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逆鳞、魔影及其他


一个人独断专行,给自己的国家带来的文化、政治、经济的破坏、给本国人民带来的死亡有甚于外国入侵者,这样一个人到底是个罪人,还是个伟人?在一些国家,做出这类政治、法律、道义的基本判断是简单的事情。在另一些国家,做出这类基本判断则是高度复杂、甚至是高度危险的事情。

中国就属于另一些国家。

中国最近有关毛泽东是罪人还是伟人的激烈争议,到底是展示了当今中国政治、司法制度的令人莫测高深的智慧,还是令人迷惑的疯狂、不正常?在有关争议持续之际,毫无疑问的是,当今中国放声歌颂毛泽东和大声批判毛泽东的对立双方,正在有意无意地给全世界观众上演一出富有教育意义的道德剧;而世界媒体记者、评论家就是这出道德剧的前排观众。

中国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他们究竟看出什么门道或热闹了呢?

*触及逆鳞也有趣*

日本《产经新闻》驻北京记者矢板明夫5月28日在他的“中国网络观察”专栏中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有关诽谤毛泽东的论争白热化。”文章说,

“......(中国著名经济学者)茅于轼4月24日通过博客发表题为‘将毛泽东还原成人’的文章,对中国媒体依然神化毛泽东、不准许任何批判的风潮提出了批判。茅于轼在文章中以严厉的措辞批判了毛泽东。他写道:‘毫无疑问,(在1960年前后)三年期间,把三千万以上的中国人饿死的责任在毛泽东。’‘毛泽东为了自己的权力欲发动文化大革命,给中国带来大灾难。’‘晚年的毛泽东丧失理性,与人民为敌。’茅于轼论断说,‘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大灾难的毛泽东,肖像至今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印在大家每天使用的钞票上,只能说是闹剧。’”

“在台湾和香港等地,批判毛泽东的书籍出版了很多。但在中国国内通过正式出版物批判毛泽东毅然被视为禁忌。”

“(文章发表之后,)网络上支持茅于轼观点的留言很多。与此同时,这篇文章也触及了毛泽东许多支持者的逆鳞。保守派的乌有之乡等网站发起批判茅于轼的运动。除了‘茅于轼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的时候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茅于轼其实对经济一窍不通’等人身攻击之外,也有人说‘茅于轼的文章完全是捏造,是通过否定毛泽东来否定共产党,其意图是颠覆政权,’是一个‘反革命犯。’这些人主张应当立即逮捕茅于轼。”

“看来当局也施加了压力。茅于轼在5月从自己的博客中删除了那篇文章,对批判者保持沉默。但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的原配妻子刘思齐、毛泽东的侄女毛小青等毛泽东的一些家人和支持者表示,茅于轼的文章诽谤了毛泽东。他们发起网络签名运动,要对茅于轼提出起诉。”

“从5月初开始的签名运动已征集到几千人的签名。有趣的是,签名者当中也有不少茅于轼的支持者。有人表示,‘毛泽东究竟干了些什么坏事,政府一直隐瞒着。通过这样的审判,可以要求摆出所有的证据资料,验证茅于轼所写的是否属实。’”

*政治气候乍暖还寒*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6月9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布里斯·佩德罗雷蒂的新闻分析文章,题目是“渴望参政以及有关中国政治改革的辩论。”文章说,

“中国将走上政治改革之路,从而向民主制度过渡吗?近几个月来,当局对公民社会那些最上心的活动人士,如艺术家艾未未多位知名律师进行了镇压。在这种时候问出这个问题,可能会显得荒谬。然而,或许是警方歇斯底里得差不多了,或许是警方发疯激起了抗争,中国如今远远没有平静下来。恰恰相反,僵尸纷纷出来了。比如,毛泽东的僵尸。长久以来的异议知识分子、经济学者茅于轼今年4月末在财新网发表文章,严厉批判了当年所谓的伟大舵手毛泽东犯下的各种罪行。茅于轼写道,现在是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时候了,他不是神。”

“在当今中国,说出这样的话可谓大胆。自那时以来,新毛派大力展示他们陈旧落伍的偶像崇拜,试图让茅于轼闭嘴。现在还有一个异常迹象。中国当局长久以来一直给外界一种最高领导层看法相同的表象。但今年5月,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连续发表一系列社论,展示出一种新的腔调。那些社论呼吁在公共事务方面非意识形态化,尊重思想多元和表达自由。......”

