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首次冲破软禁出门请愿 赵连海再被收押


一名因食用毒奶粉而患病住院接受治疗的儿童(资料照片)

一名因食用毒奶粉而患病住院接受治疗的儿童(资料照片)

中国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维权人士赵连海再度被当局收押。在此之前,他首次公开打破在家中保外就医的禁锢,前往乳制品工业协会等部门要求当局无条件救治所有的受害儿童。稍早前赵连海曾表示,为了孩子们的健康就算再次入狱也在所不辞。



赵连海在律师彭剑和几位毒奶受害者家长的陪同下,带着《结石宝宝家长致相关部门的告知书》,星期四上午到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办公室请愿,要求有关部门无条件用最好的医疗措施救治所有的受害儿童。

离开协会办公大楼后不久,他就在附近一间复印办公用品商店里被三名警察带走。彭剑律师对美国之音说,赵连海大约在下午一点半钟被当局再度收押,当时还有一名受害儿童的家长在身边。

*赵连海:我来正式表态*

在此之前,赵连海对在请愿现场采访的多家香港媒体表示,他冲破软禁、冒着风险前来请愿是想表明自己为受害者讨回公道的决心。

赵连海说:“今天来这儿主要是正式向他们表明一个态度,这是一个坦诚的态度,期望我们能就非常多的问题(会谈)。即便我们能正式商谈,我想我们今天一天是谈不完的。 ”

在赵连海等人抵达时,乳制品工业协会的大门已经被人关闭。警方派出人员到现场拍摄赵连海在现场请愿的录像,对逐一登记了采访记者的身份。

*毒奶受害者医疗赔偿基金运作受到官媒质疑*

发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的2008年的年底,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在政府部门的主导下牵头由二十二家乳制品企业联合出资十一亿元设立了医疗和赔偿金,其中两亿元纳入为受害者日后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的医疗赔偿基金,并委派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管理这项基金。

上星期一,官方的新华社主管的《嘹望东方周刊》报道说,在毒奶粉事件近三年后,公众对这项医疗赔偿基金的运作仍然了解甚微,基金的管理运作方式、赔偿情况和现金余额非常不透明,但协会负责人以及托管这项基金的中国人寿负责人以国家机密等理由拒绝透露有关基金运作的基本资料,引发公众以及多位受害者家长的不满。

*卫生部:基金运作并非国家机密*

这个星期二,中国卫生部发言人邓海华在一个专题发布会后对香港媒体表示,有关医疗赔偿基金运作的信息并非国家机密,但他不掌握这些信息。

邓海华说:“国家在这方面有详细的规定,国家会对这些东西负责。你们可以按照国家的规定去了解相关的情况,我这里不掌握这个信息。”

《嘹望东方周刊》刊出有关报道后,新华社、人民日报和许多省市的主要报刊都立即做了转载。

多家官方媒体关注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的赔偿问题使赵连海感到欣慰,并激发了他努力冲破在家中保外就医的禁锢,走出家门展开新一轮维权行动。

*赵连海:为孩子们健康再入狱也在所不辞*

赵连海因为发起“结石宝宝之家”并组织维权行动于2009年被当局刑事拘留,一年后被北京一家法院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引起许多人的愤怒。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当局在去年12月底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他释放到家中。

赵连海上星期对美国之音说,虽然当局为他保外就医设定了条件,包括不准接受媒体采访,但他坚信为孩子们维权是无罪的,为此就算他再次入狱也在所不辞。

自从三年前爆发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以来,中国各地发生了多起食物造假恶性事件,引发当局对事件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关注。政府最近再次重申要加强整治力度,保护食品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