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毒害污染殃及全球


中国的电子垃圾毒素漂洋过海到美国

中国的电子垃圾毒素漂洋过海到美国

多位环保工作人士发现,中国面临的毒害污染不但种类多,并且范围广,铅毒、水银、氯化石腊(Chlorinated paraffins)等等众多有害化学物质,不仅存在于中国的土壤、空气和水当中,污染更扩散到全球。

华盛顿的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中国环境论坛(China Environment Forum),日前举办了一场“避免中国毒灾难”的座谈会,多位环保工作人士齐聚讨论中国的污染情况以及因应措施。

环保科技作家伊丽莎白.格罗斯曼

环保科技作家伊丽莎白.格罗斯曼

环保科技作家伊丽莎白.格罗斯曼(Elizabeth Grossman)指出污染情况严重,已经危害中国人的健康:“在广东的贵屿,许多的废弃垃圾集中在这里。当地的水因为污染,被认定是完全不能喝。当地的水受到包括铅、合成化学物、灭火剂、合成溴化阻燃剂,以及其他与塑胶及金属有关的物质的污染。而当地的空气品质更是极其糟糕,当地人民苦于呼吸系统疾病、胃肠道疾病、皮肤病等等。在土壤方面,以往的农地,现在都已经完全遭到污染了。”

贵屿是经过中国国务院同意,由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科技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家统计局联合批准的中国首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已经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垃圾(e-waste)处理地,流经该地的练江已受到严重污染。格罗斯曼指出,虽然污染发生在中国,但却成为全球的问题,她举例说明:“即使这些有害化学物的问题只发生在中国,但由于长期堆积,进入了土壤,进入了水路,并且进入空气当中,就成为全球大气的一部分。”

格罗斯曼展示了一张照片,显示原本在中国的电子垃圾,竟漂洋过海到美国的阿拉斯加。

布卢姆说中国徒有环保法规却未贯彻执行

布卢姆说中国徒有环保法规却未贯彻执行

绿色科学政策协会(Green Science Policy Institute)的阿琳.布卢姆(Arlene Blum)说,中国的多溴联苯醚(PBDEs)的污染严重,甚至连中国的国宝大猫熊体内,也可以发现这种化学物。

*地方有法不依,环保空有其表*

勒聂认为中国政府不透明影响环保努力

勒聂认为中国政府不透明影响环保努力

自然资源环境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的戴维.勒聂(David Lennett)说,中国政府已经出台相关政策,管制包括铅、水银、镉、铬、砷等有毒化学污染,但目前看不出具体成效:“中国已经有了一个雄心勃勃的五年计划来对付重金属污染。表面上来看,这个计划就是将美国的环境法律照搬过去。但是我觉得这仍然让人灰心,因为这个五年计划在今年2月被通过时,我们仍然不知道计划的详细内容,其中很多项目也没有公开,所以很难得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中国决策)的过程就是如此。”

绿色科学政策协会的布卢姆说,中国并不缺乏相关法规,重点是在于并未贯彻执行:“其实中国的环境保护部已经针对这些化学物制定了很优越的、比美国还要好的法规。我想环保部不希望铅毒事件再次发生,要保护民众。但在另一方面,当然,还有商业利益问题。”

“人权观察”组织健康与人权部的主任约瑟夫.阿蒙(Joseph Amon)指出问题所在:“问题真正的根源,完全就是在于立法以及地方层级执法之间的鸿沟,另外还有腐败问题。许多我们接触的当地人士指控说,那些工厂的领导,无论是私有或是国有企业,都与当地共产党党委领导有关系,或是沆瀣一气,或是与环境保护部的人走的很近,每个人都互相有纠结关系。”

阿蒙说,虽然目前中国媒体得到允许报导污染事件,但在维稳的前提之下,中共当局将此类问题视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所以一但发生中毒或污染事件,环保人士以及受害民众就成为被打击的对象。他说有好几位他曾在教育课程或协助防治污染方面合作过的中国环保人士,已经失去行踪,无法联系。

*外企工厂废水竟比上海河水干净*

环保科技作家格罗斯曼认为,由于中国的污染会扩散到全球,所以这已经不只是中国的问题。她提议,可以从产业供应链的上游,也就是投资中国的外商开始改善。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苏珊提及一个在上海外商的例子:“英特尔在浦东有一个工厂。他们说为了制造晶片,必须使用非常纯净的水,所以他们取用了当地的水,并加以净化。在制造过程的最后阶段,工厂排回到河流当中的水,比原本的水还要纯净。”

与会人士认为,北京当局已经认识到环境污染的严重性,但问题是中国本土企业与党政干部和官员之间的关系纠结,加上追求经济成长的压力,以及箝制言论自由造成信息不流通,如果这些情况不改变,中国污染问题将难以根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