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六四临近 北大教授夏业良遭当局警告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

在六四事件22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一向敢言的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近日遭到当局的警告,要求他不要参加任何纪念活动。夏业良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的一些做法越来越让人无法容忍。



每年的六四对于中国当局来说都是一个敏感的日子。随着六四事件22周年纪念日的临近,北京当局也开始采取防范措施。

*夏业良:受到有关部门的约谈*

公开要求平反六四的学者之一、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日前在推特上发文说,他近日被有关部门约谈。

夏业良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个是从去年10月份以来经常有的一个现象,就是一到接近敏感日子,有关部门就跟我约谈,提出很多的要求:不能接受记者的采访,不准参加纪念活动,不能在微博上发那些...反正就是说有很多限制吧。”

这些限制中还包括不能在敏感日子穿白色衣服。夏业良教授说,他们专门提出这一点是因为有一年六四他穿上白色衣服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导。

夏业良教授表示,他还时常收到骚扰电话。他说,这些电话经常是在凌晨时分打来,等他接起电话时,对方只是听着,一两分钟之后就会挂断电话。但是电话一放下,就会又打过来。一晚上反复的这样做,目的是不让他睡觉。他说,有一段时间他的手机和座机都不正常,有时候是打不出去,有时候是人家打不进来,而且短讯也经常被截留。

夏业良教授是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以前有一些交往。2009年,他在其新浪博客上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对中宣部钳制思想和言论自由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夏业良:不得不说*

这位被称作是追求自由与平等的经济学家表示,他知道他的这些做法会对他个人和家庭造成影响而且已经带来麻烦,但是他不得不说。

他说:“这么多年你看到这个国家在不断的堕落化,而且越来越无法无天,应该说国家行为流氓化的趋势特别明显,不是按照法律程序办事。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大家本来是想忍一忍或者是正面的提一些建议,但是后来发现越来越无法容忍,已经到了底线。”

*北京气氛紧张*

夏业良教授说,现在北京的气氛非常紧张。

他说:“因为现在不同于以往的就是有过中东那一段的一些事件以后,尤其是中国有一个所谓的茉莉花革命之后,它现在就是监控得特别严,连学生都不能够随便自由的活动,都要组织起来。所以说有很多的限制措施。一般到了这个敏感的日子,校园周边便衣、还有警车特别多,都是如临大敌吧。”

夏业良教授猜测,到今年六四那一天,他的行动自由会受到限制。刘晓波去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那一天,夏业良教授被当局带到一个宾馆住了几天,其间都有安保人员的陪住。

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北京的自由撰稿人莫之许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前一段时间回了一趟四川老家,回到北京后接到片警的电话,只是问他回来了没有,没有说别的。他说,自从08年以来,北京街上的警察就非常多,他们都习以为常了。他目前还没有感觉到北京现在的气氛比往常紧张,可能是因为现在离六四这个敏感日子还有些时日。不过他估计当局快采取行动了。

生活在成都的维权人士、中国天网人权事务志愿者蒲飞表示,由于成都距离北京比较远,警方现在还没有对当地的异议人士采取行动。

发生在19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遭到当局的武力镇压并在六四爆发流血事件。中国总理温家宝在2004年的中外记者会上提到这个被当局称为“政治风波”的事件时说,“在这个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严重的时刻,党中央紧紧依靠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成功的稳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捍卫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