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地方债台高筑 中国经济难甩包袱


中国经济将何去何从?

中国经济将何去何从?

许多经济学家相信,中国过热的经济增长虽会趋缓,但不会出现所谓的“硬着陆”。而近期一些分析则担心,即便实现“软着陆”,累积如山的地方政府债务或将导致中国经济在今后多年增长乏力。

*信贷发放达警戒*

这方面的忧虑已经在近期发布的一些增长预测报告中表现出来。6月20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说,几名中国经济学家近期纷纷将他们对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增长百分之9到10的预测调降到百分之8.5左右;他们担心大型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可能激增。

瑞士信贷20日表示,中国央行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信贷发放已经扩展到警戒水平,远远超出政府此前的预期。瑞信下调了中国公司和国有银行的营利预期;并警告说,中国整体经济增长可能放缓。

*经济“软”“硬”更难料*

瑞信中国研究主管陈昌华对纽约时报说,市场的共识是中国经济可能会避免“硬着陆”,并在经历两三个季度的增长放缓后出现反弹;但是瑞信则认为届时增长或许不会再度加速,而债务状况却可能变得更为严重。

位于伦敦的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资深中国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对美国之音说,市场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国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是有代价的。

他说:“这方面的代价是地方政府积累的巨大债务。不论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这样的代价都需要得到偿还。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中央政府最终会对与其相关的企业和向这些企业放贷的银行提供救助。但是,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风险,就是这样的救助可能会耗费相当长的时间,而银行部门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变得更为虚弱,从而难以履行其正常职能。”

*不良贷款可至4600亿*

纽约时报援引瑞士银行在中国的首席经济学家王涛6月初发出的一个警告,说今后几年,那些发放给地方政府投资公司的贷款可能会导致高达4600亿美元的不良贷款。

凯投宏观的经济学家威廉姆斯说,这样高筑的不良贷款,很可能会拖累中国整体经济的增长。他说:“虽然市场的普遍看法是中国从这场危机中得以反弹,今后仍会向从前那样增长。但是情况并非如此。我们估计增长在今后几年将会放缓,而原因就在于金融部门存在的这些问题。”

中国的银行已经提高了利率;央行也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并可能推出更多的措施。但是这些措施虽然可以遏制贷款过量发放,降低通胀风险;但却同样可能提高贷款成本,因而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 - 私营企业 - 的发展形成阻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