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万延海: 再思考知识分子的作用


不久前,和一台湾学者交流,谈起《零八宪章》和知识分子的作用。我表示,在一个信息和开放的社会,需要重新看待知识分子的意义,既不能高估知识分子的意义,又不能限制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我分析了下面的情况:

1、 现在是一个全民接受教育的时代,而且是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很多人上网后获取的信息和知识要比传统知识分子多很多。今天的中国社会早已经是信息发达,不是一个简单需要知识分子启蒙的社会。领导一场社会运动,主要在勇气、韬略和当时身处的环境,和知识相关,但并不必然相关。

2、 知识分子有其自身的社会属性和利益要求,其自身利益并不总是和公众利益相一致,有时甚至是冲突的。期望知识分子为广泛的人民代言,是有意义的,但需要看到其局限,乃至危险。

3、 知识分子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发挥作用,同时积极参与自己个人利益相关或自己感兴趣的事务,成为特定领域的社会活动家的时候,特别是一些知识分子把自己的研究工作和社会运动、社会活动结合在一起,发挥了重要的社会领导作用。

4、 知识分子在社会运动过程中,有自己的局限性,比如经常停留在著书立说、坐而论道,而不能直接走入民众和参与领导社会运动。除了知识分子个人对安全的考虑外,相关事务也可能不涉及个人利益,个人不在那个环境,无法更多地介入。

5、 主要期待知识分子来领导社会运动,也是危险的,可能限制投资人的视野,导致对民主和维权工作的支持主要侧重在思想意识的启蒙、民主人士意愿的表达、纪念性或悼念性的活动上,而无法进入大众可以参与的社会行动中来。

人们对知识分子的期待,或许可以用其他一些词汇来表达,比如xx学科的教授、博士、政治活动家、社会活动家、作家。用“知识分子”来表述人们对某种精神情怀的追求,或许有意义的,但把一批人或某个具体的人简单描述为“知识分子”,不是很有意义,也不好划分。

受过良好教育,有独立批判精神,关心民生、民权和民主,倡导和维护正义,同时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有私人的利益要求,这些特征可以是很好的组合,也可以是各自独立的特征。我们需要看到一个一个具体的人,而不是抽象的知识分子这个概念下的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