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电视报导:国际艺术界声援艾未未


国际示威者要求释放艾未未

国际示威者要求释放艾未未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4月3日在北京被逮捕,至今已监禁超过两个月,引起国际艺术界的重大关注。 一些知名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纷纷发表声明支持艾未未。他们的呼吁对艾未未是否会带来帮助?

*1,001张给艾未未的椅子*

在得知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被当局拘留的消息后,安妮. 帕斯特纳克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当时在想,艺术圈到底能作些什么去支持艾未未,于是我在脸书上提出这个问题,我们该作什么?”

安妮是纽约市非营利艺术机构创意时代的执行董事。她在脸书上提出的问题,引发了一场全球15个国家参与,要求中国释放艾未未的和平抗议活动。

4月17日,世界各地的示威者聚集在当地的中国使领馆前,坐在他们带来的椅子上静坐抗议。

这项命名为 “1,001张给艾未未的椅子”的活动,灵感出自于艾未未2007年的概念艺术创作“童话”。在这项作品中,艾未未放置了1,001张清朝古董木椅在展览会场中。

*9万个签名*

5月4日,纽约市市长彭博和12位国际闻名的艺术家聚集在纽约市的中央公园外,为艾未未2009年的公共艺术创作“十二生肖兽首”举办开幕仪式。在开幕式上,彭博和出席的艺术家纷纷赞扬艾未未冒着风险批评当局的勇气,并呼吁中国当局尊重言论自由。

许多博物馆和大型艺术机构也纷纷发表声明。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现代美术博物馆和英国泰特美术馆等联合发起,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艾未未的请愿书,收集了超过 90,000个签名。

古根海姆博物馆亚洲艺术馆馆长亚历山德拉.门罗博士说:“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现代文明,有的只是一个野蛮的世界。”

在全美各地,艺术家也用行动表态。古巴艺术家坚帝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门前的一面墙上,投射了一副巨大的艾未未画像。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也举办了一场“为艾未未静坐24小时”的艺术活动。


*不应太主观看待?*

但是也有一些艺术机构以观望的态度看待此事。亚历. 纳基斯是维吉尼亚美术馆的馆长。他在接受美国万花筒视频采访时表示,尽管这是个不幸的事件,但不应该太主观的去看待。

亚历. 纳基斯说:“我认为,我作为一个美术博物馆馆长,或是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太先入为主地认为艾未未的指控是莫须有的罪名。”

在艾未未被拘留后,有人呼吁应该抵制中国艺术家和取消与中国的艺文交流。也有人敦促西方艺术家停止在中国展出。对刚宣布与中国达成一项为期多年的交流展览协议的维吉尼亚美术馆馆长纳基斯来说,这种抵制方式不仅没有成效而且天真。

他说:“我们正在努力缩小中美两国文化认知上的差距,包括两国人民间的相互认知。抵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目的,除了伤害那些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华文化和历史的美国人。”

*回避批评中国*

尽管安妮也不同意抵制中国艺术家,但是她表示,随着中国全球影响力近年来的增长,一些西方艺术机构尽量回避批评中国。

她说:“我认为这很可能是商业机构较少参与示威活动的一个因素。如果你是一个大画廊,在中国有投资或和中国收藏家有交易,你将比较可能避免参与。”

这是否意味除了象征性的抗议活动外,国际艺术圈无法采取更实质性的行动。实际上,绝大多数的博物馆都决定继续它们与中国的艺术交流项目和展览计划。

*美社会自由度深刻影响艾未未*

在国际艺术界声援艾未未的同时,中国艺术界对此事又有什么样的看法?对近年来积极向国外推广软实力的中国来说,这件事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伊森. 科恩是全美第一个收藏中国前卫艺术家作品的画廊经纪人。他在1987年认识了在纽约学习艺术的艾未未,并开始收集他的作品。

伊森. 科恩说:“未未在纽约时,既年轻又叛逆。纽约给他带来很大的影响。当时发生伊朗军售丑闻,艾未未看到美国政府能够自我监督,这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看到这种社会自由度,不仅对未未,对其他许多中国艺术家都有着深刻地影响。”

