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说不尽的艾未未


正在纽约市内展出的艾未未12生肖雕塑作品

正在纽约市内展出的艾未未12生肖雕塑作品

国际驰名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获得假释,在国际间得到广泛报导。自艾未未在今年4月3号被当局带走到他获释回家的这两个多月中,国际媒体多次对他的命运表示关注,同时对中国政府的强权打压提出批评。

*华盛顿邮报:中国自取其辱*

今年5月4日,在艾未未依然被中国当局关押在一个保密地点、命运未卜的时候,艾未未12生肖雕塑作品在纽约揭幕展出。华盛顿邮报记者汤姆•斯科卡在他从现场发回的报道中写道,艾未未的那些生肖雕塑的原型,来自被八国联军毁坏的圆明园。圆明园被毁是帝国主义强加在中国头上的侮辱。圆明园被毁之后,有五个生肖雕塑下落不明。

“现在,这套生肖雕塑齐全地立在Plaza饭店外面。艾未未补齐了那五个缺失的生肖雕塑...。这一次唯一缺失的是雕塑艺术家其人。这是中国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侮辱。”

*艾未未纽约彼此情有独钟*

世界各地媒体有关艾未未的地毯式的报导,即使仅仅是摘取一小部分介绍,也足以达到一部或半部《战争与和平》的篇幅。因此,这次的《世界媒体看中国》选择只是专注于纽约媒体的报导。

集中介绍纽约媒体的反应,是因为艾未未对纽约情有独钟,纽约也对艾未未情有独钟,因此,纽约媒体的报导或许格外有味道。

艾未未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在纽约生活了十多年,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没有合法身份。他在纽约做过装修工,给人打扫过卫生,打扫过房间。纽约的宽容,纽约的自由,纽约的富有人情味的法治,纽约汇聚的领先世界的创造力让艾未未倾心不已。他表示,纽约是第一个让他见识了什么是世界主义的城市。(“New York is the first cosmopolitan city I'm familiar with.”)

5月4日,在艾未未依然被中国当局羁押期间,纽约市长布隆博格深情而骄傲地说,艾未未“认为自己既是一个世界公民,也是一个纽约人。”(“[Ai Weiwei] considers himself both a citizen of the world - and a New Yorker.”)

*艾未未获释带来的悬念*

在突然传出艾未未获得假释的消息后,纽约媒体迅速作出反应。

《纽约人》杂志网站在艾未未星期三获释的当天发表驻北京记者欧逸文的快讯,题目是“艾未未、外交、自由。”欧逸文写道:

“艾未未获释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可以保险地说,没有人,尤其是两个半月前签发指令逮捕他的那些领导人会预料到艾未未在一个炎热的北京夜晚返回自己的画室对一群记者疲倦地招手的场面。艾未未为自己不能多谈表示歉意。他看上去疲乏而弱小,但明显地没有受到伤害。

“假如不出现急转直下的局面,艾未未不太可能为这起案件受到进一步的羁押。但他还很难说脱离了险境。第一个问题将是他将返回一种什么生活,他是否可以自由地发言以及到国外旅行,在所谓的逃税问题上他会受到何等惩罚。

“对人权活动人士和美国国务院来说,另一个大问题将是确定外部世界在他获释的问题上到底发挥了一种什么作用。在活动人士和外交人士的圈子当中,一个最为长久的问题就是,对中国政府公开施加压力到底是对那些被捕的人有益还是有害。”

*艾未未案件与无视法治*

在艾未未获释的消息传来之际,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立即发表声明,题目是“中国:艾未未的案件反映出对法治的无视;非法、无道理的羁押、重重的权利限制非常明显。”声明说:

“6月22日中国艺术家和活动家艾未未获释,令他的家人、朋友和支持者感到欣慰,但由此也凸显出跟他的被捕、被羁押和释放条件相关联的若干悬而未决、令人不安的问题。具体而言,人权观察感到关注的是他被捕的政治性、他获释的条件(警方可能从他那里逼出了‘口供’),以及他获释之后他的各种自由可能面临的种种限制。”

*北京向国际压力低头*

《纽约时报》22日发表驻北京记者爱德华•黄的报导说:

