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丁子霖:官方首提资助难属但未道歉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天安门母亲群体透露,今年官方首次派人以个人名义跟个别“六四”难属接触,表示愿意给予金钱帮助。对此,她们回应说,她们与政府对话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但希望不是私下沟通,而是公开对话。

*北京公安私下提出资助个别难属*

天安门母亲在纪念“六四”22周年的祭文中说,今年二月和四月,北京某区公安部门,两次找到某“六四”难属,进行所谓私下沟通。来人不谈“公布真相”,不谈“司法追究”,不谈就每一位死者做出“个案交代”,只单单提出给多少钱的问题,而且强调,这只对个人不对群体。

“六四”难属在北京万安公墓悼念失去的亲人(资料照片)

“六四”难属在北京万安公墓悼念失去的亲人(资料照片)

祭文表示,多年来,当局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对话要求始终置之不理,今年终于打破沉默。“这是值得欢迎的第一次。”但是,她们希望的不是私下沟通。

*天安门母亲主张公开平等的对话*

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必须同时指出:第一,来人和我们谈话人的身份必须调整,我们不接受这种身份。因为20多年,北京的公安、国保、国安是监控我们的人。你政府派出监控我们的人来和被监控的受害者来谈,它本身就不对等。”

丁子霖表示,她们反对暗箱作业,私下沟通,主张当局跟“六四”难属对话团谈,而不是跟个人谈。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丁子霖:在法制轨道解决“六四”问题*

丁子霖说:“回到正确的轨道上,纳入法制轨道解决‘六四’问题,一步一个脚印来谈,不要名不正、言不顺。你个人,个人你是谁呀你?(要)堂堂正正地谈,光明正大地谈,公开谈。”

她说,所谓“公开谈”,并不是说谈一点事就立刻诉诸媒体,而是对难属群体要公开,不能搞封锁政策。

*杨冬权:“六四”档案尚未到开放期限*

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

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主导的要求惩治贪腐和民主自由的天安门民主运动。6月3日夜晚,为了对付示威者,中国军队以坦克和装甲车开路,从各个方向开赴天安门广场,沿途扫射、追杀,造成民众惨重伤亡。有些学生还被坦克碾压至死或重伤。

官方没有正式公布死亡数字。但是,20多年来,光是天安门母亲群体记录下的“六四”死难者就达203人。

对于那个时期的档案,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表示,正在整理当中,还没到开放期限。他星期二对到访的外国记者说:“等到我们国家规定的开放期限,是至少三十年。三十年以后,如果档案馆认为不宜开放,还可以延期开放。”

*天安门母亲:解决“六四”可先易后难*

天安门母亲提出了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那就是,“真相、赔偿、问责”。她们表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重大分歧,可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

但是她们强调,她们不是没有原则的,其底线就是: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亵渎“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