*中国艺术家有不同看法*

但是和西方艺术界相比,中国艺术界至今对艾未未被逮捕一事并没有作出太多的回应。刚从香港返回纽约的伊森表示,那是因为许多当代中国艺术家选择走与艾未未不同的路线。

他说:“我认为在中国还是有敢说敢做的艺术家。我认为,中国艺术界仍然有许多勇于挑战艺术界限的艺术家,但不一定都和政治扯上关系。”

旅美作家张郎郎也表示,为了在中国不断变迁的审核环境下求生存,中国艺术家对用艺术去挑战体制有不同的看法。

他说:“他们并不把他当成大家一块出来为艾未未说话,可以改变中国的艺术境界。他们觉得这样的想法是天真的,在中国是不可行的。实际上,他们习惯于我们的自由,只能在一个玻璃罩下不断地争取更多的自由。说想要打碎玻璃罩的人,实际上是不可行的。虽然他有理想,但是这是不现实的。群体性的思维是这样的。”

*茉莉花使当局变得敏感?*

艾未未在四川汶川地震后,由于批评和揭发当地豆腐渣工程贪污腐败的内幕,开始受到当局的注意和打压。2010年11月,在他上海工作室面临强制拆迁后,他曾举办了一场有一千人参加的“河蟹盛宴”,以讽刺中国当局“和谐”社会的执政口号。今年发生在中东的一连串茉莉花革命,导致当局更密切关注艾未未的一举一动。

张郎郎说:“现在实际上很多人还在做这个行为艺术,但是他没有那么直接地。现在因为解读一个行为艺术,有的是很隐晦,当局也就装聋作哑算了。但是你太直接了,它变成说,我不能不反应了,再不反应的话,茉莉花就来了。”

伊森科恩艺术画廊的负责人伊森. 科恩说:“过去15年来,你可以用毛泽东的形象作任何艺术创作,都没什么问题。但在一年半前,他们突然对毛泽东敏感起来,所以在上海的一个艺术博览会上,任何艺术家展示和毛泽东形象有关的作品都受到了审查。”

*中国艺文圈并非不关心*

尽管大多数的中国艺术家选择保持沉默,但这并不表示没有人关心这件事。6月初在北京的一场艺术展览就因为主办单位展示了一张艾未未的画像被当局封锁。

作家张郎郎说:“不是说中国的艺文圈不关心这个事情。这些中国艺文圈的人,想在中国继续作下去,他即使关心,他也只能做不关心状。大家也都知道现在这是一个不能碰,是一个地雷,等于已经标出地雷的位置了。”

*基本人权跨越国界*

在人权议题上,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以往能够取到一些作用。但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持续增长和民众的民族意识高涨,国际社会的舆论反而有可能引起民间和政府的强烈反弹。尽管如此,安妮认为基本人权是跨越国界的议题,国际艺术界也应该持续声援艾未未。

创意时代的执行董事安妮. 帕斯特纳克说:“的确,把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强加诸于另一种文化是件敏感的事。但在另一方面,当被拘留或被指控犯法时,接受到正当法律程序是一种基本人权。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证明了艺术的重要性和艺术家的力量。目前有好几个例子显示艺术家对现状构成的威胁。我认为艾未未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不仅发挥了他的力量,而且政府当局也受到这种力量的威胁。”

*释放艾未未对中国有好处*

艾未未事件对于近年来积极向海外推广软实力文化的中国政府来说,也抹上了一层阴影。

伊森科恩艺术画廊的负责人伊森. 科恩说:“中国希望分享自己的文化,我认为这是双向的。如果中国政府想要全世界把中国看作是一个很强大,已开发,成熟的大国,那么中国政府应该更宽容,他们需要对艺术有更多的宽容。坦白说,我希望中国政府意识到释放艾未未是对中国好。因为我认为他帮助推动中国文化正面积极的一面。”

除了艾未未外,四名被一同逮捕的文涛、张劲松、胡明芬和刘正刚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