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张雪忠吁去马列,华东大学欲解聘?


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的新浪微博截图

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的新浪微博截图

最近中国一位大学教师还有两位学者,严肃批判中共建党立国的基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遭到了来自毛派的反击,毛派甚至主张要将反马列和反毛派“绳之以法”。有消息说,华东政法大学打算请这位教师“下岗”。

对马列主义发起抨击的是华东政法大学的教师张雪忠,他5月13日以公开信的方式,致信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要求大学生、研究生入学考试中取消政治考试科目,并且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课程从大学公共课中去除。

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短暂取消了研究生入学的政治课目的考试。但很快就又恢复了。

*张雪忠呼吁,墙内开花墙外香*

张雪忠的呼吁,在海外引起很大反响,在谷歌搜索引擎输入中文关键词,可以得到30多万相关条目和链接,不少中文新闻媒体如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都率先报导了相关新闻。在谷歌搜索引擎输入英文关键词,也可得到5万多条。

而在中国百度引擎搜寻,虽然可得到不少,但没有一家正式新闻机构加以报导,多数都是论坛还有私人博客、微博中加以转贴。足见这样的呼吁和号召,在中国还不足以登上“大雅之堂”,基本上还是离经叛道的异端邪说。

*张雪忠和贺卫方是西南政法大学校友*

张雪忠,江西人,是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民法教授、硕士生导师、教务处副处长。( 他的法学硕士学位是在西南政法大学得到的,是北大知名法学教授贺卫方的西南政法大学校友。贺卫方1978年进校,张雪忠1998年进校。)

张雪忠近年来是改革开放的大力鼓吹者,百度百科介绍,他曾“长期”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发表文章,推动中国政治民主。

*华东政法大学可能解聘张雪忠?*

张雪忠发出这封公开信之后,中国互联网上有报导说,他有可能遭到校方解聘。在主张改革开放者扎堆的凯迪社区-猫眼看人论坛上,有姓黄的作者贴文说:据百度搜索:曾于去年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中国需要去马克思主义化》、《人大制度与“三权分立”孰优孰劣?》、《军队在国家中的地位》等一些文章的张雪忠博士,在学校年终考核中被评定为“不合格”,“可能被迫离职”。

在华东政法大学,乃至全中国的高等院校,政治考核也就是所谓的政治审查,是控制教师“质量”和政治思想的常用手段和例行手续。

这篇文章说,根据华东政法大学的相关规章,一年考核“不合格”只能转岗,不能解聘。但华政校方把张雪忠2009年和2010年的考核放到今年一并进行。知情者说,张雪忠讲师考核不合格的理由是“政治思想差”(华政的考核标准中有规定,政治思想差的直接评为不合格)内部人士称,华东政法大学校方或将不直接解聘张雪忠,而是2011年的“岗位重新设置”过程中不再续聘,其结果是要他走人。

这篇文章说:此前,华东政法大学曾对张雪忠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写书面检讨,“承认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正确的,并承认其本人文章思想是错误的”;否则,会将其解聘。“如果张愿意检讨就可以过关,不检讨就不续聘”。”但是,报导说,张雪忠“认死理儿”,不肯检讨。张雪忠认为学校的要求不符合宪法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他认为,这种检讨“将损及一名大学教师的尊严”。

*华东政法大学否认解聘之说*

不过,联合早报今年1月12日报导,援引该校宣传部长欧亚的话说,张雪忠2010年考核合格,不存在解聘与否的问题。

然而,按照中共用人的政治标准,张雪忠的“政治思想差”到也是不争的事实,反映在他对中共建党立国的基石---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上。从他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的文章《中国需要去马克思主义化》(2009年10月)来看,再从他刚刚发表的致教育部长的公开信来看,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在许多方面都有必要去除。

*张雪忠越过底线,北京无法容忍?*

联合早报说,法律界人士指出,张雪忠在联合早报上发表的这篇文章已经“触犯中国言论的底限,违背思想的基本原则”,致使中央无法容忍。

那么,这次张雪忠再度发表这样内容的公开信,北京是再一次“无法容忍”,还是采取宽容的态度,放张雪忠一马,还需要拭目以待。

*张雪忠:废除马列新神学地位*

张雪忠在联合早报的文章说,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的思想领域和工作实践中的主导思想,在哲学上是一种“独断”。马克思主张废除宗教这种人们的精神“鸦片”,张雪忠说,但这样做的实际结果是:“等于在将旧神学从政治生活中驱除出去的同时,又迎来了一种新神学。”

张雪忠说,马克思主义主张解放生产力,解放生产力则必须摧毁私有制。张雪忠说,这两者并不必然对立和矛盾。解放生产力,没有必要必须摧毁私有制。张雪忠认为,在中国,如果要改革开放发展,就必须取消马克思主义的“神学”地位。他说:“让13亿中国人,以一种全民族集体自虐的方式,彻底臣服于一个西方人的哲学体系,并成为一种终其一生也无法实现的幻想的奴仆,这既不合乎理性,也不合乎道德。”

