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如何成为“新型超级大国”


《2020年的中国:一个新型超级大国》的作者胡鞍钢

《2020年的中国:一个新型超级大国》的作者胡鞍钢

中国学者胡鞍钢在其新书中预言,到2020年时,中国将会成为一个“成熟、负责任,并且有吸引力的超级大国。”但是,在美国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新书推介会上,有学者也指出了中国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所面临的现实挑战。

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的英文新书题为《2020年的中国:一个新型超级大国》(China in 2020: A New Type of Superpower)。他在该书出版者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讨论会上介绍这个“新型超级大国”的概念做了解释。他说:“首先,中国不应当成为一个具有霸权和支配意志的超级大国。其次,中国的崛起已经被定义为和平发展。第三,应当成为有效利用资源、并且关注环境的超级大国。”

作为在中国对决策者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学者,胡鞍钢的这部新着看起来是对中国崛起引发的忧虑所做的回应。

胡鞍钢认识到西方国际关系学界对新兴超级大国的普遍看法是,它将会使现有的国际秩序产生动摇,因为它将会与现有超级大国在获取资源和市场,以及在军事优势上形成“零合”竞争。

而胡鞍钢则相信,中国将会成为一个新型的超级大国 - 在这个日益相互依赖的世界,中国不会意图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相反,中国需要与美国进行合作,以应对全球性的经济、政治、能源和环境等问题。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该学会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该学会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该学会桑顿中国中心(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主任李成对于胡鞍钢在书中阐述的这个核心观点,也就是“例外论”(exceptionalism)做出积极评价。

李成说,不应简单地从字面上对胡鞍钢的“例外论”予以解读。他建议外国分析人士和外国的决策者不要急于做出结论,轻视胡鞍钢的论点。李成说:“在某种程度上,胡教授其实为中国的决策者提出了一个全面战略框架,引导中国走向下一个阶段的崛起之路。他寻求在最大程度上发挥中国对世界的积极影响,同时将其快速发展所产生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他认为这是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的。”

李成说,胡鞍钢相信中国领导层可能继续以国内发展为重心;而中国的政策重心如果在于解决经济不平等、医疗保险的缺乏、能源浪费,以及生态危机等内部问题的话,它便不大可能采取激进的对外政策。

李成认为,胡鞍钢提出的中国应当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积极和参与的角色的论点,同样符合美国的利益。他说,事实上美国当前在几乎所有的国际问题上都需要中国积极主动的参与,以及建设性的合作。

但是,李成对于胡鞍钢书中所表现出的“乐观论”(optimism)则有所保留。他说,近期中国学者中普遍存在一种情绪,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会长期持续下去;同时不愿意承认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可能缓慢下来。

李成说,他对于中国经济中存在的三方面问题感到忧虑,也就是房地产泡沫、通货膨胀,以及国有垄断。但是,他最为担心的并不在于中国经济中存在的问题,而是中国在政治改革方面的瓶颈。

李成说,胡鞍钢有关中国应该转向国内需求带动,同时有利于环境的经济发展的论点是正确的;而其书中频繁出现的技术革新、服务业,以及软实力这三个词,其实更凸显出中国亟需政治方面的改革。他说:“但是在我看来,技术革新比任何事务都更需要政治上的自由。它需要开放意识,以及政治上的宽容。”

除了技术革新,李成认为服务业的发展也有法治要求,而中国在这方面仍然相当薄弱。至于软实力,李成认为那应当是以成熟的公民社会为根基的。但是,李成说,过去两、三年里,政府在这方面却没有表现出支持的意向。

李成认为,从这些方面看,中国政治改革滞后,将会对中国下一个阶段的经济增长形成制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