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官媒批毒奶案赔偿基金不透明


赵连海(前排右二)组织结石宝宝维权行动

赵连海(前排右二)组织结石宝宝维权行动

中国发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近三年后,官方媒体对有关赔偿基金的运作以及奶制品业的赔偿措施提出质疑,但有关负责人称赔偿基金的运作不宜公开。受害者家属对官方媒体的关注感到欣慰,但对自己最终获得应有赔偿不感到乐观。

由新华社主管的《嘹望东方周刊》星期一报道说,在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近三年后,公众对赔偿基金的运作仍然了解甚微,但有关部门以国家机密等理由拒绝透露有关基金运作的基本资料。

《周刊》记者刘武以“三聚氰胺医疗赔偿基金运作成谜 涉毒奶企出钱少”为题,揭露相关赔偿基金的管理运作方式、赔偿情况和现金余额非常不透明,而相关机构和企业都不肯提供资料。

发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的2008年的年底,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在政府部门的主导下牵头由二十二家乳制品企业联合出资十一亿元设立了医疗和赔偿金,其中两亿元纳入为受害者日后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的医疗赔偿基金,并委派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管理这项基金。

*《周刊》:负责人称基金运作属国家机密*

两年半后的今天,这两个负责机构都不肯公布基金的基本运作情况。《嘹望东方周刊》的报道说,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表示基金的运作由政府直接管理,具体情况不能透露给公众。理事会另一位负责人则劝告媒体不要报道有关事情。受托管理这项基金的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则表示,相关事宜属国家机密,不宜向公众公布。

美国之音星期二早上也分别向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和中国人寿致电和寄送电子邮件,希望核实有关说法,但到下午截稿时主管人员没有做出回复。

《嘹望东方周刊》的报道还根据三鹿公司向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提供的医疗费用和赔偿金的数据,并结合赔偿基金缺乏透明度的实际情况,认为涉及毒奶粉案的其它多家乳制品公司没有向基金提供足够的经费应对未来受害者的医疗赔偿。

*赵连海:基金不透明妨碍公平赔偿*

赵连海为儿子为他人孩子维权

赵连海为儿子为他人孩子维权

曾经走在毒奶粉案维权行动最前列并因此被判刑入狱的赵连海对美国之音表示,赔偿基金的运作不透明会妨碍受害者获得公正公平的对待。

赵连海说:“刚刚两年多点时间就出现这样一个问题,这就不能不让我们担忧。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批评。当然我们也希望这些事情最终能走向一个好的状态,让更多的结石患儿享受到应该享受到的待遇。因为最早都是做出过承诺的,我们期望(他们)履行承诺,不要再欺骗我们了。”

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超过29万儿童在食用问题奶粉之后患上了肾结石,有关企业已按死亡赔20万、重病赔3万和轻度症状赔2千的标准对受害人作了适当的赔偿,并以此为理由拒绝受理受害者家属提出的任何诉讼。

声称女儿食用了多美滋毒奶粉而受害的家长蒋亚林说,当局所公布的29万多受害者不包括结石不超过4毫米的儿童,她的女儿虽然有多块结石,并因此存在健康问题,但每块结石都不足4毫米。她说,对于那些没食用三鹿奶粉但仍然受到三聚氰胺毒害的受害者来说,赔偿基金的透明特别重要,包括哪些公司向基金提供了经费。

蒋亚林说:“象我们的孩子,喝的是多美滋。一直都说它是三聚氰胺合格或不含三聚氰胺,两种说法都有。但是(公司)它到底有没有拿钱?我觉得这另外两亿元的来历是一个谜。那你为什么不公布这两亿是哪几家公司拿的呢?”

*赵连海:赞官媒报道 但对前景不乐观*

《嘹望东方周刊》刊出有关报道后,新华社、人民日报和许多省市的主要报刊都立即做了转载。赵连海对这么多官方媒体关注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的赔偿问题感到欣慰,但对受害者最终获得合理赔偿并不感到乐观。

赵连海说:“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曙光。因为经过两年多,我们方方面面都很艰辛。这两年多来,陆续有很多的三聚氰胺事件出现。这些新的三聚氰胺奶粉所伤害的孩子他们的情况怎么样,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报道。”

赵连海维权被判刑

赵连海维权被判刑

赵连海因为发起“结石宝宝之家”并组织维权行动于2009年被当局刑事拘留,一年后被北京一家法院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引起许多人的愤怒。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当局在去年12月底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他释放到家中。

赵连海对美国之音说,虽然当局为他保外就医设定了条件,包括不准接受媒体采访,但他坚信为孩子们维权是无罪的,为此就算他再次入狱也在所不辞。

中国政府最近再次重申加强整治力度,保护食品安全。但食品安全事件仍频频发生,包括重庆市警方两星期前查获26吨应该早已经被销毁的三聚氰胺毒奶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