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三人论中国民主化:共识 破局 骨牌效应


上海的警察驱赶计划在一家电影院门前抗议的人们(资料照片)

上海的警察驱赶计划在一家电影院门前抗议的人们(资料照片)

值中共建党90周年之际,一些关心中国政治改革和民主运动的政治学者表示,中国民间推动政治改革和民主的运动,尽管面临当局强硬的打压,已经在80和90后的年青人中间生根,就像中共当年早期发展那样,在适合其生存的地方发展和壮大。

*中共建党90年 文革一片红再现*

目前,中国大陆正在如火如荼地庆祝中共建党90周年,举国上下掀起至少50后、60后出生的人才经历过的“唱红歌颂红诗读红书看红影走红路学红史”那段极左的“文革”时期的热潮。

然而,在这莺歌燕舞,歌舞升平,经济盛世的背后,飘散着茉莉花芬芳的“阿拉伯之春”,从2月23日开始悄然吹进1989年“六四”后沉寂了20多年的中华大地。适应中国国情的“茉莉花”散步活动,在发起者的倡导下,已经进入第二十个星期,尽管没有掀起很大波澜,却已经扎根于民众之间。

*国际人士:中共无法阻止人民追求自由*

伊万·马洛维奇曾创建并领导了塞尔维亚学生组织“OTPOR”(“反抗”)。该组织成功地通过自下而上的非暴力抗议,于2000年成功地推翻了米洛舍维奇政权的统治。伊万·马洛维奇最近表示,中国的茉莉花种子已经撒下,当局想要阻止人民追求自由是不可能行得通的。他认为,尽管中国当局能不断地增加维稳的力量,最终人民还是会胜利。他建议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要多依靠年轻人的力量,同尽可能多的人结成统一战线,用非暴力的抗争手段实现自己的目的。
杨建利(资料照片)

杨建利(资料照片)

*杨建利:中国变革有共识 且看谁能来破局*

美国“公民力量”发起人、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杨建利博士认为,南斯拉夫的经验,对中国由民间下层开启的政治变局,具有积极的启发和借鉴作用。他认为,中国茉莉花革命之所以没有成功,并非中国的老百姓不愿意变革,因为变革已经在中国有基本共识。

他说:“最重要的原因,22年来从六四以后,中国政府把左右专制政权的所有的统治技巧都学会了。共产党唯一能做的是把它的统治不断的技巧化,技术化,投入大量的资源,之所以我们没有看到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把变局的第一步走出来,是因为中共的技术控制相当成功的。但是谁,哪些力量如果能从非常细节的技术上,能破解共产党的控制,能把第一步走出来,谁就是成功的”。

*第一道防线若突破 将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在“阿拉伯之春”的抗议活动中,发挥了很大,甚至关键的作用,将信息传递给民众和外界媒体。 不过,杨建利认为,技术手段固然很重要,但关键是人心所向。他说,穆巴拉克统治埃及30多年,在埃及老百姓上街抗议之前,即使美国行政当局都认为埃及非常稳定。他说,中国在民间,官方,以及精英阶层蕴藏着向往变革的力量,表面上似乎看不到,因为每个人都在进行理性的“动态计算”,但一旦有人破局,这些人就会打破“事不关己”的局面,投身到变革中去。

他说:“我认为中国要求变革的思路在,共识在,民间的动力也在。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出一个办法,在中国这样大的一个国家,如何把社会各阶层对政治体制不满和抗议力量,形成一种统一的力量,我称之为第一道防线。第一道防线一旦突破,中国的政权基本上守不住第二道、第三道防线”。

*王军涛:中国每年群体事件37万起*

据中国官方部门统计,中国大规模群体事件从1993的8700起, 上升到 2006年超过9万起,参与人数达数百万。面对今年2月23日北京、上海等地的茉莉花散步活动,中国当局惶恐万分,大动作封锁和打压,全力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
王军涛(资料照片)

王军涛(资料照片)

*真正的变革 来自街头运动为主的政治风潮*

海外民运人士组织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哥伦比亚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说,中国群体事件最新的统计数字是37万起,多数卷入了暴力。他说,中国国内现在普遍有个共识,包括共产党在内,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温家宝的“普世价值”,这两个极端的动向都表明,邓小平暴力维稳,促经济发展,消化现有问题的模式,是破产的。他说,中国暴力维稳的费用,超过了中国的军费,但是暴力维稳遭致了更大的反抗。他说,中国茉莉花散步活动揭示了两个方面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他说:“第一,回到街头去。人们对89后的最大反思在于,为了考虑良性互动,容忍妥协,渐进改革,把街头运动放弃了。对于一场人民真正变革运动来说,必须是有街头运动为主的政治风潮。这是最直接的。茉莉花革命又重新提出了这个东西。第二,一批80后、90后的年轻人登台。这些年青人的主体意识很强”。

*宪政民主是目标 80、90后是希望*

王军涛说,像茉莉花散步活动这样的政治运动,与其说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同盟军,不如说她还没有打造出一个纲领性的架构,让所有担心不安全,不稳定,不公正的力量,能看到他们自己的利益和出路,如果用大规模重新洗牌的方式,现在有利益的精英感到担心,但是如果这个纲领性架构,既能够把底层、中层和上层的不满和追求变革的希望都结合在一起,同时又不会给他们的利益造成实质的损害,他们就会接受变革。

他说:“在我看来,一个宪政民主的架构,其实就是给各种力量创造一个比较安全的,和平地解决他们之间分歧的一个方式”。

王军涛表示,中国的政治民主运动要和世界各国的运动对话,借鉴别国的经验,从中获得启发,开阔自己的眼界。他说,中共建党早期时的历史表明,中共“哪里能发展,就在哪里发展,哪里能钻,就到哪钻”。他说,中国未来变革的力量和机会,就像中共1927年的转型一样,可能来自中国底层的老百姓。针对中国目前的情况,在适合发展的地方发展。而参与茉莉花散步活动的80后、90后,就像中共早年接受苏联和马克思主义的青年知识分子一样,用他们的行动,登上政治舞台,给中国的民主运动带来了新的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