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全球基金”冻结对中国拨款


旅美著名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

旅美著名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

“全球基金”因为中国对所接受的基金拨款管理不当,以及中国政府对国内非政府组织的敌意态度,冻结了将向中国提供的用于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等疾病的数亿美元。

“全球基金”去年11月决定停止把一笔抗击艾滋病的款项拨给中国,并对中国缺乏拨款监管感到担忧,在几个星期前冻结了向中国提供的其他拨款。

“全球基金”的全称是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是个政府与民间合作创办的国际金融机构。它成立于2002年,总部设在日内瓦,目前已经扩大到有150个国家加入。

*避免惩罚性措施 中国承诺监管和使用规定*

“全球基金”和中国官员上星期五在经过两天紧张的会谈之后,避免了全球基金对中国可能采取的更加惩罚性的措施。“全球基金”的发言人说,中国星期五同意接受“全球基金”对拨款的使用和监管做出的有关规定。了解这次会谈的消息来源说,中国承诺将偿还任何使用不当的资金。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在中国的公共卫生系统中要纳入公民社会组织,仍然是一个问题。

*民间组织仅获政府承诺拨款三分之一*

“全球基金”对中国接受拨款的审计显示,中国未能按照先前的承诺,将约三分之一的拨款给基层的非政府组织。根据“全球基金”和中国之间的协议,中国必须将得到的两亿8千3百万美元抗击艾滋病拨款的35%,提供给基层的非政府组织。“全球基金”坚信,抗击中国的艾滋病等疾病,基层组织的作用至关重要,必须要深入参与。

非政府组织“全球基金观察”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国政府向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拨款,不足11%,基层社区组织被排除在享受捐助之外。

*万延海:“全球基金”应停止对中国拨款*

旅美著名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说,“全球基金”对中国的捐款,问题很多,应该停止,其原因不仅仅是给民间组织的经费不够,整个项目都很浪费。

他说:“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政府拿到‘全球基金’的钱,一个是腐败,一个是收买民间组织。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把刚刚起步的民间组织的生态,都破坏掉了。”

*中国“瞒上欺下” 拨款使用腐败丛生*

万延海说,“全球基金”在中国7年来,开始时政府不给民间钱,在向民间组织提供经费时,采取了收买策略,“听话了, 就给钱,不听话,就滚蛋”。他说,在这种策略下,基层部门卫生部门编造了很多组织来拿钱,甚至有些公安部门也拿钱。这些靠跟政府关系拿钱的组织,做事毫无顾忌,腐败问题丛生。

中国政府越来越怀疑那些不直接接受其控制的公民社会组织,认为很多非政府组织不能妥善使用全球基金的拨款,政府组织更值得信任。中国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在共产党刊物“求是”上说,“中国必须警惕落入某些西方国家为我们设计的所谓公民社会的陷阱”。

纽约时报引述有关艾滋病活动人士的话说,政府压制他们的公共卫生活动,将全球基金的拨款给那些受政府控制的组织,并且未能说明一些拨款的用途。

报导说,新疆一艾滋病权益组织负责人常坤表示,政府官员或官办的“非政府组织”经常把“全球基金”拨款的一半以上揣入他们的口袋,他们这个艾滋病权益组织2005年仅得到3千美元,但这笔钱也因该组织被当局解散而退还。他说,当局不喜欢这些非政府组织,认为他们做的工作是制造麻烦,所以他们很少得到“全球基金”的拨款。

纽约时报引述河北省一艾滋病援助组织的负责人的话说,他支持“全球基金”停止向中国拨款的决定,因为他不愿看到像“全球基金”这样的善款被吸入腐败的黑洞中。不过,他不同意完全停止拨款,因为这将伤害民间组织。

从2003年以来,中国已经收到“全球基金”的拨款5亿3千9百万美元,另外有2亿9千5百万美元尚待划拨。中国是继埃塞俄比亚,印度和坦桑尼亚之后的第四大受援国。中国对“全球基金”的捐款仅为1600万美元,美国的捐款额为55亿美元。

*中国应否继续获得“全球基金”拨款?*

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财力雄厚,却每年从“全球基金”获得巨额拨款,这让一些全球卫生专家怀疑,中国是否应该再继续从“全球基金”获得拨款。前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周启康说,中国对“全球基金”拨款持续的需求,危及着“全球基金”存在的基本前提。他说,如果捐助者了解到大量的基金被拨给完全有能力支付其卫生项目的国家,他们就会越发不愿意出钱。

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认为,中国经济虽然发展了, 但是卫生部门获得财政支持的力度有限,而且艾滋病等疾病是个长期艰巨的挑战,尤其是很多贫困人口的需要还不能满足。如果以国际组织,国内的民间组织为主,直接为贫困人口服务,还是非常需要的。但前提是中国必须履行对“全球基金”所做的承诺,做好拨款的使用和监管。

==============================================

相关新闻: 国际卫生基金停止向中国供款

全球抗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基金冻结了数百万美元的款项,停止向中国发放这些卫生款项。这是对它所称的中国款项使用当局的管理失误作出的反应。总部在日内瓦的基金的发言人安德鲁-赫斯特对美国之音说,本月早些时候,在该基金确认中国官员违反款项使用协议后,对中国的所有拨款都已停止。赫斯特说,该基金跟北京的协议要求, 全部资金的35%应该通过中国的社区卫生组织。星期一他说,这些条件没有得到满足。

但是赫斯特也报告说,上星期,跟中国卫生当局高层官员的会谈取得了进展。他说,中国的疾病防治中心同意采取措施,满足该基金的款项使用要求,并在一系列未来的期限之前完成。赫斯特说,2003年以来,全球抗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基金向中国提供了五亿美元,防治以上三种疾病。这其中包括今年提供的一亿一千两百万美元。他说,一旦基金的条件得到满足,向中国供款很可能会恢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