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津巴布韦白人为保农场打官司败诉


津巴布韦白人农场主正在开会

津巴布韦白人农场主正在开会

津巴布韦白人农场主工会和他们的律师说,津巴布韦最高法院的一宗判例,让这个国家现有白人农场主走投无路。自从效忠穆加贝总统的激进份子十一年前开始侵占白人的农地以来,白人农场主的盟友和支持者都建议他们打包离开自己的家园和事业,以保住部分的资产。

津巴布韦最高法院听审的这宗案件,代表三名白人农场主的利益。这些白人农场主说,根据宪法,国家不得没收他们的土地,因为他们是在殖民地时期结束,津巴布韦1980年独立之后,才购买这些土地的。

最高法院没有采信他们的辩词,立即驳回他们的申诉。

农场主科林·克罗特是三名申诉者之一。他是商业农场主联合会的前任主席。他七年前在任时,正是暴力侵占白人农场活动猖獗的时候。

和其他农场主一样,他曾经被捕,遭受恐吓。 为了留在自己的农场,他多次上法庭。如同大多数白人农场主一样,对他来说,上法庭抗争自己被逐出的命运,已经成为难以负荷的开支。

**穆加贝为自救使绝招**

回顾过去漫长而艰困的岁月,现年58岁的克罗特说,他为了留在自己的农场里而奋斗,在经济上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说,“从经济的观点来说,我们一开始就应该离开,当时我们比现在年轻十岁,更年富力强。”

克罗特说,他已开始在哈拉雷找房子,至少他可以将财产搬到一个安全地方。

他说,穆加贝总统在2000年的全民公决中失败之后,发动侵占土地运动。这个运动使克罗特遭受损失,也损害了津巴布韦的经济。受益的只有“非洲人民联盟”内部精英份子,其他人并没有得到好处。

**白人数代居住仍如外来客**

克罗特说,“我们受到如同次等国民的对待。我们被看作好像是外来的访客。我的父亲出生在这个国家,比穆加贝总统还早,而我依然像是一名访客。”

2005年,穆加贝和他的非洲人民联盟修改了宪法,将白人的田产在当地报纸上公布收购,成为国有产业。失去房产和农地的白人很少获得补偿。

*没收田产官员获利*

大部分津巴布韦高级政客以及公职人员,例如法官,包括主审这次诉愿的最高法院法官,都从被没收的白人田产中获利。

大部分的农场主说,除非发生突然紧急的政治变化,白人农场主中能够短期生存的只有那些和忠于非洲人民联盟的地方军阀作私下交易的人。

由“民主改革运动”等不同党派组成的津巴布韦联合政府,已经成立了27个月,但这个政府也没能保护白人农场主不被赶出他们的农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