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 中国人读书少的原因何在?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有两条消息都触及到大多数中国人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即国民素质。而且谈的是同一个原因,即中国人普遍读书偏少。

一篇是中国自己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即“第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尽管这篇报告充满了乐观精神,力图证明中国人的阅读率有所上升,但那数字却非常扎眼,国民人均阅读图书4.25本。从下列数据对比中,可以发现中国人读书之少,而且少得可怜。下列国家每年人均阅读的数量是: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

另外一篇是华尔街日报的“中国在走向低智商社会吗?”作者张涛从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在前两年发表的《低智商社会》中所说的一段话开始,表达了自己对国民素质的担心。这段话是:“在中国旅行时我发现, 城市遍街按摩店而书店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

我记得新华网以前曾就此做过调查,即中国人为什么不读书,结果列在第一位的原因是没时间。第二位的原因是认为娱乐方式多元化,阅读不是唯一的获得信息的方式。
没时间确实是都市中国人的现实,因为即使是休闲时间,中国人也爱群集一起打麻将喝酒。但将读书当作娱乐与获得信息却是误解,因为读报才是获得信息的方式,而读书主要是获得知识、培养自身思辨能力的过程。但我想,中国人不爱读书还有几个更深层次的政治与社会原因:

一是民族传统,中国人历史上虽然将耕读传家奉为至上家风,但在读书的动机上却是将读书当作求取功名利禄的手段,很少有人将读书当作求知、求真、 求善的途径。宋真宗赵恒《劝学歌》里那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加上朝廷对有功名的家族实行按功名等级免田赋制度,这些都成了激励中国人读书的动力。这点直到现代依然未改,毛时代,大学毕业生是国家干部;改革后成为社会上升管道。但现在这条上升管道已经严重梗阻,各地的高考率开始下降。读书的功利性从图书市场销售书籍的类别可见,据统计,教材教辅出版物在中国图书市场占70%左右的市场份额。

二是中国政府奉行的愚民政策。中共从来将教育当作培养驯服工具的手段,而不是“立人”的手段。自建政以来就将人文社科方面的教育当作思想控制的途经,只提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哲学与党史之类作为公共课,即使是大学的专业教育也绝不引进西方思想,至今仍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仍然有禁书制度的国家。尽管现在马列毛邓思想已经非常不合时宜,从小学到大学仍然有政治思想教育这门课,既浪费青少年的宝贵时光,又让不少人因此厌学社会科学。结果是培养了大批没有自主思考意愿和能力的盲从者以及思维狭隘的愤青,而不是善于独立思考的人。许多人尽管受过大学毕业,但所读书籍相当有限。

三是中国的公共图书馆系统极不发达,无论是图书馆的设置率和覆盖率,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更与目前的国力很不相称。据相关资料,在美国,平均不到2万人一个图书馆,英国1万人一个公共图书馆,法国2.2万人一个,日本平均3万-4万人一个图书馆,一些欧洲小国更优越,瑞士3000人就有一个公共图书馆。反观中国,50万人才有一家公共图书馆。

上述三点牵涉的既有民族传统,也有政治原因,还有政府服务职能不彰的原因。但上述种种,造成了一个现实,中国曾经是一个文明古国,但到了现代却不是一个文化大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