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增城新闻亦旧闻


“多事之秋”在今日中国变成了“春夏之交。”

在过去几个月里,中国当局所谓的“群体事件,”即大规模群众抗议、政府不得不大举出动配备高压水龙车、装甲运兵车和催泪弹的军警镇压的事件,以及爆炸之类的“突发事件”此伏彼起,令国际媒体眼花缭乱,令中国当局的互联网信息封锁机关和人员昼夜加班,也令关心国事的中国网民跟当局打封锁和反封锁的网络游击战。

最新的群体事件新闻是上周末的广州郊区增城新塘的骚乱。但国际媒体四面八方观察,看到的却好像是旧闻。无论是事件发生的起因,还是当局的处理手法,跟在此之前成为国际新闻的那些群体事件或突发事件如出一辙。最新的新闻之新,只是因为换了新地点。与此同时,世界媒体众说纷纭,七嘴八舌,说三道四,似乎也有那么一两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共识。

*增城新塘形势依然紧张*

日本时事社6月14日发表的一条报导题目是:“中国广东省:发生暴动的城镇实行宵禁,一万警察担当警戒。”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6月14日日本时间晚间发表记者角谷志保美从广东新塘发出的报导说,“中国广东省广州近郊城镇新塘从10日到12日连续三夜发生大规模暴动。民工为治安人员的暴力所激怒,群众放火焚烧当地警察局和警车。当局投入大量保安部队,压下了暴动。然而,民众的不满依然没有平息,当地14日在戒严之下依然处于紧张状态。”

日本另一家主要报纸《每日新闻》同日发表记者隅俊之从上海发出的报导,提供了增城/新塘骚乱的另一个背景:“广东省南部的潮州市6日也出现四川民工讨要拖欠工资、向公司提出抗议。民工为此遭受暴行,将近1000劳工(愤而)打砸汽车,跟当局发生激烈冲突。广东省有许多制造业工厂,处于弱势地位的民工在待遇的问题上心怀不满,发展为大规模暴动的事件引人注目。”

*信息封锁与反封锁*

美国《PC世界》网络版6月14日发表记者迈克尔·肯报导,题目是“中国屏蔽有关民工抗议事件的一些网络搜索结果。”报导说,中国当局在一些用户最多的微博网站屏蔽了城市名“增城”。 这些微博网站包括新浪网和腾讯网。

中国当局如此封锁信息的做法,跟早先内蒙古发生群体抗议时采用的方法完全一样。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政府耗费巨资,投入大量的人力,建造了令全世界叹为观止的网络信息封锁墙。其封锁效率之高,令世界各地的专制当局感到鼓舞,令世界各地的信息流通自由主义者感到心寒。

然而,中国老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今,这流传了至少几百年的中国老话,也适用于中国当局苦心竭虑建造的网络空间隔离墙。美国之音获悉,迟至在6月14日中国时间下午和傍晚,中国网络信息封锁最严厉的腾讯网的用户,依然可以搜寻到有关增城骚乱的非官方文字和图片。显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跟中国当局的信息封锁斗法,打游击战。

*民工怒气并非天上掉来*

路透社6月14日发表记者詹姆斯·博姆弗雷特从增城发出的报导说,“中国防暴警察星期二给发生骚乱的南方城市增城带来了表面的平静。但民工因遭受当局歧视而积压的愤怒在这个重要的出口重镇依然明显。在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的抗议事件之后,中国政府的一个智库发出警告说,从农村涌入城市的亿万农民工将成为稳定的严重威胁,除非他们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路透社在同一天从中国发出的另一篇报导说,“在食品价腾贵等社会压力导致的不满情绪之下,房价上涨以及地方官员腐败也促成了民怨爆发。中国有一亿四千五百万农民工。尽管他们近年来获得了比以往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待遇,农民工跟有城市户口的人依然差距巨大,令他们对歧视和不公待遇感到气愤。一个摆摊的怀孕女子给城管人员攻击,在很多民工眼里就是让他们上火的实例。”

*‘和谐社会’的‘社会管理’*

华尔街日报6月14日发表记者杰里米·佩奇的报导说,“在最近的三个星期里,当局至少在三个城市出动武警和装甲车显示赤裸的强力,以防止暴力进一步升级。抗议者反复把他们的怒火发向常常是明显像征权力的政府楼房。然而,最近的暴力冲突暴露出政府控制城镇人口能力的局限,尽管当局动用了一些系列复杂的手段,从互联网信息审查封锁到(对政府担心的人实行)监视。中共领导人把这些手段称作‘社会管理。’”

“这些骚乱可能抹黑胡锦涛主席的名声。他一直试图倡导‘和谐社会’的理念,他在明年要离开党首的职位。自今年2月以来,胡锦涛主席以及(负责国内治安事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提出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因为互联网会提供一种渠道,让人们可以共同表达对政府政策和乱作为的愤怒,了解中国发生的骚动。”

爱尔兰主要的报纸《爱尔兰时报》发表记者克利福德·库南的报导说,“中国去年经历了二十八万起政府所说的‘群体事件,’其中包括请愿,示威和罢工,有的是和平的,有的是暴力的。这些群体事件都跟民众愤恨贪污腐败、欺压百姓、非法征地有关。跟2005年的八万七千起相比,去年群体事件数目陡增。”

“上个星期,成千的抗议者在中国中部的利川攻击政府机关。在此之前,当地一个市政委员会成员在警察羁押期间据认为被殴打致死。”

“最近几个月来,几百位批评政府的人士受到讯问,逮捕,或干脆失踪,其中包括著名艺术家艾未未。”

*和谐盛世之谜*

对增城和其他地方的群体事件,虽然国际媒体的报导林林总总,报导角度和细节各异,但似乎有两个明显的共识,这就是,1)这些事件的发生其来有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2)靠武力镇压、封锁信息、抓捕批评者不是长治久安的办法。

中国官方现在也时常公开承认群体事件确有冰冻三尺非一日寒的问题,可说是跟国际媒体达成了共识。但是,官方还没有承认“靠武力镇压、封锁信息、抓捕批评者”的问题。在进行镇压的时候,官方总说是镇压犯罪分子。但官方始终没有解释,在享受着历史上几千年一遇的和谐盛世的中国,全国各地为何频频一夜之间出现那么多犯罪分子,动辄可以煽动起成千上万的民众与政府作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