在最近给教育部长的信中,张雪忠则再度阐述了他的这些观点。不仅如此,他更建议,在入学考试和大学教育课程中还要取消更多的东西,比如毛泽东思想还有邓小平理论:“根据我国宪法第四十一条关于“公民建议权”的规定,我以个人名义向教育部提出如下建议:为了尊重中国人在理性与良知方面的无上主权,扩展中国人的思想自由,彰显中国人的个体尊严,建议教育部取消大学及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科目,并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等课程从大学生公共必修课程中去除。”

*张雪忠:强行灌输主义,扭曲几代人良知*

张雪忠给袁贵仁的这封长信,从几个方面阐述了他的观点。

首先,张雪忠说:“在教育领域用强制或变相强制的方式,向人们灌输特定的哲学思想和政治观点,不但无法使人真正接受被灌输的内容,而且还将极度扭曲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人格,扼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良知,贬低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尊严。”

*强迫灌输,侵犯公民自由*

张雪忠说,在教育领域用强制或变相强制的方式,迫使人们接受并表达特定的哲学思想和政治观点,既违反了宪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侵犯了公民的思想和言论自由,也违反了宪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侵犯了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张雪忠说:“在教育领域用强制或变相强制的方式,向人们灌输特定的哲学思想和政治观点,将使整个社会长期处于一种理智蒙昧状态,并使整个民族丧失追求和宣扬真理的道德勇气。另外,利用政治权力使某种学说免受质疑与批评,还将是这种学说本身失去活力,同时阻碍这种学说的信奉者理智的成长。”

张雪忠说:“在中国,那些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思想或邓小平理论进行直率批评的人,很容易在教育、就业或升迁等方面遭遇不利的后果。这就使得人们在相关的问题上不敢坦诚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即便偶然出现一些批评和质疑的声音,也只能局限在很小的范围之内,所使用的表达方式也往往极为曲折和隐晦。”

*排斥异见:民族无法前进*

张雪忠认为,一个国家如果不允许人们表达与官方或正统学说不同的观点,在心智方面遭受损害最严重的还不是异见者,而是对异见感到恐惧的官方学说信奉者。 如果整个民族都要被动地接受既有的学说,而不敢在最重大的哲学和政治问题上,进行自由和大胆探索与讨论,人们的理性和心智怎么可能得到充分的发展与成长?一个独立思考、敢于怀疑的人,即使所持的观点是错误的,他对真理的贡献也远大于不经思考就接受一种正确观点的人。独立而自由的思考习惯,不仅是成就伟大思想家的前提,而且也是普通人的心智得以充分提升和全面发展的必要条件。

张雪忠在这封长信中说,“在一种普遍的思想压制和精神奴役的社会氛围下,或许仍有可能出现若干伟大的个体思想家,但却不可能出现一个思想活跃、理性发达的民族。一个民族如果出现了思想停滞、理智蒙昧的状态,必然是因为异见思想受到严重的压制。”

*张雪忠:马列毛邓也会犯错*

张雪忠在其信的结论部分说:“只要马克思、毛泽东和邓小平等人并不是全知无错的,他们的观点与学说就有错误的可能。退一步来讲,就算他们的观点是正确无误的真理,对不同观点的压制仍然极有危害。首先,在不允许自由和公开发表不同观点的情况下,人们根本不可能确定马克思等人的学说到底是不是真理。在任何可能存在不同观点的问题上,只有平等地对待各种不同的观点,才有最终获知真理的可能。一个只知道自己观点的人,只能是一个知之甚少的人。他可能会认为自己的理由很充分,但他却无法肯定不同观点的理由是否更充分”。

*毛派欲“公诉”批毛派*

就在张雪忠写信的同时,中国毛派网上大本营“乌有之乡”网站,发起征集签名活动,希望将批毛知识分子、经济学者茅于轼和军队历史学者辛子陵“绳之以法”。乌有之乡的部分网上签名者说,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签名,对茅于拭和辛子陵“提起公诉”。据这个网站说,他们已经得到了许多签名,将“公诉书”送给了全国人大、北京公安局还有检察院,期望能以法律手段来惩罚这些“汉奸”“卖国贼”,让他们彻底闭嘴。

*乌有之乡:已将茅于轼、辛子陵状告司法部门*

“乌有之乡”网站的负责人范景刚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对茅于轼的举报状已经送达北京市公安局。”

乌有之乡的这份“公诉书”说,“茅于轼最近在‘财新网’发表的《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文章捏造许多虚构事实,以极其恶毒言语攻击、丑化中国共产党和开国领袖毛泽东”。该“公诉书”说,茅于轼此文的目的是以造谣诽谤的方式全面否定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所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煽动人民群众颠覆中共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范景刚说,茅于轼的行为触犯了中国法律,其言行是带有政治目的的。他说:“很明显了,文章中都讲得很清楚了,他是抵触中国的法律的。这已经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畴,这是个政治行动。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