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泰柬冲突凸显东盟政策的局限


东盟宪章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区域争端,尊重人权,印度尼西亚最近也一直在努力让东盟不辜负其宪章原则,但是,印尼的努力却只是凸显了东盟宪章的局限,而不是展示其潜力。美国之音记者帕登从雅加达报道说,东盟没有能力解决泰国和柬埔寨的边境冲突,同时它同意让缅甸在2014年担任东盟主席国的引发争议的做法也引起了外界对东盟基本上倾向于积极接触政策的批评。

印尼今年担任轮值东盟主席国,希望让东盟在国际上事务中发挥有效的政治力量。 但是,东盟无法在其成员国泰国和柬埔寨之间斡旋和平,这甚至让东盟本身的领导层也感到无奈。

东盟主席印尼外长马蒂.纳塔雷加瓦不止一次试图斡旋解决泰柬因边境争端引发的军事冲突,但是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努力都没有成功。虽然纳塔雷加瓦对进展的速度感到失望,但是他说,他并不觉得东盟需要执法力度才能取得效果。

纳塔雷加瓦说:“我们在尽最大的努力。外交不仅仅是施压和制裁,也包括接触。我们要等等看,目前还没有定论。过一段时间再来找我, 看看我们有什么进展。”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战略研究专家巴温说,东盟无法进行施压和实施制裁使得东盟沦为一个无效的政治组织。他说,泰国和柬埔寨和平进程遇挫显示出东盟完全依赖劝解与平和外交的方式的局限。

巴温说:“东盟没有一个处理这类敏感问题的机制。不错,它有争端解决机制,但是却没有制裁措施, 没有惩戒措施。 我不止一次说过, 正因为如此,成员国才会为所欲为,因为他们知道不会受到惩罚。”

东盟不顾缅甸糟糕的人权纪录,同意让缅甸担任2014年的轮值主席国也令人质疑,该组织是否真的要致力于加强该地区的民主。

东盟在处理违反东盟宪章的成员国所面临的部分问题是宪章本身的矛盾。东盟宪章主张集体责任,以及不干涉成员国内政。

东盟成员国的政治体制很不相同也使得东盟很难实施统一的行为准则。越南和老挝等国基本上是一党执政,而印尼和泰国虽然在民主进程中取得了相当的进步,但是这些进展仍然很脆弱。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政治分析人士赛耶说,泰国2006年的军事政变出乎他和亚洲学术圈的意外。

赛耶说:“泰国一直试图恢复民主进程,重返民主轨道。但是,他们发现军方仍然是一支独往独来的力量。我想说的是,从1992年到2006年,我们在这些教授泰国政治的人原来以为泰国已经成功转型,变得民主化了,军方也得到控制, 但是这些事件显示,我们错了。”

赛耶对印尼争取让东盟成为一个政治力量的努力表示赞赏,尽管从短期来看, 这只是凸显了该组织所面临的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