“中国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前景一度让中国公安当局如此恐惧。如今,这种恐惧已经由担心社会秩序崩溃的恐惧取而代之。在5月底举行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胡锦涛主席说,目前迫切需要对‘社会管理’的‘改进和创新。’那次会议专门讨论的主题是成为大新闻的诸多‘重大社会矛盾,’其中包括自焚,上访求告无门的人发动报复袭击,以及‘群体事件’即示威。自2008年奥运会以来,‘维稳’成为北京政权头号当务之急。当局为此肆无忌惮地使用过去的镇压方法。一切不稳的东西都被认为是政治‘颠覆,’‘反革命,’导致人怀疑1980年代的末经济开放期间制定的法制。”

(注:佩德罗雷蒂这里所说的“1980年代末的经济开放,”,原文为,l'ouverture economique a la fin des annees 1980,显然是指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被镇压之后中国当局所推行的没有政治改革同行的所谓经济改革,也就是批评者所说的让中共权贵可以对国家及公众财产进行肆意掠夺的经济开放。)

*毛不仅是个有人崇敬的死皇帝*

英国金融时报6月2日发表记者凯瑟琳·希尔和贾米尔·安德利尼的文章,题目是“中国:毛泽东和下一代。”文章说,

“毛不仅仅是一个有人崇敬的死皇帝。近几个月来,毛的政治遗产和形象已经成为中国政治上层手中的有力武器。这些人试图在2012年10月到来时抢占好位置。大部分中共高级官员届时将被年轻一代领导人取代。”

“一些著名的学术界人士使有关的辩论获得了更重要的意义。经济学家茅于轼上个月发表文章,要求把毛泽东拉下神坛,‘还原为人。’他呼吁结束对毛的歌功颂德,不要再恢复个人崇拜,由此引起毛派分子的愤怒。在乌有之乡以及其他保守派论坛上,茅于轼被称作‘资本主义的走狗。’有些人还骂他是‘牛鬼蛇神。’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最黑暗的日子里,有人就是用这样的称呼污辱人,把人说成是妖怪。被侮辱的人常常遭受酷刑,甚至被打死。一个保守派团体征集了一万个签名,要求警方追究这位经济学家的颠覆和诽谤。”

“这些言辞激烈的公开争吵反映出中共党内最高层出现分裂,有人表示拥护毛,有人则表示批判毛,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红色魔影笼罩中国*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6月1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红色魔影笼罩中国:随着经济和政治改革退却,毛主义卷土重来。”

评论在指出坚持歌颂毛的左派近来在中国特别活跃之后说,“...左派的思想者真的是在努力把中共推向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一个毛派的网站最近登出一些提倡改革的著名人士的照片,那些人的脖子上都套着绞索。山西的一个网上论坛上个星期把提倡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茅于轼称作‘卖国贼,’因为茅于轼批评了毛泽东。”

“这些真正的毛思想信仰者的文字令人不安,因为他们显然是得到了一些上头的人的倾听和保护。中共第二号人物吴邦国最近发表讲话,攻击私有产权。本月早些时候,即将接班的领导人习近平对中央党校毕业生发表讲话,也传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要那些毕业生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解决当前的各种问题。”

自5月下旬以来,有关毛泽东的是非功过的激烈辩论相对沉寂下来。这种沉寂,到底是更大的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还是红色魔影正在或者已经离开中国,还是由于中国的国情特殊,有关的辩论跟必须跟以前一样不了了之草草收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正在拭目以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