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万延海: 面对酷刑,维权组织怎么办?


自从2月20日所谓茉莉花革命以来,中国有超过100名维权人士被拘留和被失踪,包括著名艺术家艾未未。最近,一些维权人士陆续获得释放,回到家里。大部分维权人士回家后,对外保持沉默,不接受记者采访,让人们想到了严重的酷刑。部分获释人员对外说出了酷刑的情况,包括脱光衣服使用侮辱性的攻击方法和电击等。人们对遭遇酷刑和威胁的维权人士予以同情。

同时,人们也担心,酷刑之下的维权人士究竟向警察透露了哪些信息?这些信息是否威胁到其他维权人士的安全?乃至维权组织本身的安全。担心是有理由的。

在酷刑、抄家、没收电脑等野蛮行动下,维权人士之间长期运用并信以为真的“安全”的私下交流方式,比如通过skype文字或语音交流、拿掉手机芯片后召开密室会议,现在看起来却成了无法保密、可能完全被中共当局掌控。很多人不由得会一身冷汗,自己在私密环境下说出来的大胆意见,竟然完全被警察掌控,会不会被以此定罪呢?

除了等待越来越多不好、不安的消息外,维权组织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吗?不是。我以为维权组织可以通过下列策略处理交流的安全问题:

1、 对遭遇麻烦的维权人士个案进行研究,找出其法律困难的主要状况,并以此编写一套维权人士安全注意事项,帮助维权人士以法律上正确的方式谈话和做事。

2、 假想在完全透明的环境下,维权人士出来工作应该注意的说话和做事的方式,确保维权人士在法律上可以得到辩护。

3、 鉴于现有知名的维权人士大多已经被当局监视和被整理材料,维权组织应该鼓励这些知名的维权人士采用温和、低危险的方式工作,少参与现场直接行动,保护维权工作的有生力量和领导力量。

4、 维权组织需要培养新生力量,特别是在一些非政治、非敏感领域工作的组织和网络。虽然平时不参与敏感事件,但当相关利益群体受到伤害后,这些组织动员起来,比一般的维权组织社会动员力强,因为这些组织和民众利益相关性大。有了非政治性的社会组织,参与敏感和涉及政治议题的维权组织才能够更好地和民众互动。

5、 维权组织需要就一般性的工作提高组织透明,增加公众知晓度和参与,事先消除公安人员采取极端情况获取情报的兴趣和理由。

6、 提高维权人士的技术能力,确保信息交流安全,特别是对一些不出名的维权人士,不要在一开始就被当局关注上。

7、 维权组织应该鼓励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的维权人士,减少串联,学会用小型分散的组织来独立工作的意识和能力,避免在产生影响之前就被当局掌控和受到打击。维权组织可以开发一些适用于小型组织独自工作的手册和工具包。

以上意见,旨在抛砖引玉,欢迎大家提出指正和其他意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