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政府用尽借贷额 国债规模或影响市场信心


美国财长盖特纳到国会作证

美国财长盖特纳到国会作证

5月16日成为美国政府用尽借债法定限额的日子。市场认为政府和国会终将妥协,因而反应相对平静。但分析认为,即便不大可能出现偿贷违约的结果,但越滚越大的国债规模会影响投资者对美元国债的信心。

美国财政部当天发行720亿美元债券和票据后,已经达到14.294万亿美元的法定借债限额。

财政部长盖特纳对国会说,他打算通过冻结对两个联邦养老基金的投资,使政府能够多借1470亿美元。这样的缓冲手段,加上政府在联邦储备银行帐户里的1000亿美元,令政府在8月初前还有钱可以用来偿债。

*政府借钱见顶 或就预算作更大妥协*

简单地说,政府的处境就像普通消费者手里的信用卡已经刷到了限额;如果需要接着刷,就得申请提高信用额。而政府现在需要的,是国会同意提高现有的法定借债限额。但是,鉴于当前国会与政府之间在支出预算方面的争吵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政治议题,财政部要想让国会同意放宽限额不是没有可能,但代价是政府在预算方面必须妥协。

曾经就政府债务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的联邦众议员保罗.莱恩(Paul Ryan)17日在芝加哥经济俱乐部对高级金融主管们说,不过政府和国会达成什么样的协议,支出削减幅度必须要大于借债限额增加的额度。

莱恩提出的这番更强硬的条件不见得会实现,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已经是个讨价还价的大筹码。许多分析者相信,这个交易很可能会拖到8月初政府最终失去偿债能力前最后一分钟才能达成妥协。

*政治游戏难玩砸 市场无忧*

尽管这一天终于到来,国债市场并未表现出对政府可能偿债违约的担忧。分析人士认为,市场相信那样的结局几乎不可能出现。

标准普尔首席经济学家大卫.怀斯(David Wyss)对美国之音说,市场认为这场政治游戏难免拖延,但玩砸的可能性不大。他说:“我认为市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国会和总统在玩看谁是胆小鬼的游戏,也就是谁会在出现恶果之前先服输。他们清楚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彭博通讯社经济学家约瑟夫.布鲁苏埃拉斯(Joseph Brusuelas)也持类似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说,政府和国会已经发出相当清晰的信号,暗示问题得拖到夏天才能解决;而市场也心领神会,认为没必要担心事态会失控。

*怀斯:偿债违约将导致借贷成本增高*

但是,万一双方谈不拢,出现偿债违约,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怀斯说,首先会有不少人出来打官司;而更重要的是,那样会影响市场对美元国债的信心,因而导致借贷成本增高。他说:“如果出现偿债违约,市场有可能认为持有美国债券是不安全的。那样的后果将是,美国需要花更大成本借钱。我认为不大可能出现那样局面,除非在很多方面出乱子。但是,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吗?当然会。”

这并不是美国政府第一次冲破借债限额。事实上之前已经出现过数十次这样的情况。但是为什么这次显得如此突出?标准普尔首席经济学家怀斯说,上次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在1990年代;而那个时候财政部借的钱没有现在这么多。

怀斯说,越来越大的借贷量甚至比越来越多的债更令人堪忧,因此将预算削减到政府收入范围之内,目前看来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显得尤为迫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