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奥巴马有关阿富汗问题电视讲话全文(翻译)


奥巴马总统6月22日晚上8点向全国发表讲话

奥巴马总统6月22日晚上8点向全国发表讲话

奥巴马: 在阿富汗向前迈进

晚上好。近10年前,美国遭受了珍珠港事件以来在我们本土上发生的最严重的一次攻击。这个大规模的谋杀是由奥萨马·本·拉登和他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网络策划的,我们的安全遇到一个新的威胁。攻击的目标不再是战场上的军队,而是那些过着正常生活的无辜男女老少。

在那次攻击发生之后的日子里,我们的国家团结起来,打击基地组织,击溃了阿富汗的塔利班。随后,我们的关注焦点改变了。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打响了,我们为了支持伊拉克新政府而投入巨资,洒下热血。在我上任的时候,阿富汗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七个年头。但是,基地领导人逃到了巴基斯坦,并准备策划新的袭击,而塔利班也卷土重来。我们的军事指挥官们警告说,如果不制定新的战略,不采取决定性的行动,我们就可能会看到基地组织东山再起,看到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大片的土地。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下令向阿富汗增派3万部队。这是我担任总统以来做出的最为艰难的一个决定。当我在西点军校宣布这个增兵决定的时候,我们确定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重新把焦点锁定在基地组织身上,遏制塔利班的势头,训练阿富汗安全部队来保卫他们自己的国家。我还明确表示,我们的承诺不是没有期限的,我们要在今年7月开始减少驻阿部队。

今天晚上,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正在实现这一承诺。由于我们的男女军人,由于我们的非军事人员以及我们很多的盟友伙伴的努力,我们的目标就要实现了。从下个月起,我们能够在今年年底之前撤出一万人,到明年夏季还将有3万3千人返回美国。这样,我在西点军校宣布的增兵数量将尽数返回。在初步撤军之后,随着阿富汗安全部队逐步到位,我们的部队将以稳定的速度继续撤出。我们的使命将从作战转向支持。到2014年,这个过渡进程就能够完成。阿富汗人民将担负起自己的防务责任。

我们是从强势地位开始减兵的。基地组织面临9/11以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我们和巴基斯坦一起铲除了基地领导集团中半数以上的成员。由于我们的专业情报人员和特种部队的共同努力,我们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这个基地组织唯一公认的头目。这是9/11以来所有曾在军中服役的官兵的胜利。一位战士总结的好。“这个信息就是:我们不会忘记。你要承担后果,无论需要多久。”

我们从本·拉登住处获得的信息显示,基地组织遭受很大的压力。本·拉登对基地组织是否能够有效填补那些高层恐怖分子死亡所形成的缺口表示忧虑。他的另外一个担忧是基地组织没有能够把美国描绘成是跟伊斯兰开战的国家,因此未能获得更加广泛的支持。基地组织依然是危险的,我们必须对袭击保持警惕。但是,我们已经把基地逼上了一条失败之路,我们在实现目标之前不会松懈。

在阿富汗,我们让塔利班损失惨重,并且攻克了他们的许多根据地。随着我们的攻势,我们的盟友也增加了承诺,这帮助阿富汗更多地区实现稳定。阿富汗安全部队已经增加到超过10万人;在部分省、市,我们已经开始把安全责任过渡给阿富汗人民。面对暴力和恐吓,阿富汗人民正在为国家而战斗和牺牲,他们组建地方警察、开放市场和学校、为妇女和女童创造机会、争取翻开新的一页,结束几十年的战争。

当然,巨大的挑战依然存在。这是我们结束战争努力的开端,而不是尾声。我们在减少驻军并向阿富汗政府移交安全责任的同时,必须为捍卫已经取得的成就而付出更大的努力。明年5月,我们将在芝加哥主办由北约盟友和伙伴参加的峰会,为这一过渡的下个阶段打下基础。

我们的确懂得,没有政治解决方案,和平不会降临这片饱受战乱的土地。因此,当我们强化阿富汗政府和安全部队的同时, 美国将参加阿富汗人民的和解行动,这包括塔利班在内。我们对和谈的立场是明确的:和谈必须由阿富汗政府主导,那些希望成为和平阿富汗一分子的人必须脱离基地组织、摒弃暴力、遵循阿富汗宪法。但是,由于包括我们的军事努力在内的原因,我们有理由相信进步是可以取得的。

我们寻求的目标是可以达到的,也是可以简单表达的:让基地组织及其附庸失去用来攻击我们的国土和我们的盟国的避风港。我们不会要求阿富汗尽善尽美。我们不会永远在阿富汗街道充当警察或者在阿富汗的山头巡逻。这是阿富汗政府的责任,它必须加强自己的能力来保护自己的人民,它必须走出受战争影响而形成的经济,发展出可以维持长久和平的经济。我们可以做、也会做的是与阿富汗人民建立持久的伙伴关系,这种关系确保我们将能够继续打击恐怖分子,同时支持一个主权独立的阿富汗政府。

