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年迈“右派”北大讨公道被打伤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香港出版发行的《亚洲周刊》报导,原北京大学被打成右派的学生、年届八旬的闫桂勋,到北大上访时被打伤。但北大校方说,不知道有此事。

*到北大讨公道 被打*

最新一期《亚洲周刊》报导,北京大学57届学生闫桂勋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反右派运动中,被当时的班级打成右派。报导说,在未经过校党委批准的情况下,闫桂勋被发配到黑龙江劳动改造。

报导说,1979年,北大给右派平反,但闫桂勋根本没有在右派名单上,因此他的冤情拖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公正解决。几年来,闫桂勋一直到北大上访,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在上月底的一次上访时被北大工作人员打伤。

*北大校办秘书:对闫被打不知情*

美国之音记者致电北大校长办公室,校办王秘书说,已经有专人办理闫桂勋的申诉,但他对闫被打伤一事不知情。

记者:是周校长办公室吗?
王秘书:是的。
记者:您是周校长吗?
王秘书:我是他秘书,姓王。
记者:您好,王秘书。我是美国之音记者。最近又一个北大老校友叫闫桂勋,他持续上访。最近他在一次上访时被北大工作人员打伤了,这个事情您清楚吗?
王秘书:是吗?我不清楚。

北大校办王秘书告诉记者,学校有具体人员负责闫桂勋的事情。

*闫被错当右派 蒙冤几十载*

闫桂勋的北大校友、香港北大校友会助学基金会总干事、北大1953届物理系学生岑超南先生非常关注闫桂勋的冤情,他并在近日发表致北大负责人公开信,对闫桂勋被打伤一事表示气愤。

岑超南向美国之音记者介绍了闫桂勋的冤情。“他根本不是右派,右派是有正常程序,要党委批准才行。他就糊里糊涂被弄去劳改,当然是受了很不公平待遇。结果他后来要求平反,很可笑的是,找不到他的名字。他根本没有报上去右派,结果后来就一直没有平反。”

岑超南先生在公开信中说,尽管闫桂勋的冤案是前任造成,但按正常法理,大至一个政权,小至一个单位,都有继承性。现任者有责任解决本单位历来的冤错案。

闫桂勋是北大数学力学系1953级学生,被错当成右派之后,在黑龙江经历了20多年的劳改生活。闫桂勋现在跟女儿一家住在北京。

*当年北大校友出面相助*

闫桂勋的北大学弟、55级物理系学生王书瑶也十分同情闫桂勋的遭遇。王书瑶说,现在谈不拢的症结在于,北大现在只同意给闫桂勋几万元人民币生活补助,这非常不公道,不足以补偿闫桂勋遭到的22年迫害。王书瑶告诉记者,他和另外十几个关心闫桂勋冤情的北大老校友,6月22日上午将一起陪同闫桂勋到北大讨说法。

美国之音记者致电闫桂勋,但到截稿时间为止,一直没有联系到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