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家属:维权律师陈光诚被打昏迷


陈光诚遭严密软禁视频截图

陈光诚遭严密软禁视频截图

美国一个人权组织16号公布了遭到软禁的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妻子的一封信,信中披露了当局对他们夫妇施加暴力进行虐待的细节,并说陈光诚遭到殴打后一度昏迷但是不准接受治疗。中国有关当局目前还没有对这个说法做出回应。

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16号公布了它所说的陈光诚妻子袁伟静费尽周折发送出来的一封亲笔信。这封信最早由郭玉闪于6月15号在新浪微博上公开。

*手写信详细披露遭遇暴力的情况*

袁伟静在信中说,2月18号下午,在临沂沂南县双堠镇副书记和国保人员的带领下,七、八十人闯进家中,对她和陈光诚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殴打和折磨,致使陈光诚一度昏迷。这些没有穿任何制服的人还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用各种探测仪对她家里进行地毯式搜查,并拿走了电脑、摄像机、照相机、录像带、充电器和手电筒等物品。遭到殴打的陈光诚没有得到任何治疗,她自己在第二天获准在村医那里打过一次点滴,之后也没有任何治疗。

这封信还详细记录了当局对他们家采取的行动:3月3号,她家的窗户被铁皮全部封上,6号开始停电,7号电视天线被剪断。8号,四、五十人再次闯入家中,抢走旧电脑等物品。17号,四、五十人又闯入家中,抄走所有书籍及他们认为有用的物品,22号她家门口被安装2个监视摄像头。

*女儿、老母的人身自由也受到限制*

袁伟静在信中说,自2月24号起,她们5岁的女儿也被彻底限制在家里,同她们一样不准出大门。她的书本、学习用具和玩具也都被拿走。陈光诚的母亲终日被3人贴身跟踪,即使是去地里干活也不例外。袁伟静说,她对陈光诚日益恶化的身体状况非常担忧,要求朋友收到信后联系滕彪、翟明磊、江天勇等律师,对她所说的“当局这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以及入室抢劫加伤害的犯罪行为尽快采取法律或者其他行动”。

*傅希秋:公权力黑社会化*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这样对待一个盲人维权人士及其家人,不仅令人愤慨而且也显示中国整个公权力的黑社会化。该协会呼吁全世界对此予以关注和干预。

陈光诚在2005年揭发当局暴力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并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7年他被以“故意毁坏财务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处4年多的监禁。自去年9月9号出狱后,他一直被软禁在家,无法与外界联系。试图帮助陈光诚的律师先后被抓起来,一些前往他所在村子的维权人士和西方媒体也遭到阻拦。今年2月9号,对华援助协会发布了陈光诚的自拍录像,讲述了他刑满获释后夫妇二人遭到的全封闭式监控的情况。

傅希秋认为,陈光诚一家人目前的恶劣处境与这段视频被公诸于众有关。

他说:“我的分析,当然最直接的原因可能跟光诚他录出来的录像把政府的一些恶行曝光,使他们产生报复性的行动。”

*傅希秋:打压是中央统一部署*

他也不认为当局对陈光诚一家人的这种对待只是地方当局的行为。

他说:“这个绝对不是地方的单纯行为,无论是从整个公权力这一次对维权人士、活动人士镇压的模式以及在镇压期间所使用的手段,都很明显是有中央高层、至少是中国政法委统一的部署。”

对于信中所说的这些情况,记者给沂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及陈光诚所属的双堠镇派出所负责人都打了电话,希望得到他们的回复,但是在截稿前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路透社也表示,给临沂政府办公室以及中国外交部打的电话没有得到回复。

中国政府表示尊重和保障公民的各项权利。但是自从今年2月中东国家发生茉莉花革命以来,当局以维稳为名,加大了对异议以及维权人士的打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