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在网络自由上应以身作则


布斯批评美国政府忽视新媒体的巨大风险

布斯批评美国政府忽视新媒体的巨大风险

美国国会最近决定,将原属于国务院的一笔“网络自由”经费,交给广播理事会,来帮助集权国家的人民享有网络自由。不过智库学者以及国务院官员,对于网络自由以及该笔经费的用法,却有不同意见。

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举办了一场“网络自由的未来:向外推广但对内失败?”的座谈会,邀请了相关的科技人士、学者与官员,一同探讨美国政府对外推广网络自由的同时,本身在国内是否也坚持了自由原则,以及科技本身带来的风险。

*新媒体风险被忽略*

“The Tor Project”是一个能够让互联网使用者匿名上网的软件,不过这个软件的共同开发者雅各布斯(Jacob Appelbaum)却认为, 不只是集权国家,美国的互联网以及智能手机使用者,都面临极大的危险。他批评美国政府对待新媒体的态度,不能只看好的一面,而忽视其带来的巨大风险。

布斯说:“说到科技,我想我们必须要超越翻墙这样的思维。举例来说,软件后门(back door)的概念。当美国商人去到外国时,而他们的电话当中有软件后门,是什么在保护他们?我想答案是没有。一个软件后门就会有程序错误(bug),并将无法正确安装。举思柯系统(Cisco)为例,他们合法的拦截系统当中,有一个程序错误,就是警察可以连上这个系统。但所需的密码,就只有一关,这表示只有260个可能的密码。而这个监督基本设施更是特别被设计为,当警察连上线时,其他人都不知道警察其实在那里。我们正在自己的基础设施当中,架构了这些能够被中国政府利用的科技。在这方面他们比我们要出色,我们永远也赶不上他们。”

雅各布斯说,要利用这些软件后门侵入他人电子装置并不困难,他自己就有能力办到,更遑论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布斯并且指出,即使使用了像Tor那样的匿名软件,一样有风险。例如中国的异议人士如果使用了Tor软件上微博,虽然可以匿名,但当他登入自己的微博帐号时,中国政府就可以马上掌握到他的真实身份。

*美国应率先以身作则*

哈伯呼吁美国在网络自由上要以身作则

哈伯呼吁美国在网络自由上要以身作则

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信息政策研究项目主任吉姆.哈伯(Jim Harper)认为,美国在向外国推广网络自由的同时,应该要先以身作则:“这是矛盾的感觉。在如知识产权,资料隐私等领域,到处都有许多政策,以保护其他可能更重要利益的名义,而让网络自由度倒退。我并不认为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利益,自由可能就是最重要的利益。而且那很矛盾,即使不像其他事件的矛盾程度那么严重,例如美国政府对维基解密事件的反应。不过重要的是,要重新关注我们的国内政策,在互联网政策的各方面,在这个国家设计来保护的基本自由方面,在我们宪法所要保护的方面。”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波士顿评论(Boston Review)专栏作家莫罗佐夫(Evgeny Morozov)更进一步指出,即使是自由民主的美国,在处理“维基解密”上的方式也引发争议,极权国家则更可能,也更有意愿,进行网路控管。莫罗佐夫说:“世界各地的政治人物基本上都将手指向美国,说我们也想要这样的权力。不管是断网的权力,或是要求当地网络公司合作,并且要求他们删除伺服器上某些档案的权力。历史将会重演,并且会不断的重演,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正在美国发生。”

副助理国务卿拜尔认为应由国务院主导网络自由政策

副助理国务卿拜尔认为应由国务院主导网络自由政策

面对各方的质疑,国务院民主人权与劳工局的副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拜尔(Daniel Baer)认为,如何拿捏适当的“自由”,的确是一项挑战。拜尔副助理国务卿说:“要如何坚持我们的原则,包括保护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包括尊重网上的隐私权;这在我们内心引起如此深度共鸣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将这看作我们自主权的一部分,能够控制他人知道你多少事情。我们不能否认施政方面面临了挑战,而我们必须要针对何时这些原则不受到影响,来进行对话。”

*落伍思维影响美国网络自由政策*

现场一名观众发问时,则提到国会将国务院底下发展互联网的经费给了广播理事会(BBG),对于未来的网络自由发展将造成何种影响。莫罗佐夫批评这个决定:“想要与广播理事会的官员分享权力的那些人,依旧坚持这样的思维,就是‘我们必须确保他们无法阻挡网站’。我认为这是个落伍的思维。我想就是因为这样,这笔钱才给了广播理事会,因为他们是从冷战时就存在的。总而言之,我不认为这是对的决定,我认为这是个大问题,而问题就在于有太多的政治压力。我是说,有好几个游说势力,无论如何就是要把这笔钱花掉。但对话却是充满意识形态,却没有处理细节问题。”

这笔预算原本隶属国务院的民主人权与劳工局,该局的副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拜尔当天并未回答相关问题,不过他之前在华盛顿时报上曾经对此事做出评论。他认为这笔钱是用来帮助与互联网审查制度抗衡的人们,而不是用来宣传美国的。他说:“这看起来像是我们自己要做的,而不是在受压迫环境人们在做的,这样做是玷污了计画日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