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系列:为中国寻“密”,出于爱国还是金钱?


系列:为中国寻“密”,出于爱国还是金钱?

系列:为中国寻“密”,出于爱国还是金钱?

-中国间谍活动频繁,积极刺探美国情报(3)

美联社上周末连续两天发表长篇调查报道说,中国处心积虑窃取美国机密情报,活动日益频繁。美国有关当局认为,今天在美国有许多为中国服务的人,特别关注美国的军事和商业情报。有美国议员说,也有特工来美国从事政治活动。

美联社的系列报道说,很长一段时期以来,中国在美国的间谍活动非常频繁,其中,主要一个渠道是通过商人来获得美国限制出口商品和技术,然后运到中国,做非法出口生意。

*佩拉克:中国、伊朗寻“密”心最急切*

美国联邦当局说,在美国,有许多这样的“公司”,主要目的就是从美国生产商那里得到国防技术和产品,然后把这些商品出口给中国国防企业和事业单位。美国国防部认为,这些商品对中国军方电子战、军用雷达、防火防暴、军事制导(导航)、卫星通讯等行业来说都非常重要,它们还包括中国军方急需得到的各种零部件。

美联社这篇报道说,用这种私人公司在前台开窗口,经营合法生意,已经成了中国获取美国情报的常用方法和惯例。

佩拉克在2007年曾担任司法部首任全国出口管制负责官员(协调员),主要就是监管非法出口军火和敏感技术。他说,相关的案子增加了不少,今天,有三分之二的非法出口案子,同中国和伊朗有关。

佩拉克说,这些在中国和海外的私营公司,是拿钱替人办事的,而且它们因为利益关系,干得非常起劲儿。

*议员沃尔夫:中国派特工来美国监视异议人士*

不过,美国国会议员沃尔夫说,也有出于政治目的而出动的间谍。他说,中国甚至派间谍来到美国从事监视异议人士的活动。一直强烈批评中国人权状况的美国国会资深议员沃尔夫星期三在美国国会一次听证会上说:“中国政府甚至派出特工,来到我所在的选区维吉尼亚州的费尔法克斯郡,监视维族领袖热比娅。”沃尔夫说,中国把热比娅留在新疆的两个儿子抓起来关进监狱,还派人到美国监视其母亲。热比娅把这些跟踪她的人的车牌照记录下来,联邦调查局调查后,认定这些人是来自中国的特工。

*洛杉矶朱志伟--往北京倒腾美国禁运产品*

美联社的报道,用了不少篇幅谈到了加州洛杉矶商人朱志伟(William Chi-Wai Tsu)的案子。朱志伟来自北京,后来加入美国籍。2009年8月3日,洛杉矶的联邦法庭判处61岁的朱志伟3年4个月的徒刑,罪名是向中国出口可用于军事用途的高科技集成电路,美国限制相关产品和技术出口到中国。

美国司法部第二天发出的新闻稿说,朱志伟是设在哈仙达岗的Cheerway贸易公司的副总,而他非法向中国出口了4百个高级集成电路。法庭文件说,这些高科技产品,能够用于军用雷达系统和通讯方面。文件说,这个哈仙达岗的Cheerway贸易公司,也是朱志伟一个皮包公司,就是用来往北京倒腾美国高科技产品。

*朱志伟公司的承诺:支持中国国防现代化*

美国法庭文件提到了朱志伟往北京运送美国限制产品的公司---迪玛宏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Dimagit Science&Technology)。法庭文件说,这个北京公司的宣传小册子,上面就印有中国军舰和飞机的图像,并且介绍说:“我们坚定的承诺和宗旨是:为祖国提供安全、可靠和先进的电子技术支持,振兴国防工业,乘风破浪,驶向彼岸。”

按照北京迪玛宏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网页介绍,其客户包括中国航空航天科学技术公司。美联社报道说,法庭文件显示,朱志伟利用其美国皮包公司和另外一个住在加州的朋友家的地址,作为发货收货地址。而他给美国生产商和批发商提供的收货地址和单位,也是假的。他还对销售单位说,他买这些产品,不是为了出口,只是在美国国内使用。如果有销售单位要他说出真正的买家,他一般都会搪塞说:和买家有君子协定,不能随便提供信息。

