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人权观察: 中国政府不应软禁胡佳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和妻子曾金燕 (档案照片)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和妻子曾金燕 (档案照片)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胡佳星期天(6月26日)即将刑满出狱。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发表声明说,胡佳刑满释放后,他和家人将仍然面临被软禁或是其他限制的风险。



*人权观察:胡佳或将被软禁和限制*

人权观察星期四晚间发表声明说,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刑满出狱后, 中国政府不应该将他和家属软禁, 或以其他法外手段剥夺他们的自由。

胡佳是中国积极的社会活动人士,他曾从事多项社会活动,包括环保事业、抗击艾滋病和争取民主人权等。2008年,胡佳因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裁决主要基于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发表谴责中国人权状况的文章。同年,欧洲议会向胡佳颁发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以表彰他在人权领域的贡献。

但是,人权观察指出,胡佳刑满释放后,他的政治权利还将继续被剥夺一年,在此期间没有投票权,也不能接受媒体采访。

*理查森:很多人正式刑期结束后仍受罚*

人权观察亚洲倡导促进事务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担忧。她说:“他(胡佳)只是越来越多的一群人中的一个,他们本来就不应该被判刑。他的案子与我们长期观察的那些在结束刑期后仍然被限制的人的案子是一致的。我们的看法是,这样的一种做法是雪上加霜,因为这些人在正式刑期结束后,仍然被惩罚。”

理查森在人权观察的声明中还说,胡佳被判刑已经是不公正,如果还以另外一种方式关押他, 就会充分显示出中国政府对尊重法治的承诺是多么的薄弱。

人权观察说,对胡佳的审判不符合国际公正审判的标准,明显是政府有意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钳制著名的维权人士。

*胡佳妻女同受迫害*

胡佳服刑期间, 同样是维权人士的妻子曾金燕,大部分时间和他们的小女儿一起生活在警方的严密监视和骚扰下。警方对他们的住所进行紧密监控,并干扰他们的生活,非法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阻拦记者和外国外交官探访曾金燕,并干扰她的电话和互联网通信。

人权观察的理查森说:“很明显,自从胡佳入狱后,曾金燕也受到了迫害。他们的还有一个小女儿,不仅是胡佳会被软禁,她(曾金燕)和孩子也会被软禁。这是一种集体惩罚。根据国际法,这是根本不能接受的,但是这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方法,让他们的家属阻止他们继续从事相关的活动。”

六月中旬,曾金燕曾对外国媒体表示,警方已经通知她胡佳不能“正常出狱”,曾金燕也表示,她已经为长期软禁作好了心理准备。她还说,房东因为受到压力,拒绝继续租房给他们。

被当局扣押82天,刚刚获释的中国著名的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在回家后的第一天就表示,他不方便接受采访,而且官方也明确表示,他的行动将受到限制。

*理查森:压制民众将引发更大不稳定*

人权观察的理查森警告说:“对一个如此专注于维护稳定的政府来说,继续以这样的方式压制人民,在我们看来是不合逻辑的。他们甚至不愿意让人民和平地表达他们的愤怒,这通常会引发更大的不稳定。”

人权观察指出, 其他高知名度的维权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刑满出狱后,连同家人一起被非法拘禁,行动自由上严重受限制,这些人包括:蒙古族活动人士哈达,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以及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

哈达,蒙古族活动人士,因“分裂国家罪”和“间谍罪”被判刑15年,刑满后应该于2010年12月予以释放。哈达因为创建内蒙古民主联盟--一个在中国内蒙自治区促进内蒙古文化和公民权益的组织而获罪。哈达至今仍然与外界隔绝,下落不明。据称是被政府官员强迫失踪。2010年12月,哈达的妻子和一个儿子分别以“非法经商罪”和“持有毒品罪”被拘留,至今下落不明。

陈光诚,盲人律师,2005年6月提交诉讼案,指控山东省临沂市政府官员强制执行严格的人口控制法。2005年8月,地方官员软禁陈光诚及其家属,不让他们与外界联系长达7个月。2006年6月,陈光诚被沂南县人民检察院正式逮捕,并被判刑4年三个月,罪名是“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陈光诚2010年9月获释,但是此后一直与妻子袁伟静和女儿被关押在山东的农村老家。 陈光诚在一个视频中曾表示,自己从一个小监狱进入了一个大监狱。

今年6月中旬,外国媒体报导袁伟静写的一封信,信中说,她和丈夫因秘密录制他们被非法软禁的录像遭到政府官员和保安人员的报复,并被加以酷刑。此外他们五岁的女儿被禁上学,以作为对他们全家的集体惩罚。

郑恩宠,上海律师,曾为被非法驱逐的上海居民辩护。2003年被指控触犯《国家秘密法》,被判刑3年。2006年获释后,他和妻子一直被便衣警察非法软禁。郑恩宠被禁止李家,而妻子只能在监控下每天出门买一次菜。他家的互联网连接被切断和手机通讯也经常被切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