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珍珠”何培蓉再冒险看望陈光诚受阻


中国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中国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中国江苏省维权人士何培蓉再次前往山东省沂南县,试图看望被软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但受到当局政府人员的阻挠。她还声称遭到殴打、虐待和绑架。人权人士担心,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何培蓉的处境可能比今年一月她上一次行动时更加危险。



网名叫珍珠的江苏省南京市维权人士何培蓉星期一开车北上,前往山东省沂南县,计划探望被软禁在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曾帮助计划生育政策受害妇女维权的陈光诚在2006年被判处四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去年9月刑满出狱回家后,一直被当局软禁在家,不让外人探望。

*何培蓉称被政府人员殴打和虐待*

星期四上午,“珍珠”何培蓉突然在推特上发出求救的呼声,说她被双堠镇政府工作人员殴打、虐待和绑架,并被抢夺价值万元以上财物。她还说上网会随时中断,之后就再没有发出消息。

两天前,何培蓉说,她开车经过双堠镇东师古村时看到村口有人严密把守,于是到沂南县政府大楼,向官员们提出探望陈光诚的要求,并要求当地政府对她今年一月上一次遭到当地人员粗暴对待和毁坏财物做出赔偿。在那一次北上探望陈光诚的行动中,何培蓉遭到东师古村安保人员的殴打,汽车被砸坏,之后被当地警察遣送出山东。

*陈云飞:多次联系不上 担心她的安全*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对美国之音说,他两天前跟“珍珠”何培蓉通过话,之后多次试图跟她联系,但都打不通电话。陈云飞说,他很担心何培蓉的安全。

陈云飞说:“前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在镇政府,前天大概四点多到五点。后来就一直失去联系。到现在我已经打了十几、二十次电话了,都无法接通。我也跟山东省公安厅打了电话,他们说会转告有关部门,现在这个人下落不明。现在我很担心‘珍珠’的安全。”

对陈光诚的处境以及何培蓉探望陈光诚的行动一直很关心的曾金燕说,现在大环境萧条,因此更加担心何培蓉的安全。曾金燕的丈夫胡佳因从事维权工作2008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三年半徒刑。曾密切关注陈光诚和何培蓉的江天勇律师和其它一些维权人士今年也遭到过当局的拘押,目前仍然没有自由。

何培蓉这次又是孤身一人前去探访陈光诚,之前没有向人们透露她的行动计划。她在今年一月探访陈光诚失败后表示,她之所以会一个人冒险,首先是因为之前的一些探访者遭到了当地安全人员的殴打,而她不愿意连累他人。

*维权人士:“珍珠”很勇敢 不愿连累他人*

在何培蓉那次探访行动中一直跟她保持电话联络的维权人士华泽说,这次她事先没有得到何培蓉的通知,现在正为她的安全担心,也为她的勇敢精神而感叹。

华泽说:“她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一直跟她通电话,她就跟我说,‘他们来了,围上来了,说要打我,然后我说我不怕,来了就是准备挨打的’。所以她对危险性全都考虑到了。她是那种挺勇敢的一个女孩子。”

美国之音星期四中午向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查询何培蓉的状况,但工作人员说不了解这个人。这位女警官还说,她知道陈光诚的案子,并否认当局对他实施软禁,说他跟其他公民一样享有人身自由。

*软禁指令疑来自中央 北京否认*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去年底曾经去山东探望陈光诚,但遭到驱赶。陈云飞说,从山东省各级官员阻挠他探访陈光诚的经历来看,软禁陈光诚、不许外人探望他的指令显然来自更高层。

陈云飞说:“这么多媒体,这么多人去关注,当地政府是不可能压得住的。山东省省长姜大明我们也去了信件,而且在北京的山东省驻京办,许志永他们也经常去反映这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应。所以这个(指令)不是来自当地的,应该是来自中共中央政法委。”

今年二月中旬发生多起外国记者到陈光诚家采访时遭遇粗暴对待事件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说,外交部得知上述情况后,立即向山东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并及时作了妥善处理。他又补充说,外国记者在中国采访时要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尊重中国国情,特别是当地群众的意愿,以免发生这类的不愉快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