虽然朱志伟给他在北京的迪玛宏程科技发展公司发送美国“货物”,而且美国司法机构也查到了该公司网页的公司“宗旨”,是为中国国防单位服务,但是,朱志伟案发之后,记者今天再登陆北京的迪玛宏程公司的网站查询,发现里面相应的内容已经不复存在。

*西雅图杨廉案:试图向中国输送禁运卫星设备*

另外,美联社的报道还提到了在微软总公司工作的华裔工程师杨廉(Lian Yang)。报道说,西雅图的华人杨廉,使用的方法和朱志伟差不多。杨廉曾在微软工作,3月下旬在联邦法庭认罪,承认自己违反了相关法律,涉嫌向中国出口可用于卫星用途的可编程半导体设备。

美联社的报道说,杨廉同化装成电子器材供应商的FBI特工接触,并给了该“商人”两万美元的定金,购买5套半导体设备。杨廉供认说,他曾计划拿到商品后,开车到加拿大再转机回中国。杨廉案预定今年6月宣判。

美国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说,无论如何,归根结蒂,杨廉作为被告,其所作所为只能解释为一点:他当了中国间谍。

*施莱佛感到委屈:我哪里违法了?*

回到因试图向中国输送情报的美国人施莱佛案,不管他如何为自己解释和辩护,有一点是铁的事实:法庭用充足的证据,证明他拿了中国情报机构的钱,企图混入机要单位,为中国输送机密情报。

施莱佛2004年从密西根州的大谷地州立大学(Grand Valley State University)上学期间,有个机会到中国上海实地考察学习,然后他就迷上了中国文化,普通话也越来越流利了。大学毕业后,他重返中国希望能找份工作。

按照法庭文件,就是在这段时间,施莱佛在当地报纸上看到一份英文广告:内容是招聘研究东亚问题的学者,撰写政治学术报告。他见到了招聘者----阿曼达女士,后者让他写一篇关于美中关系和朝鲜以及台湾的问题的文章,给了他120美元。

后来,经过阿曼达介绍,施莱佛认识了吴先生和唐先生,在以后的岁月中,同这几位先生见面不下20多次。法庭文件说,一开始,这些人只是和施莱佛谈友情,套交情,和他谈天说地,问他都喜欢什么,有什么爱好,有没有打算到“国务院”或“中情局”找份工作?施莱佛说,只有一次,他们提到说想得到机密情报。

以后的几年中,施莱佛两次报考国务院工作,都没有成功,但仍然从中国情报官员那里得到了3万美元。2007年,他申请CIA 工作,向中方要了4万美元。后来,施莱佛到洛杉矶生活了一段时间,打算当警察或是参加和平队到海外工作。最后,他又到了海外,这次还是亚洲,不是中国而是韩国。在那里,施莱佛教英语,并同一个叫Yumi的当地姑娘订了婚。

2010年6月,施莱佛通过了CIA一系列甄别测试和审查,到了最后录取阶段。这时,CIA要求他填写详细表格,他撒了谎,没有据实填写。一个星期后,他被捕了,他同中国特工的秘密接触也随之曝光。

施莱佛的母亲凯伦(Karen Chavez)说,不知道,不知道孩子到底在想什么。他是个好孩子。他上班,赚钱,彬彬有礼,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

施莱佛最后在法庭向主审法官陈述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想我这都是让贪婪给烧的。I think I was motivated by greed。

美联社给监狱中服刑的施莱佛打电话,施莱佛说,“一个23岁的年轻人,生活在一个奢华的大城市,必然很快就会掉到钱眼儿里,整天就想着如何赚钱。一旦有一天,天上掉下一大堆钱,砸到你头上,你会怎么想?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想拿了这笔钱,继续过我的好日子。”

施莱佛满脸无辜地说,“我想不通,我到底哪里违法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