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王丹谈中国民主兼批台湾


台湾“青平台”举办中国民主沙龙纪念“六四”

台湾“青平台”举办中国民主沙龙纪念“六四”

“六四”前夕,当年天安门学生运动领导人之一王丹表示,中国民主的危机不在中共能否被推翻,而在“老百姓自己方面”的一些深刻问题。他同时认为,中国公民社会正在萌芽。王丹还批评台湾漠视六四事件。



*“共产党好解决”*

王丹目前是台湾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客座助理教授。最近他在台北发表了纪念“六四”22周年的系列演讲,期间提出了一个命题:中国走向民主的主要危机是什么?他说,过去主流论述是说中国政府。

不过他说:“但是老实讲,我个人不认为这是最大危机。政治上解决共产党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时机到了,政治上解决共产党水到渠成。各位见到国民党怎样从威权统治到最后摧枯拉朽,这个很快,中国要是真的变成一个民主社会,在于一些深刻的老百姓自己的问题。”

*“经济至上”*

王丹所说的中国民众的三个深刻问题是:“经济至上”,一代国人犬儒化以及社会缺失基本常识。

王丹说,现在一谈到中国,内外舆论大都以金钱,以经济为主题,中国则生活在“经济压倒一切”的共识和模式之中。

他说:“为什么会这样?这不仅是中国老百姓自己的选择,实际上有很多其他因素。比如说1989年的镇压,堵塞了老百姓对政治关心的可能性。大家已经看到前例,你只要对政治关心,面临的可能是机枪扫射;你可能讲得过它,但是打不过它。这种情况下,大家连讲都不愿讲了。政府也看到自己的镇压造成了合法性的流失,当然要对老百姓一定补偿,政治上却不做任何让步。”
王丹谈中国民主危机

王丹谈中国民主危机

*“政治冷漠”*

王丹用“犬儒化”、从“政治冷漠”转到“玩世不恭”、“人格分裂”等概括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状况。他说:“全中国能有几个真正从心眼里信仰共产主义的?但是每一个人,你要让他公开地在官媒上讲话,他都要说‘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你不觉得整个民族很自觉地生活在一个巨大谎言里,甚至积极捍卫这个谎言?(这是)全民族性精神分裂,这样的群体心里状态全面犬儒化的背后是对理想的放弃。”

*道德低下*

关于中国社会缺少基本常识和道德水准低下,王丹说, 今天在中国不要说去建立价值观、普世价值,很多人连基本伦理都没有,不少居民还要被教导出国不要随地吐痰之类的起码准则。

*公民社会萌芽*

王丹说,令人鼓舞的是,中国公民社会正在形成。他分析了公民社会三个方面,即非政府组织、公民参与以及公共空间在中国的现状。他认为,中国正在出现公民社会的萌芽,非政府组织得以躲避政府必须挂靠的限制而生存,在汶川地震这样的大事件中发挥作用。

谈到公民参与,王丹说:“公民参与很重要的是网路上的讨论。你看中国大陆,不管是人人网,包括翻墙出来的推特、新浪微博等,其实讨论非常热烈,这就是公共参预,这种东西的苗头已经起来。”

至于“公共空间”,王丹举了《南方都市报》的例子。本来当局抓了艾未未大家都不敢讲话,但这份报纸还是以其独特方式支持了艾未未。

*兼批台湾*

王丹宣布,六四晚上将在台北自由广场举行悼念六四活动。他同时批评台湾对六四的态度:“台湾是世界上少数不纪念六四的,就是没有民间大规模纪念六四活动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全世界只有两个,一个是中国大陆,另外一个是台湾。这是非常令人困扰的。台湾就是这样一个社会吗?只关心自己的事,连近在咫尺的国家里这么大的人权问题都没有热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