“经过三个月的羁押之后,中国司法当局星期三释放了异议艺术家艾未未,显然是结束了一场起诉。起诉艾未未的举措先前成为批评中国人权记录恶化的焦点。

“54岁的艾未未在中国境外广为人知,并受到爱戴。他获得释放看起来像是近年来北京在人权问题上对国际压力低头的一个罕见的例子。自今年2月有人在中国互联网上匿名呼吁民众模仿阿拉伯世界的革命举行大规模抗议以来,中国当局强化了对政府批评者的广泛镇压,有数以百计的人被拘留。艾未未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软禁中有没有自由说话权?*

《华尔街日报》6月23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北京的软禁:艺术家艾未未获释,但他还能说话吗?”评论指出,中国当局对艾未未的拘留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评论对艾未未今后的自由表示了担忧:

“艾未未是出名地口无遮拦,这也是导致他被失踪的原因。在全世界呼吁释放他之后,媒体将希望听到他的说法。但他将受到强大的压力不要他直言。他也可能依然受到非法的软禁。

“这种形式的羁押是中国共产党用来对付强拆抗议人士、人权律师和其他独立思想者的最新一招。由于威胁实行监禁不足以让他们闭嘴,而监禁本身也会产生像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那样的烈士,中国警方就创造出这种炼狱,把政治犯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

“遭到这种羁押的异议人士除了不能跟他人接触之外,他们及其家人还受到骚扰,被阻止外出购买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上个星期,盲人法律活动家陈光诚的一封信传到了外部世界。陈光诚在信中详细描述了他和妻子在今年二月遭到地方当局的野蛮殴打。当局显然是报复早些时候陈光诚找人偷偷带出录像,揭露他和妻子遭受监禁的情况。”

*艾未未•纽约•软实力*

现在外界还不清楚艾未未今后还会遭遇什么样的险境,也不清楚艾未未的获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得益于外界的压力。但毫无疑问的是,纽约、纽约市长发出了不遗余力的呼吁,强烈中国当局释放艾未未。

纽约市长布隆博格今年5月4号在艾未未的12生肖雕塑展揭幕之际发表讲话,呼吁释放艾未未,并把艾未未和纽约以及美国的理想联系起来,从而把呼吁变成了纽约和美国软实力的展示。

他说:“(艾未未)被中国政府羁押。我们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获得释放。这一事实令人不安。

“今天,我们跟全世界成百万的人站在一起,希望艾未未迅速获得平安释放。我们跟几十亿人站在一起,他们不能享有那种最基本的人权,也就是美国价值观当中最受重视的东西,纽约市最珍贵的财富,这就是言论自由。

“为了创作,艺术家要承担各种风险。他们有可能失败,他们有可能不被认同,他们有可能受到公众批评。但像艾未未这样的艺术家,来自不珍重、不保护言论自由的地方,这样的艺术家要承担更大的风险。他愿意承担这些风险,愿意面对随之而来的后果,这不仅显示了他的勇气,也显示了他不可阻挠的要求自由的愿望。这是每一个人都有的愿望。

“纽约这个城市完整地体现出这种精神,并誓死捍卫所有人的自我表达的权利。我们的城市是各种声音的混杂,喧闹的、刺耳的、勾人上火的。我们思想的集市,欢迎所有人前来辩论、争论,或者表达相同的意见。四百多年来,全世界最优秀、最聪明的人为此来到纽约,这些人包括艾未未。

“艾未未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有才华、最受敬重、技巧最高超的艺术家之一。我们荣幸地把他的作品展示给公众。尤其恰当的是,由于他跟我们这个城市的特殊联系,纽约是他全球展出的第一站。艾未未在这里生活了10年多,曾经在帕森斯设计学院学习。他是成百万来到我们的城市的人之一。他们都被我们的海岸发出的自由的灯火吸引。

“一个城市越是拥抱多样性,越是容忍异议,这个城市就会变得越强盛。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像纽约一样让更多的声音和观点得到更自由的表达。自由是我们的竞争优势。那些拥有新思想、拥有宏图大志和炽热信仰的人就是冲着这一点来到我们这里。纽约之为纽约,也是因为这一点。”

以上是纽约市长布隆博格说纽约,说艾未未

说不尽的艾未未。

XS
SM
MD
LG