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1989年5月成千上万中国民众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会抗议

1989年5月成千上万中国民众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会抗议

六四事件22周年之际,形势出现微妙的变化。北京“有人”找到死难者家属,希望用钱解决问题;茉莉花散步的脚步声方才减弱,内蒙草原上又响起了抗议的呼声。六四是否已被人们忘却?威权是否已经成为国民的选择?

*北京“有人”找难属,希望用钱解决问题*

让世界瞩目的北京六四事件马上要22周年了。死难者家属二十年如一日的呼吁上书,今年终于有了“结果”,“有人”两次找到某难属,希望用钱来“摆平”事件,抚平伤口。据难属艰难统计,起码有几百人在那次杀戮中丧生。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难属丁子霖、张先玲、徐珏说,难属的诉求,二十多年来都是石沉大海,这次“有人”希望用钱来解决历史难题。这对难属来说是“新鲜事物”。难属徐珏说,难属有三个原则:一是真相,二是赔偿,三是问责。

*如何处理六四后遗症,北京深感棘手*

难属徐珏透露,有人二月以来,几次找“个别”难属,希望讨论赔偿问题,但吩咐不能同整个难属团体谈赔偿问题,更没提到真相和问责问题。有报导说,“来人”对难属说:“真相、问责不好办,至于赔偿,多少钱能解决问题?”。

不管北京当局对难属的问题以及态度如何反应,研究透彻二十年前的“断然行动”给今天乃至今后造成何种影响和后果,对各方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和棘手的难题。

BBC报道说,八九年六四到现在,中国大陆发生巨大变化,尤其在经济方面和国际交往方面,所以中国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现在再重提六四,意义已经不大。

*丁学良:六四仍有深刻重要影响*

不过,报道援引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者丁学良的话说,有两个因素,使得八九民运和六四精神在今天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现实中,“仍然有着深刻和重要的影响。”

这两个方面是:现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使得后来出生的年轻人,可以从新媒体上了解六四真情。其二,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贫富差距加速拉大,许多没有或很少获利的老百姓,积累了不少怨气。

*“六四”仍然是被禁词汇*

在中国搜索引擎百度,输入六四22周年这样的关键词,结果一条相关链接和网页都没有显示出来,可见六四在中国互联网防火墙中,还是一个被禁词汇。

*多维:六四22年,民运已死?*

据称转手后把编辑部搬到北京的原美国新闻网[多维],星期三(6月1日)发表署名陆一的长篇文章,题目是:六四二十二年祭,海外民运已死?

文章简单综述了最近发生在中国和香港和六四相关的事情:北京天安门事件难属得到“赔偿”许诺;近来当局对北京异议人士的打压;香港纪念六四的游行。

*多维:六四22年,国人已渐忘*

文章说,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2年了,虽然还有人指责六四事件(记者注:作者想说的可能是八九民运)是一场祸国殃民的运动,也有人还在质疑和痛批共产党当年所为,但许多亲历此幕的人已经渐渐淡忘,年轻一代更对此知之甚少。

文章说,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的态度在22年之后也发生了微妙变化,从旗帜鲜明地反对到淡化处理,甚至传出了平凡(记者注,想是“平反”之笔误)六四的只言片语。

*海外民运已消亡?*

文章说,中国官方对始终深涉政治的刘晓波态度强硬,对远离政治的“李录们”则有所缓和。“海外民运已经没有了合力,日渐成为一盘散沙,难掩落魄与失败。文章说,香港是22年来唯一一个持续对六四有所表示的地方,但也已经成为香港的一个政治符号。“如今又到六四,反思与追忆已成主调,人们不得不问,中国的海外民主运动是否已经消亡。”

文章接下来话锋一转,用大段篇幅,强烈批判和抨击了“海外民运”。接下来文章的小标题是:海外民运声名狼籍;标榜的民主为何物?文章整个行文语气、逻辑和例证,得出结论印证了该文的标题:八九六四已故,海外民运已死。

不过,设在美国华盛顿的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斯瓦茨(Dale Swartz)发表文章,分析了不久前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和八九民运的分野。他认为,中共严厉镇压异议思潮、人士以及活动,最近一段时期尤其严重,主要迹象包括抓捕艾未未。

*斯瓦茨:八九民运和中东北非革命异同*

斯瓦茨说,短期内,中国不可能发生中东北非那样的事情,但是,这种阿拉伯式革命的针对性,两者却的确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斯瓦茨说,尽管中国每年发生许多社会动乱(中国自己的话是:群体事件),但茉莉花散步这样相对小的事情已经足以让中共感到震惊与不安,因为,这种事情,源自非常有能量的、以中产阶级为核心的一批人,这批人由于缺乏政治自由和其他机会而感到非常不满。

*斯瓦茨:中共维稳机制几十年一贯制*

斯瓦茨分析了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影响。 他说,面对群体事件北京当局显得紧张万分,这里面有诸多深层原因:中共如何处理内部稳定?它们的维稳机制、方法,几十年一贯制。一有风吹草动,就想起了二十二年前的八九民运和六四。最近几年海外得到的证据表明,八九年民运最高潮时,共产党政权几乎垮台。

斯瓦茨说,六四之后,中共保守派就认定,对所有的异议运动、活动,所有的异议思潮,都必须采用坚决果断的手段加以镇压或压制下去。

*魏京生:八九民运和茉莉花运动各有千秋*

在华盛顿,流亡美国多年的中国老资格异议人士魏京生认为,茉莉花运动和八九民运一样,自有其可取之处。他说,每一场革命都有其时机和环境。魏京生说,当年八九民运,“运动搞得是轰轰烈烈。包括苏联和东欧,最后成功了。”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对美国之音说,参加茉莉花散步的人虽然不多,但冲击很大,当局恐怖万分,如临大敌,加紧镇压。

*胡平:八九民运为后来运动积累宝贵经验*

旅居纽约的另外一名资深民主理论研究者胡平也对美国之音说,虽然茉莉花革命,在当局强大威摄下没有发展成22年前那样的民主运动,但是,它为未来的抗议活动热身,积累了宝贵经验。

三十多年前在北大当学生就竞选人大代表的胡平说,今年茉莉花革命和89民运一样,也是民众自发民主运动。如果茉莉花革命能够形成22年前的规模,必定会给最高层带来极大的震撼,赢得推动政治改革领导人的支持。“当年赵紫阳就是例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