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走过22年 香港支联会发展遇挑战


香港民主党立场导致民主派分裂

香港民主党立场导致民主派分裂

二十二年前,在中国大陆轰轰烈烈的学生民主运动中,香港人成立了支联会。这些年来,它一直是推动中国民主变革的最重要的民运组织。不过,民主活动人士们说,支联会的发展正遇到很大的挑战。

1989年5月21日是许多香港人引以为荣的一天。曾被认为对政治冷漠的香港人那一天让人刮目相看。

*百万港人大游行诞生支联会*

那天,一百多万港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国总理李鹏一天前决定在北京实施戒严。那次游行不仅是香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示威游行,还由此诞生了香港最大的一个民运组织--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

支联会成立后,立即以各种方式支持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示威的学生。中国当局在六月四号清晨开始血腥镇压学生之后,支联会又利用各种渠道营救学生运动的领袖和参与者逃出中国。

黄毓民称六四大屠杀是港人永远的痛

黄毓民称六四大屠杀是港人永远的痛

二十二年来,支联会凝聚了香港两百多个基层团体的力量,一直在争取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六四屠城责任。

*黄毓民:港人支持支联会 不忘六四这笔账*

每年都参加六四烛光集会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黄毓民说,六四大屠杀是港人心中永远的痛,也坚定了他们对支联会多年来的支持。



黄毓民说:“香港人因为它跟大陆地缘的关系很近,对内地的一切都非常了解,所以八九年春夏之交的那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告终,我们香港人在电视上看到清清楚楚。这一笔账是没有办法忘记的。”

不过,过去一年来发生的两件大事使人们产生了对支联会前途的忧虑。

*支联会前途令人担忧 负责人乐观对待*

去年五月二十六号,因之前两个民主派的五名立法会议员辞职所导致的立法会补选在全部五个选区展开,结果只有一成七的选民投票,被认为是所谓“废除功能组别变相公投”努力的失败。

蔡耀昌称民主派分裂没减少民主力量

蔡耀昌称民主派分裂没减少民主力量

这项努力的主要推手之一、社民连主席陶君行指责民主党主席何俊仁与北京当局私下交易后决定不支持那次公投努力。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还诅咒当时已诊断患了癌症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病糊涂了”才反对公投。然而,陶君行、梁国雄与何俊仁当时都是支联会的常委,结果政党之间的“战火”蔓延到支联会。去年支联会改选时,陶君行和梁国雄都决定不参选常委职位。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最近在回顾这段不愉快的经历时否认陶君行和梁国雄的退出会严重打击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力量。



蔡耀昌说:“无论是不是支联会的常委,其实包括梁国雄和陶君行他们,我看到他们都跟支联会一样,一直继续要求平反六四,声援内地被捕的人权人士。只要大家都是共同的目的、共同的目标在工作,我想这个力量没有在减少。”

司徒华(中,持话筒)带病冒雨出席2010年纪念六四大游行

司徒华(中,持话筒)带病冒雨出席2010年纪念六四大游行

支联会经历的另一场重大事件就是司徒华今年一月病世。司徒华不仅是支联会的主要创办人,还一直主导这个组织的运作,被许多民运人士尊为偶像,以至于支联会去年十一月底改选时将已经病重得不能出席会议的司徒华再次推选为主席,使人们担心支联会没有了司徒华会不会垮掉。

*李卓人:比不上司徒华 但支联会不靠个人*

司徒华辞世后接任主席的资深民运人士李卓人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承认自己没有司徒华的号召力,但相信支联会能继续维持和发展下去。

李卓人承认没有司徒华的号召力

李卓人承认没有司徒华的号召力

李卓人说:“我们觉得这个运动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队,是所有人的参与。我们支联会除了我们常委之外,也有很多义工,很多年轻的义工。我们现在当然没有华叔那样的威望和凝聚力,但是我们觉得我们有一个很强的团队,可以坚持我们的工作和活动。透过活动,我们继续去推动香港市民站在我们一边去坚持。”


*支联会的作用受到考验*

不过,没有在支联会任职的黄毓民议员认为,即使不考虑过去一年发生的这两件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支联会的作用也会逐渐减弱。

黄毓民说:“我们大家反正那天晚上都会到维园去的,谁动员都一样,所以支联会的角色跟以前稍微有点不一样,它不需要走在最前线。它只搞一个游行,一个烛光晚会,平常搞一些座谈会,就这样而已嘛。然后跟海外民运人士的联系也因为时间久了,海外的民运组织也有很多变化,在这方面它的作用也不大。”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承认这个民运组织正面临多种挑战,包括如何回应许多年轻人希望以更新的方式推动中国大陆的民主进程,以及如何有效地回应中国当局对民主和维权人士的严重打压。他说,如果能很好地应对这些挑战,支联会的未来发展会更加坚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