以待毙。

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说,美国在过去十年来已经丧失了其创新和竞争优势,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制造业的流失。

该基金会最近发布的基于创新的国家竞争力排名中,美国从十年前的世界第一下滑到了第六名。在排名涵盖的40个国家和地区中,虽然中国仅名列第33位,但过去十年来的进步却是最大的,而美国是进步最少的国家。2000年,美国的专利申请是中国的六倍,但到2009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

阿特金森说:“在90年代克林顿时期,我们说失去了纺织业的优势没关系,失去了服装业优势没关系,失去了低端产品的优势没关系,因为我们要转移到高端产品的生产上,然后我们在高端产品生产上的优势也没了,但这也没关系,因为现在我们要转移到无形产品上,我们要转移到知识、研发方面的优势上,我想最终我们会意识到这是一个链条,你不能把制造业和创新分开来看。”

阿特金森认为,美国创新优势的丧失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缺乏刺激制造业和创新的国家政策和战略支持,如有竞争力的企业税收体系和教育培训政策等,二是其它国家正在奋起直追。

而参加辩论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院亚当·西格尔(Adam Segal)则认为,亚洲对美国在科技方面领先地位的威胁被夸大了。西格尔在最近出版的《优势:美国如何应对来自亚洲的创新挑战》一书中将创新分为硬件和软件两方面。他认为,虽然中国在科研人员数量、专利等可以用数字衡量的创新硬件方面进步显著,但在政治、社会和文化等可以帮助把设想转化为生产的创新软件方面,美国仍有明显的优势。

西格尔说:“现在有种观点认为,美国正在丧失优势,但我在过去15年里从中国的决策者、企业家和分析人士那里听到的却不是这样,他们不断告诉我的是,中国有非常多的不可思议的阻碍创新、阻碍建立真正的创新体系的障碍,而美国在这方面却有很多优势。”

西格尔认为,硬件可以靠投资很快提高,但软件的提高要难得多,也需要时间,而美国的优势在于软件。

他说:“注重硬件对美国来说将是一场必输的比赛。我们现在的科研经费是中国的2.5倍,而这个差距将会缩小,中国经济最终将会超过美国,中国科研人员和工程师的数量和质量最终会赶上美国。因此,展开一场硬件竞赛,只注重我们有多少科研人员和工程师,我们的科研经费有多少,是错误的讨论,我们当然必须增加科研经费,但这不是主要的解决之道。”

西格尔认为,美国的解决之道是软件,第一是鼓励创业的文化,第二是跨机构合作的能力,第三就是对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和观点的开放态度。

在美国人对自己的创新优势或忧心忡忡、或仍自居老大的同时,中国也在冷静地审视自己的地位。《中国日报》5月3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创新型国家建设是中国发展的重大战略目标,并呼吁“以冷静的态度来看待中国制造业的进步和取得的成就”。

文章说,虽然中国去年制造业产量位居全球第一,但并不表明中国已经成为制造业强国。文章承认中国的创新能力不强,虽然是世界制造工厂,却处于国际生产链的中低端,有些甚至是末端。文章呼吁不仅应注重技术专利的数量和规模,更应考虑技术专利的质量和效益。

显然美中两大强国都已经意识到一场创新竞赛不可避免。但也有观点认为,竞赛并不意味着你输我赢。《经济学人》杂志近日一篇文章指出,这种认为因为出现了更富有创新性的竞争者,美国的优势就消失了的说法是存在缺陷的。文章说,竞争力是一个模糊不清的概念,它错误地假定国家和足球队一样,一方获胜另一方就失败。文章认为,美国的创新能力和提高生产力的能力仍然是健康的,美国不缺乏新的点子,问题在于创新和生产力提高带来的收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美国需要让更多人能够享有创新的收益。

然而创新基金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恰恰将创新比作足球比赛,并且说可以实现双赢。报告说,创新竞赛就像一场艰难的世界杯足球赛,西班牙队的实力强劲也许意味着美国队夺冠的可能性就会减小,但比赛的目的是通过与更强的对手较量来提高自身的能力,国家可以通过实施双赢的创新政策,在促进国内创新的同时创造溢出效应,鼓励其它国家采取同样的双赢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