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万延海: 在奥斯陆和中国人谈和平奖


应“奥斯陆自由论坛”(位于纽约的“人权基金会”创办)邀请,我于2011年5月8日再次来到挪威首都奥斯陆。会议旅店就在市政厅附近的Grand Hotel。

傍晚时分,我去街头散步,也找找吃晚饭的地方。在奥斯陆市政厅附近,见到一个中国代表团,好像是来奥斯陆旅游的。我走过去,听见大家正在谈和平奖和中国对挪威的制裁问题。其中一个讲者很自信,认为中国经济很强势,中国对挪威这样小国的经济制裁,对中国影响不大,对挪威影响却很大。

我加入了讨论。我说自己去年12月份参加了刘晓波的颁奖典礼,我说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参加颁奖典礼,我是受到刘晓波太太邀请来参加的。我介绍自己的名字、家乡、学校和在北京的工作。大家很感兴趣。

我介绍哈维尔提名刘晓波获奖的情况、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刘晓波和零八宪章温和的政治主张,讲述民主对中国政治发展的意义。大家特别对刘晓波个人有兴趣,讲述自己听到的各项传言。我用个人经验介绍刘晓波现在的情况,为人很温和、直言不讳、对家庭很负责任等。我讲述了颁奖典礼时的盛况,推荐大家去看和平奖的展厅。

关于中国对挪威政府的制裁,我解释说,第一,诺贝尔委员会是独立的,不受挪威政府控制,挪威政府对刘晓波获奖也无责任可负,第二,挪威向来政治上比较中立,中国的制裁显得很小气,让国际社会看不起中国政府,第三,挪威国家资源丰富,人口不多,负担不大,应该不会受到中国制裁的多大影响。我说,我在飞机上碰到一个挪威人,他对中国政府要求挪威政府就刘晓波获奖之事道歉的事情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说,道歉永远不会发生,其次,中国政府的做法恰恰说明给刘晓波和平奖是正确的。

代表团的很多人跟我要名片,我介绍自己在中国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揭发河南艾滋病血祸和多次被抓捕的情况。有些游客是某个大学的人,我介绍自己在那个大学讲课和我们支持该大学学生艾滋病组织的情况。很多人当场表示,中国应该更加民主一些。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我相信,通过我今天的交流,代表团一半的人会受到我的影响。他们/她们把意见带回去家里和单位,讲述海外见闻的时候,间接地会影响更多的人。我希望我们每个支持刘晓波先生和中国民主大业的人们,都可以从自己身边的环境做起,介绍刘晓波、零八宪章和和平奖的事情。如果我们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压在我们中国头上的专制大山总有一天会被搬走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