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广州骚乱是省籍摩擦还是官民冲突?


被火烧过的大墩村治安队的楼

被火烧过的大墩村治安队的楼

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三发表时评,把最近在广东潮州和增城发生的骚乱事件说成是“本地人与外来务工人员的摩擦事件”,并且呼吁加强不同人群的融合。不过,也有观察人士认为,最近的骚乱事件主要是官民冲突,而不是所谓的省籍冲突。

*《人民日报》:骚乱是本地与外地人的摩擦*

《人民日报》星期三在题为“流动时代唱好融合大戏”的时事评论中说,“近来,一些地方接连发生了本地人与外来务工人员的摩擦事件。虽然冲突已经过去,事件逐渐平息,但那‘外来人员殴打当地人、当地人殴打不会讲本地话的外地人’的情景,仍深深刺痛了人们。”这是北京首次间接对最近在潮州和增城发生的骚乱事件发表看法。


文章说,“在社会流动加剧、社会结构深刻变动的时代,如何使不同人群和谐共处、携手融入不断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成为社会管理的一道新课题。”

相关视频:人权组织:中国东部发生新一起骚乱

*博讯:官方蓄意误导*

不过,海外维权网站博讯刊登文章说,种种迹象表明,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矛盾是官方蓄意制造、误导出来的。文章还表示,中国的微博上有关新塘骚乱的消息,能够保存下来的都是外地人如何攻击本地人、本地人如何仇视外地人的内容。

*观察人士:不是地域矛盾,而是阶级矛盾*

一些观察人士也认为,最近在广东发生的骚乱事件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本地人与外地人之间的矛盾。

针对潮州发生的四川民工讨薪被砍伤引发的骚乱事件,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义工、四川人蒲飞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严格来说不是四川人对当地人不满意,应该说他们这种发泄的方式是一种社会底层对中上层的发泄,因为最后很多外地过路的车也被砸。应该说,这是民工长期(被)压抑(的结果)。由于劳动法长期的缺位和劳动法实施的缺位,工厂的劳资关系都是比较紧张的。这是一次大发泄。所以说这并不是一个地域上的矛盾,严格上来说应该是一个阶级上的矛盾。”

增城新塘发生骚乱的起因是来自四川省的孕妇王联梅在摆摊时受到前来收费的当地治安队的殴打而引发民众的不满和抗议。在新塘一家织布厂打工的湖北女工在被问及为什么会发生这次骚乱时说:“大多数人讲,就是说这个大墩的治安太差,那个治安队也很嚣张。”

*李平:骚乱主要是官民冲突*

香港《苹果日报》“尽论中国”的评论员李平也表示,四川民工在潮州、增城的骚乱主要是官民冲突,并不是所谓的种族冲突、省籍冲突。他在评论文章中说,“民工主要是冲击政府机构,向政府讨说法,当地居民难免受拖累,但如果刻意渲染民工与当地居民的冲突,未免有帮当局转移视线之嫌疑。”

在潮州六月六号发生打砸烧事件后,当局把潮州的四川同乡会当作是“挑头人”。李平认为,“广东当局如果不针对民工的不满,在整治无良老板、无良治安队[上]下工夫,反而追究四川同乡会的责任,民工讨说法的行动恐怕会越来越激进、规模越来越大。”

*莫之许:多种因素的混合*

曾经有过在外面打工经历的四川人、网络评论人士莫之许认为,发生骚乱的原因既有官民的对立,也有身份认同的不同。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可能是由身份认同所引发,也可能是长期受体制的这种压抑下的愤怒通过身份认同表达出来,在每一起具体事件上也都不一样。是两种(因素)混合在一起。根本来说的话,如果割裂与对立的身份认同之间同时也存在着不一样的政治权利的话,这两者早晚会合二为一。”

这位一直关注中国社会转型的网络作家表示,在劳动力异地就业的长期化以及人口聚集规模化的共同作用下,如何让有着不同背景、生活习惯、风俗以及身份认同的民工融合到当地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生活,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城市内战的预言*

莫之许在5年前发表了《即将到来的城市内战》的文章并预言,如果不能消除横亘在本地人与外地人之间的巨大鸿沟,不能在社会政治权利和各项利益上尽量满足移居者的要求,那么中国可能面临一场旷日持久的社会冲突。

《人民日报》的社评也提到,“户籍制度的门槛、用工制度的壁垒、利益呼声的沉没、讨薪历程的艰难、社会歧视的冷眼,有形无形的把“异乡人”推向城市生活的边缘地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