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富士康爆炸案追踪 车间环境恶劣


富士康成都厂北区厂房外面,新来的员工等待报到

富士康成都厂北区厂房外面,新来的员工等待报到

富士康集团鸿富锦成都公司抛光车间20号晚上发生的爆炸造成三死十六伤。初步查明,这起爆炸可能是由车间内的可燃性粉尘引起的。这个事件引起了外界对富士康公司的生产安全措施和保护劳工权利的关注。

香港民间团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曾经在今年三四月间到富士康成都工厂和工人进行访谈工作。该团体项目干事陈诗韵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那时他们就已经听到了很多工人抱怨车间粉尘过大。

*工人抱怨车间粉尘过大*

陈诗韵说,“在抛光部门,我们在南区访问到一些工人,他们满身灰尘,头上衣服上手上都有,其实工人已经戴上有一些防护用品,比如口罩和棉布手套,但是这些根本不能保护他们,工人脱下手套后,手上也都是灰尘。还有工人说他们会呼吸到一些粉尘,他们因此很担心自己的健康,还有一些工人要清理苹果电脑外壳的胶水,这样他们要接触到一些黄色的胶水,有不少员工都出现皮肤敏感的状况。所以,这次的爆炸就反映了富士康根本就没有重视员工安全生产的问题。”

陈诗韵表示,其实有问题的部门不仅仅是这次发生爆炸的抛光部门,其它部门的安全也有很大问题。她说,“比如在一些金属加工的部门,工人要在iPad的外壳上钻一些小孔去上螺丝钉,在那些车间粉尘也很大,而且工人在用化学药品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化学品有什么成分、 对他们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厂里)也没有一个定期的体检。”
富士康工人开早会

富士康工人开早会

*员工像机器人一样工作*

陈诗韵对富士康和苹果都号称有定期查厂却没查出问题表示不解。她说,“富士康一直都标榜自己严格遵守中国安全生产的法律,他们就应该有定期的考察,他们的客户苹果也应该有定期的查厂,但是从3月份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发现厂里的一些危害因素,我们觉得很不合理。”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曾经应富士康公司邀请进入其在深圳的车间参观。陈诗韵表示,通过和在深圳及成都的富士康工人交谈后,他们听到了很多抱怨。她说,“一些员工有很多抱怨,因为他们工作很长时间,每天站立起码10个小时,很多工友觉得很累。他们的工资又很低,而且工资常常出错。公司通常会说补偿给他们,但是一些员工说等了好一段时间,那些克扣的工资也没有发下来。另外工人每天都要重复一个很小的动作成百上千次,像机器人一样,工作时也不可以谈话,很多人都觉得不能适应严苛的管理手法,到厂里也没有什么朋友,他们也觉得很孤单,有时候只能留在宿舍里哭。或是真的受不了就离厂,所以富士康的流动率很高。”
富士康成都厂南区厂房外景

富士康成都厂南区厂房外景

*劳工专家:苹果公司应当承担一些责任*

美国密西根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高敏(Mary Gallagher)长期研究中国劳工问题,她在过去几年来曾经多次造访富士康工厂。高敏指出,和中国其它的服装鞋帽生产厂相比,电器生产厂家虽然可能有空调,环境干净点,但是让包括富士康在内的电器生产厂变成血汗工厂的真正原因却是工人的劳动强度。

高敏说,“他们的工作强度真的很大,富士康发生的那些自杀案件就揭示了工人不仅身体累,精神也很累,他们没有什么社会支持,非常孤立,而公司也没能承担起其应有的社会责任感。不过我相信,由于富士康和苹果公司有紧密联系,这个问题会越来越引发人们的关注。”

总部设在香港的工人维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发言人杰弗里.克罗塞尔(Geoffrey Crothall)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为了解决富士康工人面临的种种问题,苹果公司应该多付一些钱给富士康,敦促富士康提高工人工资并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而苹果公司多付出的这部分钱,完全可以从自己的利润中抽出或者转嫁给消费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