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互联网都不互联了 奢谈什么自由


中国解放军的学者提出在互联网构建“网络边疆”,维护“网络主权”的概念,要巩固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但美国学者认为互联网原本就应该是自由无国界的,不该有疆界之分。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研究员叶征以及赵宝献,于6月3号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文章“网络战,怎么战?”,提到多起近年来的网络空间大事,如最近的中东北非发生茉莉花革命,舒特攻击等,“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文章结论认为,网络战已经成为“一种破坏力强大,关系到国家安危与存亡的顶级作战型式”,所以呼吁中国政府“向世界表明构建网络疆界,维护网络主权”。

马里兰大学传播学院的助理教授萨哈哈米斯(Sahar Khamis)对美国之音说,互联网提供各国人民无国界的意见交流,中国政府若在互联网上建构疆界,划分领土,硬分主权,是大逆时事潮流。哈米斯说:“我想就技术上来说,他们(中国政府)可以试着去做,并且可以做得到,但我想那将非常不受欢迎,我自己就很反对在互联网加上这样的束缚与限制,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并且没有国界的,没有边界之分的。”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5月16号的报告当中宣称,能够上网,以及能够获取网上资讯,是人权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断网或是进行网络审查,将是违反人权的行为,违反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叶征以及赵宝献的文章中说,电视、电话、数据三网合一,手机、博客、播客互相融合,构成了强大的新传媒阵容,信息网络战争最终打的就是舆论和民心,并且说“中东北非政局动荡就是这种斗争型态的完整体现”。文章当中形容互联网是“潘多拉的盒子”,必须锁上。

哈米斯教授认为这样的说法是本末倒置:“这是一个很不合理的说法,我必须要说,是一个非常旁门左道的说法,因为在突尼西亚跟埃及,互联网帮助那些追求自由、追求发动革命来获得尊严、自由、人权、言论自由以及民主的人们。很明显的,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试图防止类似的改变或民主演变在中国发生。”

哈米斯教授认为,当互联网被强加上了“疆界”、“主权”等,将使原本串联全世界的互联网变的支离破碎,对互联网的发展将产生负面影响。但中国的年轻人,渴求新的知识,渴求表达意见的自由,渴求与外界联系交流,若政府对互联网强加限制,最终他们将会反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