当然,我们的努力还必须涉及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避风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巴基斯坦受到暴力极端分子的更大威胁。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将继续要求巴基斯坦有更多的参预,让这个饱受战火蹂躏的地区能有一个更为和平的未来。我们将与巴基斯坦政府合作,根除暴力极端主义的毒瘤,我们将坚持要求巴基斯坦信守承诺。请不要怀疑,只要我担任美国总统,美国就绝对不会容忍那些意图杀害我们的人能有避风港:他们无法逃避我们,也无法逃避正义的惩罚。

我的美国同胞们,过去10年是我们国家的艰难岁月。我们重新认识了战争的巨大代价---将近4500名美国人在伊拉克捐躯,超过1500名美国人在阿富汗献出生命。这些男女军人无法活到享受他们捍卫的自由。还有成千上万的军人负伤归来。他们有的在前线因伤致残,有的仍然在与跟随他们返回家园的恶魔斗争。

不过今晚,让我们宽慰的是,战争的浪潮正在消退。在险境奋战的美国儿女减少了。我们结束了在伊拉克的作战使命,10万美军已经撤离。虽然阿富汗仍将有黑暗的日子,但是远方已能看到安全和平的一线曙光。长年的战争将以负责任的方式走向终结。

在战争走向终结的同时,我们必须学到其中的教训。历时10年的战争已经让很多人对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参预的性质提出了疑问。有些人想让美国后撤,摆脱我们做为全球安全基石所承担的责任,奉行孤立,对我们面临的那些真实的威胁视而不见。而另外一些人想让美国过度扩张,在海外每发现一个邪恶,就去迎头面对。

我们必须保持更为中间的路线。像前面几代人一样,我们必须接受在人类大事进程中美国所担负的独特责任。但是,我们在保持激情的同时必须尊重现实,在坚定意志的同时必须善用策略。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必须强力回应,但是,当这种强力有明确目标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大举出兵海外。当无辜者遭受屠杀,全球安全面临危险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在袖手旁观或自行其事两者之间做选择,相反,我们必须召唤国际社会拿出行动。在利比亚,我们正在这样做。我们在地面没有一兵一卒,但是我们正在支持我们的盟国保护利比亚人民,让他们有机会决定自己的命运。

在我们所做的所有这一切中,我们必须牢记:美国与众不同之处并不仅仅在于我们的实力,而是在于我们合众国的立国原则。我们是这样的一个国家:我们让我们的敌人受到正义的惩罚,同时又信守法治,尊重我们所有公民的权利。我们通过惠及他人来保护我们自己的自由与繁荣。我们不支持帝国,而是支持自决。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席卷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渴求也关系到我们的利益。我们将支持那些革命,同时保持对我们的理念的忠诚,以我们的榜样做为力量,并坚定不移地相信所有人类都理应过上自由和有尊严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我们是这样一个国家:我们海外力量的根基在于我们本国公民在国内所享有的机会。过去10年来,我们为战争投入了一万亿美元,同时,我们的债务不断增加,经济遇到困难。如今,我们必须投资于美国最伟大的资源,那就是我们的人民。我们必须发挥创新精神,它带来新就业和新产业,同时,我们必须量入为出地生活。我们必须建设我们的基础设施,并开发新的洁净能源。最主要的是,经过10年情绪激烈的辩论,我们必须重新找回这场战争开始时我们所享有的共同目标。我们的国家从我们的不同观点吸取力量,当我们的国家拥有力量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翻不过去的险峰,也没有什么达不到的地平线。

现在是美国把焦点放在建设自己国家的时候了。

在这项努力中,我们从那些为我们付出巨大牺牲的美国同胞中得到鼓舞。我们的官兵、我们的退伍军人和他们的家人,我谨代表所有的美国人向你们说,我们会继续保持我们对你们的神圣信赖,并向你们提供你们理应得到的关爱、福祉与机会。

我在坎贝尔堡见到了这些爱国的美国志士。不久前,我与在阿富汗扭转了战局的101空降师交谈,还与消灭本.拉登的团队交谈。站在本.拉登大院的模型前,领导了那次作战行动的海军海豹队员向那些牺牲的战友们表达了敬意。那些兄弟姐妹的名字现在铭刻在我们的部队所守卫的海外基地里,铭刻在我们国家僻静角落的墓碑上,他们在这些地方将永远被我们铭记。这名军官与我在各个基地、在巴格达、在巴格拉姆、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院和在贝塞斯达海军医院见过的许多其他军人一样,他谦虚地的讲述了他的团队面对危险时如何团结一致、互相依存、互相信赖,就如同一家人一样。

这是值得记住的一课--我们都是一个美国大家庭的成员。尽管我们知道我们彼此间有争论有分歧,但是,写入建国文献的信条,以及那种只要美国定下目标就一定能实现的信念,把我们牢牢地绑在了一起。现在,让我们完成手头的工作。让我们负责任地结束战争,重拾作为我们故事中心的美国梦。怀着对我们事业的信心,怀着对我们同胞的忠诚,怀着心中的希望,让我们继续努力扩展美国的应许,为这一代,也为下一代。愿神保佑我们的军队。愿神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