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长江中下游大旱 南水北调工程受质疑


三峡大坝(资料照片)

三峡大坝(资料照片)

中国承认长江中下游目前面临5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而且耗资数千亿人民币的三峡大坝存在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在这种大环境下,正在建设中的“南水北调”水利工程,面临着是否有足够水资源可以调配,以及移民安置和环境影响等方面的挑战。

*气候异常 50年罕见旱灾*

全球气候变暖,今年在中国湖北,江苏,浙江,河南等地表现的尤为明显。长江中下游今年遇到了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同期降水量不足往年的20-40%,河流干枯,农田龟裂,人和家畜缺少饮用水。南水北调中线的源头、湖北丹江口水库5月14日的水位仅为135米,低于被认为是“死水”水位约3点96米。

*浩瀚引南水入北川*

已经动工数年的南水北调工程,希望通过对水资源的南北调配,解决多年来因经济高速发展,人口不断膨胀,已经严重缺水的北方大都市北京和天津等地数千万人口的饮水问题。

中国官方的“中国南水北调”网上说,南水北调工程分东、中、西三条调水线路,从长江上、中、下游调水, 将长江、黄河、淮河和海河水相连,构成“四横三纵”的水资源南北调配的格局。 中国称南水北调工程是世界规模最大之一、供水规模最大之一、距离最长、受益人口最多、水利移民史上最大强度移民搬迁的调水工程,东、中、西线干线总长度达4350公里,调水量448亿立方米,受益人口约5亿人,移民34.5万人。

*中部干旱身难保 北方求水恐无望*

美国“河流网”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 (Peter Bosshard)说,南水北调的可行性研究是10多年前完成的,但现在的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长江中下游的干旱,可能无水可调。

他说:“随着气候的变化,出现了全新的问题,即长江还将剩下多少水。目前南水北调中线的源头,丹江口目前没有足够的水能北调了,因为中国的中部本身也遭遇旱灾,而且这种情况发生的更加经常,尽管中国已经在南水北调工程中投入了很多钱”。

*南水北调问题:移民,生态,污染*

纽约时报说,南水北调工程总投资约620亿美元,比世界最大的水利发电枢纽三峡大坝多一倍。仍在建设中的南水北调工程,因造价过大,对生态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以及工程沿线为保证富裕的城市人口饮水安全而被迫移民等问题,引起人们的关注,尤其是在这个中国罕见地承认三峡大坝存在的诸多问题,包括生态环境保护、移民妥善安置和地质灾害防治等急待解决的时候。

报导说,南水北调工程的移民代价令人震惊。以起自湖北丹江口市的中线为例,长江水在蜿蜒1287公里后输送到北京等北方城市,沿线35万居民要搬迁让路。截止到今年春天已有15万移民被重新安置,今年将进入工程的关键时期。报导说,一些移民被分配的土地,质量极差,更有数以千计的人被安置在过去一个监狱所在地。被安置的移民还抱怨政府的补偿标准不够,说他们原来的房屋估价太低,靠政府的补偿买不起新房,必须要自己再拿出几万元才行。一些移民因不满被安置的房子和补偿,向有关部门抗议示威。

在加州的“河流网”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说,移民安置问题是南水北调工程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要安置好移民,让他们有新的家园生息,生活,生存。此外他指出,生态环境是另外一个挑战。他说,修建三峡大坝等,已经给长江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如果现在将再把汉江的水向北调,长江中下游的生态环境会进一步恶化。

纽约时报报导说,南水北调工程可能会破坏南部河流的生态,变的像黄河那样没有价值。以美国为例,早在20世纪初,欧文斯河被引到洛杉矶时,加利福尼亚的一些湖泊遭到破坏。报导说,如果工程破坏了长江的支流汉江,受影响的人口超过1400万。

*南水污染严重 天津拒绝接收*

新华社说,工程监管人员发现,沿着东线大运河引入天津的长江水,水质污染严重,必须要建426座污水处理厂,沿线水污染控制占50亿美元投资的44%。报导说,虽然来自中线源头的汉江水,水质较好,但主运河将穿越中国中部工业城市的205条河流,才能流到北京。

纽约时报援引中国水利环保人士戴晴的话说,在水流到北京时,水很可能就不能安全饮用了。她说,这是北京独裁政权的产物,剥夺别人的资源,满足另外一些人的需要。戴晴和其他一些学者认为,当局应限制北方城市人口的增长,鼓励节约用水。 北京人民大学的人口发展学者侯东民说,北京水资源日益减少,无法承载大量人口,北京应切实控制人口增长。

白好德说,南水北调工程中水质受污染,若不解决,到头来,劳民伤财,还没有人愿意用。他说:“运河沿岸有很多工厂,严重地污染了水质。当北调的水到达天津时,天津拒绝使用”。

纽约时报援引武汉一位吴姓地理学家的话说,南水北调工程将对整体环境、生态、经济和社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应无法确知。他参与撰写的一篇发表在中国社科院学报上的文章说,南水北调工程将显著降低汉江中下游的水流量,使得防治水污染和生态保护,更加困难。此外,他说,汉江调往北京的水流量的计算,根据的是90年代初期的流量,但由于今年干旱,汉江现在的水流量已经下降,规划人员却没有做出相应的调整。报导说,如果每年调走三分之一的水,将给汉江带来巨大的破坏性影响。

在加州的“河流网”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说,面对生态环境、水质污染、移民安置等问题,特别是在气候变化之时,继续南水北调,用技术手段解决北方水资源的问题,是不明智的。他建议,根据水量的供应,调整水的需求,工业和住宅要节约用水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