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我说选谁就选谁


在实行一党专制的国家,政治领域的“独立”一词总是表示“不接受执政党/政府控制的”。在中国各地出现“独立候选人”试图参加即将举行的基层“人民代表”选举之际,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和政府的新闻机构新华社援引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的话说,“独立候选人”在中国没有法律依据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中国网民的纷纷议论。人们自然而然提出的一个问题是:这是否表示中共在强调要坚持和加强一党专制?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国主要新闻媒体对这一明显的问题不能进行任何报导或评论。于是乎,有关的报导和评论就成为海外媒体的专利,成了外国记者和评论家展示自己本领的好机会。

*惧怕批判一党独裁体制的势力扩大*

日本《东京新闻》6月12日发表驻北京记者朝田宪佑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共产党收紧地方人代会参选资格审查。”报导说,

“中国开始五年一度的‘地方人代会’选举。没有得到共产党及其政府所属团体推荐却表示要竞选的独立候选人急剧增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8日表示,‘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根据。’中国当局惧怕批判一党独裁体制的势力扩大,决意强化候选人资格审查。”

“政府内部也有一些改革派(对独立候选人参选)表示欢迎。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中国报纸采访的时候表示,‘这表示国民参政意识高涨。’与此同时,多数保守派则对此感到忧心忡忡。管理中国国内媒体的中共中央宣传部5月末发出通知,禁止报导独立候选人。中共机关报系列的报纸对独立候选人施加强烈的钳制,说‘在现行体制下,欧美那样的独立候选人和中国的独立候选人是完全不同的。’”

“地方当局也害怕独立候选人势力增加,以及独立候选人当选之后相互联合,于是强化了控制限制措施。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代会选举过程中,一个被工厂解雇的女子的候选资格遭否认,理由是她过去曾经上访过。在投票日临近之际,当局又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理由对她实行软禁。她宣布要参加竞选之后,受到暴力对待。当局对独立候选人不断进行骚扰。”

“一般认为,共产党政权采取的方针是,在资格审查阶段就把独立候选人打掉。在互联网上,不断有人发出批评说,‘(中国共产)党是暴政独裁,’‘中国的民主选举是笑话。’虽然要求省和全国人代会实行直接选举的国民不断增加,但通向民主选举的道路陡峭而险峻。”

*我说选谁就选谁*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一向以语言俏皮和犀利著称。6月16日,该杂志发表从北京发出的有关中国独立候选人问题的一篇报导,模仿中共当局的口吻说,“我说选谁就选谁”(Vote as I say),并以此作为报导的标题。这篇按该杂志的惯例没有署名的报导说,

“中国有一家比较吸引眼球的报纸欢呼最近几十位中国公民通过互联网推出自己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即将举行的地方选举。该报把这种举动称作‘民主的实弹演练。’然而,共产党官员对此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被阿拉伯世界的民众起义和中国许多省份的骚动弄得胆战心惊。先前由党来精心安排的选举过场,如今突然遭遇来自互联网的新挑战。”

“中国多层的议会体制最低层的选举是中国公民可以直接选举立法者的唯一的选举。但是,党喜欢确保万无一失。从理论上说,只要一个公民获得10个选民的提名就可以(作为候选人)参加选举。但在实际上,党通常要确保只有得到它认可的候选人才能上候选人的名单。一般中国人经常把所谓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称作装饰性的‘花瓶。’”

“6月8日,(中国)政府以国营的新华社访谈的形式透露出对选举的极度不安和紧张。最高层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位无名无姓的官员说,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并暗示当局将不会容忍没有经过批准的竞选。”

*中国人还不完全是行尸走肉*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6月15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模式陷入各种矛盾之中。”该社论展示出与《经济学家》杂志所不同的另一种犀利和俏皮,凸显出冷峻低调的英国式幽默和张扬激情的法国式幽默的差异。《世界报》的社论说,

“中国社会在沸腾。官方新闻媒体当中所说的‘群体事件,’即骚动和其他示威近来大大增加。中国人常常是除了诉诸集体的暴力之外没有其它渠道表达他们的愤怒。在一个人口接近15亿的国家,其居民在过去30年当中经历了中国那样的迅疾而深刻的变革,那里的人民居然还不是清一色的行尸走肉,这毫不奇怪,甚至可说是令人欣慰。然而,最近这些‘群体事件’的规模和强度向人们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这就是中国模式的局限性。”

“一系列因素结合起来,促成了中国社会内部的紧张。经济增长的需求,把千百万民工吸引到城市。现代的底层无产者的生活条件极其艰难,从而为这些‘群体事件’提供了第一批生力军。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青年中产阶级出现,形成了一个借助互联网而消息灵通的群体。这个群体越来越不肯容忍不公、腐败、不义之财、警察执法犯法。他们关注生活质量、环境、私人财产以及食品安全。”

“当前这种紧张局面加剧有一个好处,这就是它越来越清晰地显示出两个阵营的分界线。一个是保守派阵营,一个是改革派阵营。头一个阵营似乎占了上风,一些异议人士被逮捕,其中包括艺术家艾未未。保守派还四面出击到处镇压。然而,‘群体事件’此伏彼起,显示了这种镇压徒劳无功。”

“改革派也在抬头。在独立的律师被打压下去的情况下,地方选举的一代候选人应运而生。这些人常常是青年记者,他们试图突破重围,另辟一条合法蹊径,利用现行体制来改革中国模式,从而让它发挥作用。这些人有勇气,也有一个强大的盟友,这就是中国版的推特即微博。为了中国,为了全世界,我们祝愿他们成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