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世界媒体看中国: 爆炸报导 中外有别


江西抚州5月26日(星期四)发生的爆炸案以及随后媒体报导,凸现出互联网时代的中国尽管信息流通比过去进步很大,但依然在很大程度上与世隔绝、消息闭塞。

来自中国的报导说,爆炸行动起源于当地一个居民被强迫拆迁、蒙受巨额财产损失、长期得不到解决而产生的愤怒。

强迫拆迁是当今中国十分普遍的问题,中国公众、尤其是通过互联网获取新闻的公众对这一新闻事件的关切可想而知。

然而,用“"抚州爆炸"这四个汉字搜寻,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百度搜索引擎提供的搜索结果是大约635,000个,而因拒绝协助中国政府封锁信息而不得不退出中国大陆的谷歌搜索引擎提供的搜索结果是大约3,430,000。

也就是说,对同一条搜索要求,百度提供的搜寻结果,比谷歌少了将近三百万。

号称中文搜索领先世界的百度,为什么搜索结果只是谷歌的大约五分之一?现在还不清楚,两者之间的搜寻结果差异究竟是说明百度的搜索更精确,还是其搜索能力只是谷歌的五分之一,还是百度删贴和封锁信息的能力或意愿是至少是谷歌的五倍。

换句话说,现在人们还不清楚百度和谷歌的搜索结果差异,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技术,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政治。但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这就是一个用户假如只是使用百度搜索引擎,那么,这个用户所获得的信息量很可能远远少于用谷歌搜索引擎所得到的。

在另外一方面,在报导抚州爆炸事件的时候,中国官方主要新闻媒体明显回避爆炸事件的背景及其背后的社会和政治原因,与海外媒体形成明显的对比。

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27日发表记者隅俊之发自上海的报导说,“在中国农村地区急速都市化的过程中,居民因强迫拆迁而跟政府冲突的事件多有发生,并已经成为社会问题。”

日本一家主要报纸《朝日新闻》在同一天发表记者奥寺淳和林望分别发自抚州和广州的报导说,“抚州去年9月就发生过居民反对当地政府强迫拆迁的命令跟当局发生冲突的事件,有1人死亡,2人受伤。据报导,那里也发生过‘自焚’事件,地方当局强迫拆迁的高压手法和腐败招致广泛谴责,在全国成为大问题。”

加拿大最大的报纸多伦多《明星报》发表记者比尔.习勒的有关报导说,“非法征收土地在中国是一个普遍问题。地方官员经常跟开发商沆瀣一气,夺走当地人的土地,然后转手高价出售,利润分成。这种做法如此普遍,以至于中国的儿童都知道。”

路透社27日发表记者迈克尔.马蒂纳的报导说,“中国媒体星期五低调处理因不满政府强迫拆迁的一个抗议者进行的致命性爆炸事件。这一事件再次引发公众强烈谴责肆意横行的权力,并揭示出社会不稳定的隐忧。中国的中文报纸和主要的新闻门户网站如新浪网对有关事件报导很少,尽管前一天在江西省抚州市一些政府建筑发生爆炸的时候它们给予了迅速的报导。”

印度主要的报纸《印度教徒报》发表记者阿纳斯.克里什南的报导说,“一个因遭受强迫拆迁而发动爆炸的农民获得中国许多网民的喝彩而不是批评。网民把他比作1940年代的革命英雄。这一爆炸事件也在中国活跃的互联网上引发激烈的辩论。通过互联网,有关消息星期四迅速传开,尽管地方当局试图压制报导。”

美国西海岸大报《洛杉矶时报》星期五发表记者巴巴拉.迪米克的报导说,“如此大规模的爆炸事件在中国是相对罕见的。中国当局笨拙粗暴地试图压制有关新闻,显示出有关官员的恐惧不安。”

“这一案件跟杨佳案相似。28岁的失业者杨佳2008年在上海一处郊区杀死6名警察,显然是为了报复他先前在被警察羁押的时候遭受殴打,...杨佳为此获得了恶名,也获得了一些支持者。”

“近年来,中国出现的类似事件数目惊人。一些有冤无处诉的人使用刀子或自制爆炸物报复社会。这类事件常常是为开发商进行的征地、以及其他不满事项引起的。这些不满从中国功能失调的司法系统那里得不到解决。一些学者也把这类事件的增多归咎于不断扩大的贫富悬殊。”

美国南方大报《迈阿密先驱报》发表记者汤姆.拉塞特的报导说,“这是近年来中国发生的一系列以引人注目的手段抗议强迫拆迁的最新一起事件,反映出村民在失去土地寻求官员和法庭帮助的时候所感到的无奈无助。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在跟政府或有大企业或中共做后台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四处碰壁。中国中央政府表示担忧这种案件失控,但在通过法治解决中国深层问题方面没有做什么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