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之音白宫专访美国总统奥巴马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地图室接受美国之音专访(2011年6月22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地图室接受美国之音专访(2011年6月22日)

美国之音记者德内斯纳拉2011年6月22日在白宫地图室采访了美国总统奥巴马,谈到了从阿富汗撤军计划等多项问题。

问: 您刚刚宣布了减少美国驻阿富汗军队的决定。阿富汗人民应该如何看待这次撤军行动呢?

答:我认为这个撤军计划显示一年半前我们向阿富汗增兵取得了成功,同时也显示我们对过渡的态度是严肃的。2009年,我宣布我们要增派3万名部队。我们的目标非常具体,我们要阻遏塔里班控制地区扩大的势头,要利用这段时间确保对阿富汗军队的训练,让阿富汗人有能力维护国家的安全。我们在这段时间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我们看到又有10万名阿富汗部队完成了训练,我们看到像坎大哈、赫尔曼德等地区脱离了塔里班的控制,许多社区都感到要比以前更为安全、更有生命保障。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在今年年底撤出一万军队,在明年夏季再撤出2万3千部队。我们要把部队数量减少到去年增兵之前的水平。随着阿富汗军队的加强,我们要继续推动过渡进程。我们的目标是在2014年完成这一过渡。虽然到2014年以后,我们要确保美国跟阿富汗人民和政府之间维持牢固的关系,只是我们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不同于现在了,但是,在经济与发展议题方面,我们同阿富汗人民的合作将会一如既往。

问:这个撤军行动会对北约盟友有什么影响?比如,您将如何确保北约盟友不会急忙撤离?在某种意义上说,不会赶在我们之前就先行撤军?

答:我们实际上是在做出决定之前就跟北约盟友进行了密切的磋商。后来我跟北约秘书长以及一些主要参与国讨论了这个问题。它们都明白,我们先是增兵,现在呢,又撤回增派的部队。但是,我们驻军的基本兵力还是6万8千人,这个数目要保持到明年年底。我们的过渡步调要能够保持与阿富汗安全部队确实能够处理国家的安全事务相适应的水平。

问:所以您现在的决定是按照地面局势的情况做出的。您是如何完成这一思考过程的?

答:你知道,我们不仅跟彼得雷乌斯将军还跟地面指挥官们进行了讨论,而且也考虑了同阿富汗政府磋商的结果。 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是--我们要掌握好平衡,让阿富汗人民知道,我们希望一个安全的、拥有主权的阿富汗,我们知道阿富汗方面承担起的责任越多,各方的日子就会越好过。不过,我们也要保证我们不能过于急促,以至于阿富汗人发现自己再次被抛弃。我们认为,我们确定的撤军数字就达到了平衡。这和分阶段过渡进程是一致的。按照这个进程,我们依然保持跟阿富汗人的合作,只是不要忘记,现在每天都有阿富汗人在战斗,为了自己的国家、自由和尊严而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要确保的是,我们仍然是这个进程的良好伙伴。不过,我们还要给阿富汗人民发出一个信号,就是“归根结底这是你们的国家,你们要承担起责任。”

问:您提到阿富汗政府。卡尔扎伊总统对美国和北约很有意见。您是否对他的这类评论感到很失望?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盟友?

答:总体上说,我认为,卡尔扎伊的战略利益跟我们的是一致的。这就是,一个安全的、拥有主权的政府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广大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是能够支持阿富汗实现自己愿景的强有力的合作伙伴。显然,我们在阿富汗有着庞大的驻军。在这个困难的环境中肯定会有一些矛盾。大家知道,日常的实地战术分歧造成了一些矛盾。这些都是事实。但是,总体上说,确保阿富汗不是恐怖分子的避风港、确保阿富汗宪法能够得到执行都是符合卡尔扎伊利益的。他做出的那些承诺跟我看到的美国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问:我们谈到了欧洲盟国和北约。您知道,欧洲对战争有股厌倦情绪,有种疲惫感。您是否感觉到美国这里也有战争疲惫感,您怎么应对这种厌倦情绪?

答:毫无疑问,阿富汗战争持续将近10年后,不管是生命损失还是资金耗费,都会让民众感到疲倦。好消息是,我们正在从强有力的位置进入过渡,---这是因为增兵,因为我们能够阻遏塔利班的势头,因为我们在安全领域取得的进展和我们所看到的阿富汗安全部队取得的进步。我认为,美国人民和我交谈过的所有盟友都希望确保我们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希望我们向阿富汗人移交一个安全而且可以自行维持的国家。我们希望以合作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尊重所有阿富汗的法律和阿富汗的安全,但是我们也希望确保我们不会放弃一个我们投入很深的事业。

问:您难道不认为部分阿富汗民众会认为这就是放弃?

答:我不认为如此。我的意思是说,别忘了,我们谈的是在今年年底之前撤离大约1万部队,在明年夏天结束之前再撤离2万3千人,而我们届时在阿富汗还有6万8千美军。此外还有所有那些盟国军队。因此还会有相当规模的驻军。但是它确实发出这样的信号,那就是:阿富汗人正在慢慢接过越来越多的责任。

问:您知道,在阿富汗,人们用的词是“和解”。您怎么界定“和解”?美国在这个进程中发挥什么作用,是否支持至少跟塔利班内部的某些成员谈判?

