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5月5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5月6日发表在香港的作家尼克拉斯·弗里希的文章,题目是“多头主管下的创造性:为什么音乐家们可能更喜欢文化上不那么风光的香港而不是风光的中国大陆。”文章说,“上星期天,美籍华人作曲家盛宗亮在香港演艺学院走上舞台,向观众介绍一场现代室内乐音乐会。在按照惯例对音乐家和赞助者表示感谢之后,他又说出一番不同寻常的话。他对‘香港这个开放的城市’表示感谢。他说,在香港,‘签订了一项合同是算数的。’这不是作曲家通常说的话。”

弗里希的文章说,“那场音乐会也不是普通的音乐会。组织者从几十位申请人当中挑选的6位年轻的作曲家上个月来到香港,在香港科技大学参加首届高级音乐工作坊。更年长的、更为着名的音乐家,其中包括格莱美奖和普利策奖获得者排练并指点后辈作曲家的作品。这种项目在香港的存在本身就是挑战传统上把香港看作文化沙漠的看法。...”

弗里希的文章说,“一般人认为,中国大陆才是真正的东亚文化重镇。古典音乐界在过去几年盛传中国迅速增长的中产阶级如何可能给萎靡不振的古典音乐带来复兴。像郑州、武汉之类外界不太知道的城市如今也建起了新的音乐厅。每一家力求上进的中国人家都想有一架钢琴,以便不落人后。”

弗里希的文章说,“北京获得了经济和军事力量,现在渴望‘软实力。’如今这已经成了全国性的政策目标。今年3月通过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的第十部分要求干部们‘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加强中国文化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增强软实力。’中国政府投入巨额资金进行重大文化项目建设,例如,投入30亿元在北京兴建了卵形的国家大剧院。”

弗里希的文章,“盛宗亮出生在上海。按理说,他应当是北京寻求艺术创作顶尖人才的理想人选。1978年,盛宗亮成为中国‘文化大革命’大学关闭10年之后第一届大学生,进入上海音乐学院。他也属于毛泽东时代之后第一批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他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后来成为着名音乐家伯恩斯坦的弟子。”

弗里希的文章说,“盛宗亮在2001年获得麦克阿瑟‘天才’奖,从而使他一跃进入世界闻名的顶尖华人作曲家的行列。与他齐名的人包括谭盾,他为电影《卧虎藏龙》配乐,获得奥斯卡奖...;留学法国的陈其刚,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音乐总监,还有周龙,获得今年的普利策音乐奖。”

弗里希的文章说,“中国政府的文化主管们用各种好条件...来引诱这些顶尖的华人艺术家回国。很多人也确实因此返回了中国。盛宗亮说,‘返回中国工作的吸引力确实非常强大。我自认为是爱国的。我为在经济改革的30年中离开中国生活在西方而感到不好意思。’盛宗亮现在在美国密西根大学全职教学。”

弗里希的文章说,“为什么他要在被认为文化落后的香港、在只有20年历史、而且没有音乐系的香港科技大学主持作曲家工作坊呢?为什么不到一所非常欢迎他的著名的中国音乐学院去呢?对这些问题,盛宗亮直言不讳地回答说,‘在香港,你不需要给任何人行贿。我们可以专注于质量,不问其他。’中国大陆生活中的政治潜流常常对音乐家和其他艺术家构成干扰损害。”

弗里希的文章,“在中国大陆的音乐界,就跟在中国大陆的工商界一样,要讲究政治靠山,贪污腐败普遍。拍马迎奉盛行,获得奖励的是有政治靠山的人。因此,中国大陆的艺术创作质量常常类似于三聚氰胺奶粉或含铅玩具。赞助艺术的人大多是中国工商界和政界的上层人物,他们在委托艺术创作的时候,早早地、经常地实行高度的控制。因此中国听众观众常常得到的不是艺术家创作的艺术,而是多头主管控制下生产的艺术。...无怪乎过去几年为北京国家大剧院委托创作的新歌剧大都是甜腻腻的庞然大物。”

弗里希的文章说,“中国大陆生活中的政治潜流有时候突如其来,后果严重。为人谦和的陈其刚被劝说从法国返回中国,结果被卷入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假唱争议...。在西方长大的大提琴家马友友被禁止在中国演出好几年,因为他为影片《西藏七年》录制了配乐。艺术家艾未未在过去几年对北京的人权纪录直言不讳,现在已经失踪1个月。”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