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高铁降速,隐患依存


中国建造高铁搞“大跃进”之后,隐患开始出现。图为安徽合肥一名工人1月4日在进行高铁的高架桥施工

中国建造高铁搞“大跃进”之后,隐患开始出现。图为安徽合肥一名工人1月4日在进行高铁的高架桥施工

为了保证安全,中国高铁普遍降低了时速。但专家提醒,中国高铁项目的安全隐患并没有完全消除,而且高铁项目需要避免重复建设造成的巨额浪费。

京沪高铁项目订于7月1号正式投入商业运行。铁道部说,京沪高铁将以每小时250到300公里的时速运行,其他高铁线路的时速现在也基本保持在每小时300公里以下。

京沪高铁试运行时,时速一度达到486公里,刷新世界记录。其他线路的高铁时速过去也经常在350公里左右。

*路基沉降*

铁道部原副总工程师周翊民日前批评前铁道部长刘志军为追求高速目标而不顾安全系数造假,并说京沪高铁的安全性还有待观察。他透露,北京到沈阳的CRH5高铁多次因为中途故障而停车;太原到石家庄的石太线才建了两年,已经出现路基沉降,最大处达到40厘米;京津城际高铁也出现了一定的沉降。

参与京沪高铁监测的香港理工大学土木工程教授殷建华近日对媒体证实,京津线的确出现了沉降。他认为,京沪高铁的距离更长,很难保证不出现同样的问题。
他说:“北京到天津有的地段人家要去人工抽水去饮用,或者工业用水。水位一降,桥墩就向下沉了。我们有很多的卫星照片还有现场的监测都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沉降确实是个隐患。”

*三边工程*

人民日报陕西分社社长杜峻近日撰文,批评有些高铁工程是“三边”工程(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有些工程连“三边”工程都够不上。他说,中铁某局一位铁路工程师去年退休前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这辈子出门坚决不坐高铁。

华东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曹锦清说,高铁项目在刘志军任内显著提速,民众普遍担心施工质量、特别是承包的工程质量可能存在问题,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他说:“总体是好的,但主要是对刘志军大吹大擂、工程质量、腐败和技术安全的议论就更多一些。因为你腐败,估计工程技术就会有许多问题,而且造的速度太快,可能会出问题。”

高铁项目“大干快上”,普通铁路运输也会受到影响。北京交通大学赵坚教授就认为,高速客运专线投入运行后,平行的铁路既有线路就可能成为货运线,大部分夕发朝至的列车就会停运,影响普通旅客的出行。他认为,铁路是大众化交通工具,服务对象应该是大多数中低收入的旅客,高铁大规模发展并不科学。

美国著名经济学教授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近日谈到了他访问上海时的体会。他从上海乘坐高铁到杭州,发现列车一半是空载,新建月台几乎无人,而且列车旁边还有一条新建的高速公路,车辆也不多。他认为,中国基础建设应该避免重复或者三重建设,原因是造价高昂,而且三分之一会毫无利润可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