答:我们一贯表示,要想实现真正的地区和平,就一定要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但是,政治解决方案的条件很重要,我们对我方的标准是什么态度一直很明确。我们将鼓励阿富汗人而且我们本身也将跟任何人对话,但是他们必须切断和基地组织的联系,他们要誓言遵守阿富汗宪法,并停止以暴力手段夺取政权。如果他们采取了那些步骤,那我认为就很有可能达成某种政治解决方案,最终让阿富汗人摆脱30年的战争。但是重要的是,我们要继续用我们的军事努力来支持这些政治努力,而这意味着让塔利班和其他人明白,他们根本挺不过我们,我们有能力继续向他们施压,确保他们本着遵守阿富汗宪法的精神走到谈判桌上来。

问:当人们谈到阿富汗时,难免会谈到巴基斯坦。现在我们要开始从阿富汗撤军,那焦点是不是转移到了巴基斯坦呢?

答:在我看来,焦点在两年前就转移到巴基斯坦了。你必须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看作成一个类似问题的一部分。在边境地区,极端分子取得了控制权,并且向基地组织提供避风港,从那里对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世界各地发动袭击。因此,我们一直试图加强与巴基斯坦的合作。显然,这也产生了一些矛盾。但是总体来说,在我们的情报收集努力、在打击巴基斯坦境内高价值目标方面,巴基斯坦同我们进行了合作。我们认为,没有哪个国家比巴基斯坦更身受恐怖袭击之苦了。因此,这完全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我们认为,做为和解进程的一部分,巴基斯坦可以发挥其合理作用。我知道,卡尔扎伊总统在访问伊斯兰堡期间同意,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以及美国应当设立一个核心小组来讨论我们如何能够推动这一进程。巴基斯坦不仅有责任,而且我认为还有切身的利益来对付仍在他们境内的恐怖分子。

问:不过,显而易见,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已经冷却下来。您打算如何修复伊斯兰堡和华盛顿之间不断恶化的关系呢?

答:我认为,实际发生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双方的关系更加坦诚。这产生了一些切实的分歧。显然,消灭本.拉登的行动引起了更多的矛盾,但是我一直明确地告诉巴基斯坦方面,一旦我们发现本.拉登,一旦有机会除掉他,我们绝不会放过。我们认为,如果巴基斯坦认识到本国境内的极端分子给它的主权带来威胁的话,我们没有理由不携手合作来保证美国的安全利益、巴基斯坦的安全利益和阿富汗的安全利益相互交融。

问:您认为巴基斯坦应该在反恐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吗?

答:我想,长期以来,巴基斯坦要么把恐怖主义当作是他人的问题,要么把塔利班分子当成维持巴基斯坦对阿富汗影响力的手段。我们给巴基斯坦的建议是,恐怖主义不仅仅给巴基斯坦带来超出给任何一个国家带来的威胁;不仅仅导致它与邻国和与美国这样的朋友关系紧张,而且如果它要与阿富汗政府建立有建设性的直接关系的话,巴基斯坦没有理由把塔利班当成保持自己在阿富汗影响力的工具。相反,他们应该把阿富汗政府当作可以合作的伙伴。

问:回到阿富汗问题,您认为欧洲盟友们应该出更多力吗?因为您也看到了,国防部长盖茨尤其在最近几个星期对欧洲和北约的做法颇有微词。他们是否能够或者应该出更大的力呢?

答:我认为,我们的欧洲盟友在阿富汗作出的牺牲已经超乎寻常。只要看看英国军队伤亡的人数,看看法国、意大利、荷兰,所有这些国家都牺牲了很多生命;再看看有很多伤亡的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超出了自己军事实力的重量级而勇敢奋战。他们的战绩让我们印象深刻。现在,我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当北约的角色不断演变的时候我们应该何去何从,而且我们都感觉到军事预算吃紧。我想盖茨部长谈论的重点并不是欧洲在阿富汗的参与情况,欧洲在这方面出力很大,也很持之以恒,我们实际上考虑的是未来的行动和未来的能力,就是欧洲是否认识到在北约的行动中必须成为美国的全面伙伴?

问:您提到军事预算,我肯定您撤军的考虑之一是战争的成本。一个更广泛的问题是,在美国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方面,当前的预算危机对您的外交政策有多大的影响?

答:真相是,这些考虑都不是基于预算,而是基于我18个月前列出的战略,而且是我确保要实施的战略,因为我向美国人民做出了承诺,增兵仅仅会持续18到24个月。最重要的是,这是受战略认识的驱动,也就是,阿富汗实现长治久安的唯一途径是保证阿富汗人自己掌握能力,我们无法在他们的村庄巡逻、在他们的街道充当警察。这些事情最终要由阿富汗人自己来做。毫无疑问,美国在财政上肩负了沉重的负担,不仅是阿富汗战争,还有伊拉克战争。我向美国人民解释减少驻军时提出的理由之一就是我们的力量、我们的实力的最首要根基一向在于我们本国的经济实力和繁荣。我们在投射实力时应该更加审慎。这是明智的策略,有利于我们的国家安全,碰巧也有利于我们的预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