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对阿拉伯之春的镇压引发难民问题


就在全世界记念联合国世界难民日之际,阿拉伯世界逃避暴力的难民人数正在不断上升。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地,亲民主的起义受到残酷镇压,迫使成千上万的人逃亡,前途未卜。许多难民返回故乡的希望渺茫。

*今年的世界难民日凸显难民问题*

土耳其和叙利亚边界附近的亚伊拉达吉难民营收容了大约3千500名难民,更多的人正在陆续到来。

这里的难民为了逃离恐惧而抛家离舍。

他们构成了叙利亚人逃离政府镇压民主抗议活动的一部分,成为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的最新一批难民。

6月20号是联合国的世界难民日,联合国难民署发言人尼伯格说,阿拉伯世界成千上万的人因起义和冲突流离失所,使得今年的难民日格外醒目。他说:“当你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逃亡基本上就成为你最后一个绝望的行动。当你的家园被焚烧,当你居住的城镇受到攻击,你只能逃亡。”

新闻视频


*舒沙难民营*

在突尼斯和利比亚边界的舒沙难民营,一场沙尘暴即将到来。

自从今年2月利比亚冲突爆发以来,大批难民来到这里,他们主要是到利比亚打工的非洲民工。

最近几个星期以来,难民营里不同国籍的难民之间的暴力不断升级,几十名难民被杀害,难民营的部分地区起火。

*难民营里灾难重重*

泰斯法伊是来自厄利特里亚的难民,他说:“10天前我们的四名兄弟死了,他们是在一个帐篷里被火烧死的。他们无法逃生,因为帐篷被大火吞噬,他们没有时间跑出来。大火燃起后仅5分钟,帐篷就被全部烧毁。“

大约1千名儿童生活在这个难民营里,联合国设立的一所临时学校也被烧毁。

*难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正在现场采访的美国之音记者利德维尔说:“沙尘暴和大火摧毁了这个难民营的部分地区,而蜂拥而至的难民潮却没有停止的迹象。舒沙难民营的工人们拿出更多的帐篷,难民营进一步延伸到沙漠之中。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面临极度艰难的条件,但是由于战乱他们无法回到利比亚。许多难民表示,他们自己国家的局势也很危险。实际上,他们无家可归。”

这就是来自厄利特里亚、索马里、苏丹和伊拉克等3千500名难民面临的局面。

*难民问题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厄利特里亚难民泰斯法伊说:“每个人都能看到利比亚的画面,那里就像发生了内战。利比亚人不喜欢非洲人,他们认为自己不是非洲人。如果我回到利比亚,那将是一个愚蠢而疯狂的举动。”

据联合国估计,全世界大约有700万类似泰斯法伊这样的难民,他们没有安全的地方可去。联合国难民营发言人尼伯格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所谓拖延的难民局面,即一些人以难民身份生活了几十年,延续了几代人。对于他们来说,目前还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难民为生存挺而走险*

对于成千上万名逃离利比亚的难民来说,花上大约1千500美元就有希望在欧洲获得新生活,这是横穿地中海轮渡的平均价格。其中绝大多数人乘坐严重超员、不适合航海的小船来到北非沿海属于意大利的兰佩杜萨岛。

马赫罗夫是孟加拉国民工,原来住在的黎波里。他说:“那里总是有太多的武装冲突,政府和反政府武装在打仗。人们随时都会丧生。所以我乘船在海上漂流了5天,来到意大利的这个地方。我们都很幸运,就在我们靠岸时,船撞上了礁石。”

在马赫罗夫乘坐的船触礁的那天夜里,三名乘客失去性命。

过去几个月来,据信有数百名试图寻求过上更好生活的难民和民工被海水淹死。

据联合国估计,全球有4千300万人流离失所,联合国官员表示,唯一长期的解决办法是结束迫使人们逃离家园的各类冲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